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刘永飞
    ,更新快,,免费读!

    每一个地方都会有这样一个人,热衷于打探各式各样的消息,号称没有他们打探不到的消息。

    而在五雷院外院之中,也有这样一个人,他叫做刘永飞,专门在五雷院外院之中兜售各式各样的消息,偏偏他的消息还真的很灵通,而且要价也不是很贵,故而在外院弟子之中还是颇受欢迎的。

    这一天,刘永飞刚刚出售了一条消息,得到了一笔不菲的赏金,正乐滋滋的往回走,忽然身子猛地一停,因为他的眼前竟然一下子出现了一个人。

    “什么人?”刘永飞感受不到眼前这人的气息,他的神识一探测到那人身上,就好似泥牛入海,杳无踪迹。

    “听说你是整个五雷院外院消息最灵通之辈,所以我来找你!”那年轻人淡淡地说道。

    刘永飞一听是是来打探消息的,顿时脸色一阵缓和,然后露出亲切地笑容道:“这位师兄,不是我吹嘘,整个五雷院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刘永飞的消息是最灵通的,不过嘛,这个价格就。。。。。。”

    “价格好说,只要你的消息无误!不过,我先想问一下,你可知道我是谁?”这年轻人双目微眯问道。

    “咦,这算是考验吗?”刘永飞上下打量了一下年轻人,随后说道:“我若是说出来的话,不知道价格几何啊?”

    年轻人根本没有说话,而是取出一块玉牌,随后大有深意地看着刘永飞道:“这里面有百万香火,想来刘师兄应该会满意的,不过不要让我失望啊!”

    被年轻人这么一看,刘永飞的身子不由一颤,他早就知道对方不好惹,不过却也没有想到对方不过是一个眼神就可以令他产生畏惧感,要知道,他刘永飞在五雷院外院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好歹也有天仙后期的修为,这外院之中一眼就可以让他产生畏惧感的,可不多,而且他还都认识,但是却对此人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印象。

    只是,随即他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脑子了骤然一转,顿时双目之中露出一丝惊诧和了然之色:“整个方绍远,方师弟!你是方师弟,对不对!不过,你的样子似乎?”

    “哈哈哈,好,看来刘师兄果然有一手,那么这样呢?”眼前的年轻人脸上突然好似水纹一般波动,随后就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

    “还真是方师弟,不过你怎么换了个样子,害得我差点砸了自己的招牌!”刘永飞见猜对了,这次松了一口气。

    “咦,为何你会改变容貌来见我,还有不是说你闭关了吗?”刘永飞张口问道,不过当他看到方绍远似笑非笑的脸色,顿时一拍嘴巴,一副自己多嘴了的神色,“好,我明白了,不多问,不多问!”

    “不过,方师兄,既然我答对了,那这块玉牌是不是?”刘永飞脸上露出一丝贪婪之色,看着方绍远手中的玉牌说道。

    “呵呵,刘师兄性子还真是急躁啊,难道你就这么有信心会得到出我待会问的问题?”方绍远不急不慢地问道。

    刘永飞则晃晃头道:“方师弟,你可以在裴季手下全身而退,我十分佩服,但是若论消息来源,我自称五雷院第二,没有人敢城第一!所以,你这百万香火我是要定了!问吧!”

    方绍远见状,便张开嘴道:“我想要问一下,整个五雷院外院之中最近可有那位外出回来便宣布闭关修行的,对了此人的修为不低,至少也是天仙后期。”

    “就这事儿?”刘永飞有些诧异地看向方绍远。

    “怎么,这个事情很简单嘛?”方绍远笑着说道。

    “这百万香火也太好赚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咱们外院天仙后期的师兄弟一共二十八个,但是满足你所说的要求的人,一个都没有!他们要么在外执行任务,要么虽然闭关,但是却不是最近刚刚闭关。”

    “好了,这玉牌是不是可以给我了!”刘永飞急切的问道。

    方绍远则眉头一皱,他死死地盯着刘永飞道:“你确定,没有一个符合这个要求!”

    刘永飞则有些不高兴,尽管方绍远展现出来的威慑力十分强大,但是他向来以自己消息之灵通而自豪,现在竟然有人质疑他的消息来源,这让刘永飞十分的不爽,若非方绍远确实不好招惹,他恐怕就要翻脸了。

    不过,即便如此刘永飞还是微微把脸一沉道:“方师弟,我的消息绝对准确,这一点你大可放心,若是你实在是不信的话,你可以亲自去调查,要知道,咱们整个五雷院外院天仙后期的弟子不过二十八个,很好核实的!”

    方绍远点点头,虽然心中有些不甘,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消息,但是他还是决定相信刘永飞所言,不管怎么样,刘永飞的口碑还是很不错的。

    拿到了玉牌,用神识一探,刘永飞顿时一脸喜色,要知道香火可是个好东西啊,不管是凡界还是天界,那都是硬通货啊,这东西无论是修行还是炼器炼丹都能用得上。

    早就听闻着方绍远是从下界上来的,曾经做过一方都城隍,果然是财大气粗,一出手就是百万香火!

    “哈哈哈,方师弟,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对了,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继续找我!”刘永飞笑眯眯地转身边准备走了。

    “等一等!”突然方绍远出声道,顿时令刘永飞身子一滞,他转过身来,脸色有些不渝地说道:“怎么,方师弟想要反悔了?”

    方绍远摆摆手道:“那倒不是,不过我想问一下师兄,若是内院弟子的情况,你可清楚?”

    “内院?”刘永飞身子一颤,他看向方绍远的神色颇为古怪。

    “怎么,师兄没办法吗?”方绍远的手中又出现了一块玉牌。

    刘永飞看向了方绍远手中的玉牌,脸上露出一丝挣扎之色,而方绍远则干脆将玉牌收了起来,转身便走:“算了,看样子师兄你是没办法了,那师弟先告辞了!”

    “等一下,给我一天的事情,我帮你搞得消息!”刘永飞一咬牙叫住了方绍远,脸上露出一丝坚决之色。

    方绍远在转过身来之前,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最后再转身的瞬间便收敛起来:“那我就静候师兄的佳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