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崔执事的烦恼
    ,更新快,,免费读!

    就在方绍远稳坐钓鱼台的时候,整个五雷院表面上十分平静,但是暗地里却风起云涌,暗流涌动,执法堂还有执事堂皆动了起来,都在寻找失踪的唐顺。  ≈

    此时,在执事堂的一处偏殿之中,崔执事正背着手在殿中来回走动,脸上露出一种焦灼的神态。

    突然,一个人影急匆匆地闯了进来,低头恭身行礼道:“见过崔执事!”

    崔执事顿时身形一滞,随后近乎以一种扑上去的姿态一把抓住那人的胳膊急切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消息?人找到没?”

    那名执事堂弟子忍住胳膊上的痛,低声道:“回禀执事,弟子们已经铺开了去找,但是搜遍整个五雷院外院也没有任何的唐顺的踪迹!”

    崔执事一把松开那名弟子的胳膊,一脸失望地退了几步,最后忍不住怒吼一声:“废物!全都是废物,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找不到!你们还能干什么?”

    那名弟子此时降头垂得更低了,他虽然不清楚平日里十分和蔼的崔执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他也知道这唐顺对于崔执事肯定十分重要,甚至给他一种关乎崔执事性命的感觉,否则崔执事绝对不会如此失态的。

    在这种关头上,他知道自己要做的就是低头低头再低头,不可有半分惹恼崔执事的举动。

    果然,这名弟子的想法是正确的的,崔执事在暴怒了好一会儿之后,终究勉强平静下来,面沉似水地看着那名弟子问道:“执法堂那边有什么消息?”

    见崔执事说话了,这名弟子的心稍稍放松了一点,随即依旧低眉顺目地回道:“禀执事,执法堂的人并没有和我们一路,所以对于他们的情况我们不是很了解!”

    说着,这弟子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知道这崔执事此时必然已经怒火中烧,心中不住地祈祷崔执事不要将满腔的怒火泄到他身上,他这个小身板可承受不住。

    半晌之后,就在这个弟子浑身瑟瑟抖,感觉到整个人都要被这种紧张的气氛所压垮的时候,崔执事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来:“好吧,那你们能告诉我什么好消息呢,难道平日是我太纵容你们,搞得你们现在已经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是不是啊!”

    说话间,一股太乙真仙的磅礴气势从崔执事的身体里骤然释放出来,铺天盖地地朝着这名弟子身上压去。

    说起来,这名弟子天仙后期的修为在众多外院弟子之中也不算低了,但是在面对崔执事的时候,直接瞬间身子一软就被压趴下了。

    “启禀崔执事,我有,我有一个好消息!还请容弟子详禀!”

    忽的一下,席卷整个偏殿的气势瞬间一收,崔执事的声音幽幽地想起来:“说吧,什么好消息,若是说不出令我满意的,后果你应该清楚!”

    冰冷的言语深深地刺激了这名弟子脆弱的内心,他连站起来的勇气和力量都没有了,整个人趴在地上颤抖着说道:“回禀执事,虽然我们没办法接近执法堂的人,但是从他们一直没有收队就可以推断出,他们肯定也没有找到唐顺!”

    “希望执事大人能够多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比他们更早一步找到唐顺!”

    看着匍匐在地上瑟瑟抖的执事堂弟子,崔执事最终也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尽管他很想狠狠地惩戒一下这个办事不利的弟子,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这么做,他需要人手为他找到唐顺,若是因为图一时之快,令其余弟子兔死狐悲,那到时候可就没人为他办事了。

    最终,崔执事只能稳住自己的语气,保持住一种淡定地神采说道:“好吧,就算你说了一个好消息,记住你说的话,办成了我可以为你炼制一炉白玉丹,若是不成的话,我只好送你进执法堂去了!陈通,你好自为之吧!”

    听到白玉丹的时候,执事堂弟子陈通双目顿时一亮,只是在听到执法堂的时候,身子不由一颤,这还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呢。

    “弟子这就告退!”陈通此时无暇顾及其他,只求离开此地。

    “记住,加派人手,可以将范围扩大到整个雷城,不过要保密!”陈通已经离开了偏殿,但是当他听到崔执事的命令时,身子不由一个踉跄,心中更加苦涩。

    当陈通离开之后,崔执事整个人好似被拆了骨头一般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只是没一会儿功夫,崔执事就好似火烧屁股一般跳了起来。

    “崔成,怎么样,有结果了没!”他身边的玉符之中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

    崔执事一脸紧张地站得笔直,就好似那位神秘的尊上就在他身边一般,脸上毕恭毕敬地回道:“回禀尊上,还没找到唐顺!”

    “不过尊上放心,执法堂那边也没有消息,属下已经吩咐弟子加派人手,将范围扩大到整个雷城,一定要在执法堂的人之前找到唐顺!”

    “恩,好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半晌那头也没有丝毫的消息传来,崔执事终于再次精神一松懈,瘫软在椅子上。

    待他回过神来,顿时再次站起来,身形一动风风火火地走出了大殿,他决定自己必须要亲自动手了,单单指望那些个弟子恐怕成不了事儿。

    方绍远此时依旧坐在执法堂的独立小院内,给自己泡上了一壶茶,一个人悠然自得。

    “方师弟,好自在啊,你可知道外面为了你的事情已经闹出很大的动静了,执事堂还有我们执法堂的人都倾巢出动。”窦渊一脚踏进院子里,出声道。

    “哈哈哈,原来是窦师兄,快请坐!”方绍远笑眯眯地示意窦渊坐下。

    窦渊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顺便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上一杯,喝上一口之后,顿时眼前一亮:“好茶!”

    “这是方某从下界带上来的,窦师兄若是喜欢可以多喝一点!”方绍远淡淡地一笑道。

    连续喝了好几杯之后,窦渊这才舒了一口气道:“方师弟,瞧你这模样是还真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莫非你知道唐顺在何处?而且还清楚他没什么大碍?”

    方绍远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位窦师兄的来意,应该是来探探自己的底细了,而且其背后站着的应该就是那位公孙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