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两位执事
    ,更新快,,免费读!

    “方师弟,看样子情况有些不对劲啊,不行我得赶紧向上汇报,这种事情瞒是瞒不住的,你不要怪我!”苏正看向方绍远,正色道。

    事到如今,方绍远也知道自己掉落斛中了,他不可能真的阻止苏正,故而只能点点头道:“恩,明白,苏师兄你尽管去吧!”

    苏正拍了拍方绍远的肩膀,以示安慰,随后拿出了一只玉符,以心神传送信息,随后他便站在了方绍远的旁边,很显然是防备方绍远跑路。

    不管怎么说,方绍远如今也算是涉嫌晒死同院师兄弟,罪名不小,苏正也不想出现任何意外。

    此时的方绍远看向苏正的眼神也变了,他觉得似乎这苏正也和那神秘人有什么关联,否则为什么他会一下子就变了脸,而且明显是在防着他逃跑。

    越想,方绍远心中越觉得不对劲,越想心中的恐惧越是放大,他发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种绝望之境,有一种前有狼后有虎的感觉,进退不得。

    慢慢的,方绍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挣扎之色,脸色不断地变幻,他甚至心中还升起了现在就杀了苏正赶紧跑路的念头,只不过被其最终遏制住了。

    不对劲儿,很不对劲,方绍远感觉到自己的状态很有问题,往日里的冷静早跑到九霄云外去了,这一点都不符合他平日的情况。

    “方师弟?方师弟,你怎么了?”苏正轻轻摇了摇方绍远,顿时把方绍远一惊。

    身形后退数步,双目通红,方绍远大口地喘着粗气,身子微微颤抖,神色之间颇为紧张,把这一切看在眼中的的苏正顿时显得有些担心。

    方绍远定了定神,随后勉强冲着苏正微微一笑道:“苏师兄,我没什么事情,院里什么时候来人!”

    “快了,我已经将消息上传上去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执事前来处理!”苏正皱了皱眉头说道。

    “方师弟,你真的没事儿吗,我怎么感觉你的状态不对劲啊,尤其是眼睛,会为呈现血色?”苏正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同时一脸戒备地看着方绍远。

    血色,方绍远顿时一愣,随即心头一震,二话不说,顿时盘腿坐了下来,随后双目紧闭,心中默念真经。

    很快,方绍远体内便充满了金色的光芒,甚至连他身体表面都显示出一种淡淡的金色佛气。

    苏正站在一旁,看见方绍远的举动,顿时警惕起来,显然方绍远应该察觉出他身体有什么不对劲,这才会打坐静修,想要消除不安因素。

    这种时候,苏正能够做的就是为方绍远护法,不让外界侵扰到他。

    没一会儿功夫,两道身影很快由远及近出现在了苏正面前,其中一个四方脸,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的药香味,另一个则显得威严无比,整张脸就好似一大块寒冰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弟子苏正见过崔执事,见过公孙执事!”苏正一见两人到来,顿时上前行礼道。

    “恩,不必多礼,这就是你所说的方绍远吗?”四方脸看了一眼盘坐在地上的方绍远问道。

    “回禀崔执事,正是方绍远!”苏正点点头。

    “他这是怎么了,难道也受伤了?”崔执事眉头微皱道。

    “崔师兄,这个姓方的弟子咱们先别问了,还是赶紧先进去看看那唐顺吧!苏正不是说着唐顺伤得很重嘛?”一旁的公孙执事冷着脸说道。

    崔执事点点头,将放在方绍远身上的目光收回,随后看向公孙执事道:“险些忘了正事儿!公孙师弟,还得劳烦你破开此院门!”

    冰块脸公孙执事一点头,二话不说对着院门连打数道指诀,随着随后一道指诀打入,院门瞬间就打开了。

    公孙执事一马当先进入了院门,而崔执事刚准备进去,随后又这回来看着苏正吩咐道:“你且在这里守着这方绍远,千万不可让其跑了!”

    苏正看着依旧盘坐在地上的方绍远,点点头道:“放心吧崔执事,弟子明白的!”

    没一会儿功夫,公孙执事还有崔执事便重新出来了,崔执事的脸上还算平静,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倒是公孙执事,一脸老脸比之前更加冰冷。

    “苏正,本执事问你,从你们来到这里到现在为止,一直都在院门外没有离开过看吗?”

    公孙执事问道。

    苏正顿时一惊,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回公孙执事,弟子二人确实一直就打在院门外,不曾见有人离开过!”

    “那就奇怪了,这院子中空无一人,那唐顺并不在院子里!”崔执事此时接口道。

    “啊!”苏正顿时一愣,再看看方绍远,顿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在没有确定唐顺是否就在院子里就招来了两位执事,这下好了,恐怕即便唐顺没什么大碍,恐怕方绍远也得受处罚了。

    “苏正,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确定唐顺没有从这院子里出来过吗?”公孙执事开口道。

    苏正赶紧点点头:“公孙执事,弟子确定没有任何人从这院子里走出来,其实方师弟在和唐师兄交手的时候误伤了唐师兄,这不方师弟一只深感不安,正好又发现唐师兄没有去领紫元丹,但是唐师兄伤得不轻,故而代领之后打算亲自送来,顺便道歉。”

    “只是没想到,我们按了好半天会客铃,始终不见唐师兄出来,故而弟子担心唐师兄伤得太重,根本没法出来,所以这才通知了两位执事!”

    “两位执事,你们看,方师弟其实也受伤了,刚才心焦之下伤势复发,这才就地打坐疗伤,再说这件事也不能完全责怪方师弟,还望两位执事从轻发落!”苏正一脸恳切地说道。

    公孙执事刚要张嘴说话,崔执事却抢先一步道:“好了,这惩罚不惩罚地稍后再说,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唐顺,只要找到唐顺,便可以知道他到底伤得如何,是轻是重,到时候在来判定这方绍远到底该怎么发落!”

    “当然,这方绍远我觉得还是应该先送进执法堂关着,毕竟不管唐顺现在如何,他伤人了总是事实!你觉得呢,公孙师弟?”

    这崔执事把话说完,公孙执事脸色有些不渝,只是当着小辈的面前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只是干巴巴地应了一声:“恩!先这么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