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血刀之变
    ,更新快,,免费读!

    “不错的一招,以自身气血为引,以那把刀为支撑,不但可以封闭对手六识,还能以这血海来侵蚀对手的身体,在悄无声息地吸走对手一身的精血,来壮大己身。”方绍远束手放在背后,就这么站在血海表面,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说道。

    “你,你到底是谁!”唐顺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异之色。

    “唐师兄,我自然是本院的弟子啦,不过唐师兄,你这一招虽然可以别人只精血补充自己的损失,但是太多阴损了,有伤天和,所以唐师兄你还是要慎用此刀啊!要知道,万一哪天遇到真正修为精深之辈,你无法得到对方精血的补充的话,后悔你可以想得到。”

    听到方绍远这般说,唐顺心中更加惊疑不定,因为方绍远每一句话都说戳中了他的要害。

    要知道,他自从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这把血刀之后,便一直炼化此刀,本想出关凭借此宝一鸣惊人。

    而初战也确实告捷,连下三城,一直只凭借一招制胜,根本无人能挡,本觉得自己可以就此一举听进前十,将来在入了太一内院长老的法眼,到时候平步青云,升职加薪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之路。

    不曾想,竟然在第四轮的时候就碰上一个神秘的小子,不但使得一手好剑,而且还十分轻松地就破去了他引以为傲的杀手锏,甚至还一口叫出来自己这一招的底细,简直太过吓人了。

    不管怎么说,他为了一鸣惊人之举,从来就没有透露过拥有血刀这件事,今日小比才第一次拿出来使用,照理是不应该有人知道的。

    但是,现在,这位叫做方绍远的师弟竟然一口叫破,这就让唐顺心中不禁发颤,难道自己苦心孤诣这么多年,最终还是要折戟沉沙于此吗。

    唐顺心中极为不甘心,但是不甘心又能怎样呢,连他最强的一招都都奈何不了方绍远。

    此时,处于惊慌焦虑之中的唐顺没有注意到,他握着血刀的手背上血管渐渐突起,里面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拱动一般。

    方绍远看着唐顺越发苍白,甚至有些抖动的身体,摇摇头道:“唐师兄,须知我辈修行,还是要重在自身,若仅仅妄图以靠外物,终究是小道,即便取得一时的胜利,日后也很难有大的成就!”

    唐顺听了这话,顿时心中已经,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方绍远这话就好似九天雷霆一般从天而降,令他振聋发聩,原本焦躁不安的心情也稍稍平复下来。

    而此时,唐顺刚要说话,却突然脸色一变,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竟然一阵空虚,就好似整个人被掏空了一般,身形一阵晃动,眼前几欲昏暗,差点没一头在倒下来。

    方绍远此时也察觉到了这一幕的异常,他注意到这唐顺的身体之中的气息越发的微弱了,这一点很是奇怪。

    毕竟,虽然唐顺从施展血刀到现在,照理说被血刀吸取的精血也不足其总量的三分之一,虽然会有损元气,但是绝对不会搞成这个样子的。

    他现在这般模样,一看就知道是虚耗过度,浑身精血恐怕不足三成了,若是在这么下去小命就要没了。

    这里可是庄步凡的小世界,一举一动都在庄步凡的掌控之中,若是遇到这种情况,他方绍远不出手相助的话,万一这唐顺挂了,或者因为精血损耗过度废了,他方绍远说不定也要承担责任呢,毕竟大家都是同门,虽然处于竞争关系,但也需要相互关爱才是。

    所以,尽管方绍远觉得这个情况有点诡异,甚至心头还浮现出不好的预感,但是他还是决定出手帮他一把。

    身形一动,方绍远一把扶住了唐顺,心中确实更加诧异,这唐顺好歹也是仙体,这周身的分量极轻,而且整个人的一身血肉好似已经干涸一般,手指按下去松垮垮的。

    顿时,方绍远心中大惊,再看这唐顺脸时,却注意到此人脸部肌肉已经凹陷,头发枯萎,就好似一个干瘪的小老头一般。

    这是什么鬼,方绍远差点以为自己扶错了人了,只是看到了此人手中还牢牢地握着一把妖异的血刀时,这才认定此人正是之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唐顺。

    “方小子,这姓唐的家伙是被这血刀吸干了精血,才会这样,如今基本上已经没救了!”寒螭老祖发回话了。

    方绍远要刚回话,突然感觉到胸口一痛,低头看去,却是一只干枯的手握着一把血刀捅在了自己的胸口处。

    顿时,方绍远身形暴退数丈,这才心有余悸地站稳,此时,一把通体闪耀着寒光的寸长的小剑缓缓从方绍远的胸口处浮现出来。

    得到了那血魂虎一身本命巫血滋润的破神幽冥剑,如今越发的具有灵性了,居然在关键时刻自动护住。

    若非这破神幽冥剑走在这关键时刻为方绍远挡下这一刀,方绍远虽不当场丧命,恐怕以那把血刀的诡异也会被重创。

    方绍远一脸怒意地看向唐顺,他好心救治此人,却不曾想这个家伙居然狼心狗肺,在他不设防的情况下暗中捅刀子,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只是,当方绍远注意到唐顺的模样是,他微微一怔,因为此时的唐顺竟然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气息,整个人变成了一具干尸,唯有那一把血刀,浓郁的血光环绕其中,越发的变得诡异了。

    这是,方绍远已经明白了,这把血刀刚才已经反噬了它的主人,也就是说,这位唐顺师兄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令方绍远惊奇的是,都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了,照理说庄步凡此时就算不现身,也应该赶紧将唐顺挪走,看看还能不能救下,但是偏偏身为小世界的主人的庄步凡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动作。

    突然,方绍远心生警惕之心,顿时身形一动,随即便发现那道诡异的血刀竟然自动挣脱开唐顺的手,直接向他发起了进攻。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方绍远心中不由升起了极大的疑虑,而他再看向唐顺的时候,却发现此人已经落入了血海之中,那只握刀的手却因为血刀自行挣脱,已然断裂了。

    看着血刀在自己原本带着位置上轻轻浮动着,就好似有一只无形之手掌握着一般,方绍远心中突然想到了那十年前和他交过手的神秘人,莫非这其中有什么关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