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血海无涯
    ,更新快,,免费读!

    出于对自己这一招的自信,那人在释放出凌厉的刀气之后,并没有采取什么防御姿态,而是垂刀近观。

    谁知道,方绍远这三尺剑气居然如此犀利,不但破掉了他自从比试开始之后就无往不利的刀气之外,居然还能够继续朝他射去。

    没有心理准备稍显惊慌地那人只能仓促之间运转法力连续劈出三刀,不过可惜蓄势已久的最强一击也不能消弭掉这看似普通的剑气,更何况是这仓促之间所释放的刀气。

    所以待他再想要继续劈刀之际,却发现剑气已然临身,不得已之下,此人只能挥刀横档在自己的胸口。

    叮的一声,一股清脆之音传来,但是那人的脸色却剧变,看似短小的剑气居然蕴含了极大的力道,这简单的横档在之举,差点令他将手中的血刀保持不住,甚至这道剑气竟然透过刀身侵入其体内,令其周身法力拆点溃散。

    刀身直接撞在了他的胸口上,顿时令其气血翻涌,身形再也稳不住,噔噔噔地不住后退。

    当他总算是站定之际,整个人脸色骤然一阵潮红,活像是猴子屁股一般,喉头一阵涌动,脸色极为难看,显然刚才那一击已经令其受伤,只是他碍于面子,竟然强行下咽下已经翻滚到喉头鲜血。

    这样做虽然可以保持着一定地形象,不过反而使得原本只要借助喷出一口血来散去侵入体内地剑气,现在却只能强行压下,却给他的伤势带来了不小的隐患。

    方绍远看着这位面色阴鸷的同门师兄弟,顿时颇为好奇,此人会手持巫族法器,但是从目前看来,此人不是巫族甚至连巫人都算不上,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催动这件巫宝的。

    努力调匀体内翻滚的气血之后,此人握紧了手中的血刀,脸色有些发白地说道:“这位师弟好厉害的剑气,在下唐顺,不知道师弟高姓大名!”

    还真是够势利的,一开始摆出一副看不起人的架势,如今发觉对手不好欺负,就有按照规矩来了,方绍远脸上露出一丝讥笑,不过他还是按照规矩回礼道:“在下方绍远,见过唐师兄!”

    “原来是方师弟!”唐顺脸色平静地回了一声。

    这番姿态倒是令方绍远有些差异,要知道自从他战平裴季的消息传开之后,不管见没见过他的人,只要听到他的名字,神情之间总会有波澜的,但偏偏这位唐师兄居然无动于衷。

    也不知道是这位唐师兄心性修为真的到了波澜不惊,心静如水的地步,还是在故作深沉,若是前者的话,这位方绍远还真是要对这位唐师兄竖起大拇指点个赞了,若是后者呢,方绍远也只能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方师弟,原本我还以为这次小比会平淡无奇,却不曾想居然有你这样的对手,倒是快哉!来,接我一招血海无涯!”

    说着,唐顺整个人气势一变,手中的血刀亮起了浓厚的血光,随着唐顺的舞动,血光越来越强盛,逐渐将唐顺包裹起来。

    方绍远看到眼前的场景,双目顿时微眯,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有点像是当初计允然那一身血气护身的感觉。

    只是,方绍远可以察觉得出来,这计允然能够使出强大的血气护体乃是因为自身具有巫族血脉,乃是自身的强大天赋。

    但是,这唐顺却是以自身的气血为引,激发血刀的力量造成如今的效果,说实话,如今方绍远对于巫族还是很敏感的。

    要知道,就在十年前,他还因为一场阴谋差点把小命丢在了血泽之中,故而此时一见到唐顺施展出类似于巫族的秘法,顿时心中警惕心大起,甚至隐隐展现了一缕杀机。

    所幸,方绍远知道这里乃是五雷院院主庄步凡地小世界,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庄步凡的监控之下,故而他不得不压下心头的杀机,随后静静地看着。

    随着唐顺周身气血越发的密集,甚至已经好似成为一只绝大的血茧一般,方绍远依旧显得极为淡然,这种场景他在下血泽见多了。

    当血气浓郁道一定程度之后,突然这只血茧骤然爆开,瞬间一股血浪以血茧为中心向四周急速扩张。

    感受到这血浪之中的气息,方绍远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始终稳如钟,就这么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任凭血浪瞬”将其淹没。

    “哈哈哈哈,方师弟,你实在是太托大了,居然任由我的血海将你淹没,如今我血海已成,看你如何挣脱吧!”唐顺狂笑的声音轰轰地传来,顿时在已经将这方圆十里之地彻底淹没的血海之中掀起了滔天的波浪。

    此时,方绍远感觉到自己六识居然莫名的被封住一般,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闻不见,不过他仅仅心头一惊,随即便释然了,这种感觉和当初那血泽之中血雾是何其相似,只是那个血雾之中有所谓的血煞子,就是不知道这所谓的血海之中会有什么。

    “这一招血海无涯,还请方师弟好好品味一番!若是师弟认输的话,尽管开口,我自然撤去血海!”唐顺继续叫嚣道。

    不过,方绍远并没有理睬,因为他还在想着这唐顺到底和巫族是什么关系,莫非是当初那神秘人派来的想要在这里取走自己性命的嘛。

    只是,显然,那位神秘人没有吸取教训,本尊出动都没有成功,派这么一个半吊子的家伙来又能成什么事儿呢。

    经过这么一会儿的体验,方绍远已经察觉出来,这所谓的血海蕴含一丝神秘的巫力,可以遮蔽困入其中的人的六识,同时还能够不断地侵蚀人的身体,慢慢的分解被困之人的法力,甚至达到最终将被困之人形神俱灭。

    当然,若是一个纯正的巫族施展这一招的话,或许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这么一个连巫人都算不上,只不过手持巫宝的家伙施展出来的这一招,简直就是半吊子,不伦不类的,欺负一下修为比他若的还凑合。

    面对修为境界相当的,就有些难了,至于修为比唐顺要高的,基本上就没什么作用。

    所以,方绍远周身法力一动,顿时困住他的血海就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拨开一把,刷的一下就一方绍远为中心分开来了。

    而此时,方绍远注意到,这处于血海之中的唐顺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好似有点虚耗过度一般,恐怕施展这一招也消耗了他一定的精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