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形势再变
    ,更新快,,免费读!

    这柄好似活过来的血刀就这么轻轻颤动,发出了一阵刀鸣之音,随即,原本由唐顺所释放出来的血海就好似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一般,瞬间一血刀为中心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漩涡,不断地涌入血刀之中。

    方绍远就这么静静地看这样一切,到想看看这血刀会弄出什么样的幺蛾子。

    血海彻底消失之后,整个方圆十里之地顿时一片清明,不过这血刀在吸收了全部的血海之后,那鲜明的红色光晕越发的浓郁。

    突然,血刀刀身一震,顿时宛若有人操控一般,扫、劈、拨、削、掠、奈、斩、突耍得那叫一个绚丽多彩。

    容不得方绍远多想,心神一动,破神幽冥剑迎风变大,三尺长剑和血刀顿时隔空战在了一起,刀剑齐鸣,剑气纵横,血光滔天。

    越打,方绍远越是觉得此刀真的很是诡异,要知道,这破神幽冥剑虽然仅仅是下品先天灵宝,但是其核心有后天至宝幽冥剑所蕴含的幽冥剑元,同时经过方绍远的百般祭炼,再加上血魂虎的本命武学的滋润,其威力不亚于中品先天灵宝。

    但是,就是面对着堪比中品先天灵宝的破神幽冥剑,这把血刀居然可以完全不落下风,最关键的是,这把血刀根本无人操控,完全是凭借自身灵性攻击,这就让方绍远大为惊讶。

    而且,这把血刀所释放的血光也不简单,其威力比在唐顺手中不可同日而语,甚至隐隐还对方绍远附着在破神幽冥剑之上的心神形成一丝压制,这让方绍远对于破神幽冥剑的操控并没有那么得心应手。

    所幸如今这破神幽冥剑经过方绍远不断地祭炼,与方绍远心神之间的联系极为紧密,再加上有寒螭老祖寄居其中,自身灵性不断地加强,如今即便没有方绍远的刻意操控,也能够自主的应敌。

    这把血刀乃是巫宝,不由方绍远不朝着神秘人和巫族那里想去,而在这种已经有弟子死去的情况下,这身这方小世界主人的庄步凡竟然依旧不现身,所以方绍远不得不往坏处去想。

    故而,方绍远需要做的是继续保持事态的发展,他想要看看这血刀到底会弄出什么花样来,后续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发生。

    不过,令方绍远失望的是,这把血刀似乎确实无人操控,和破神幽冥剑打得是不亦乐乎,就好似找了棋逢对手一般的额喜悦。

    莫非是自己猜错了,这不过是那叫做唐顺的走了狗屎运,或者说霉运,无意间捡到了这见巫宝,把其当成是至宝躲起来炼化了此宝,却不知道自己竟然会面对被吸干浑身精血的下场。

    如今和血刀反噬了主人,攻击剩下的活人方绍远不过是本能而已,现在和破神幽冥剑打起来,也依旧是本能罢了。

    也就是说,这其中并没有方绍远所想的那种阴谋,至于庄步凡,或许是有什么事情离开了,或者其他的原因并没有关注到这里的情况,所以才会迟迟不现身。

    想到这里,方绍远又抬头看了看一刀一剑,最后还是决定出手先把此刀镇压了再说。

    顿时,心念一动,破神幽冥剑剑光大振,瞬间就将漫天的血光压制下去,很快,在方绍远的操控下,血刀渐渐被压制住了,肆意的血色刀气慢慢只能蜷缩在极小的范围内,只要冒头就被强大的剑气给泯灭掉。

    叮的一声,破神幽冥剑瞬间刺在了血刀的到身上,顿时血刀上弥漫的血光一下子溃散,随后血刀发出一声哀鸣,哐当一下掉落在地上。

    而破神幽冥剑则从天而降一下子就死死地戳在了血刀之上,令血刀原本有重新凝聚出来的一丝血气彻底消散掉了。

    看着在破神幽冥剑镇压的血刀依旧不断地震颤想要挣脱开来,方绍远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缓缓地朝着血刀走去。

    一伸手,破神幽冥剑便飞到了方绍远的手中,而血刀则顺势再次飞起朝着方绍远一刀劈来,只可惜方绍远轻舞长剑,瞬间便架住了血刀。

    随即剑身一震,血刀被弹开,同时数道天雷突然出现,咔嚓连续劈在了血刀上,叮当一声,血刀再次掉落到地上。

    方绍远并不放心,轻手一招,天雷源源不断的从天而降,一道接一道,血刀不断地发出阵阵哀鸣,不过方绍远根本不为所动,他需要的真正的将此刀镇压,可千万别落入和唐顺一样的下场。

    终于,当血刀不再动弹之后,方绍远这才靠了上去,同时顺手再来了两道天雷,发现新血刀毫无动静,这才点点头,伸出手指一勾,血刀哗的一下就到了他手中。

    轻轻舞动之下,并没有发现丝毫的异常,方绍远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意。

    只是,就在方绍远准备将唐顺的遗体收起来的时候,突然脸色一变,瞬间好似被大火烫着了一般,将握在手中的血刀甩出来,可惜,这把血刀就好似贴了狗皮膏药一般,甩都甩不掉。

    转瞬之间,方绍远鼓动浑身法力,以天雷之力不断地朝着掌心涌去,想要弹开血刀,可惜原本对血刀无往不利的天雷这一次竟然失效了,这血刀之身就好似无底洞一般,来多少天雷就吞多少。

    于此同时,方绍远就感觉到自己一身的法力也在源源不断地被这血刀吸去,甚至连他的灵魂都以一种被拉扯的感觉。

    若非方绍远灵魂经过十方天劫的锻炼,此时恐怕已经一点点地被血刀给吞噬了。

    千算万算,却没想到这血刀竟然也会装死,而且还瞒过了他的耳目,直到他抓住了这把血刀才发作。

    最令方绍远惊惧的是,这血刀吞噬的速度实在是惊人,这才一小会儿的功夫,他体内的法力就已经散去了七七八八,恐怕要不了多久,他这一身法力就彻底被吸干了。

    这个时候,方绍远的周身的气息在不断地减弱,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就在这个时候,令他更加震撼的情景出现了。

    原本照理已经被吸干精血的唐顺竟然缓缓地站了起来,身形也渐渐地膨胀起来,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你,你不是已经?”方绍远一脸震惊地问道。

    “哈哈哈,方绍远,方师弟,有些时候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唐顺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