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打得一手好算盘
    ,更新快,,免费读!

    尽管目前看来,窦渊所作所为都是偏向方绍远,不过方绍远并不能确认窦渊的真实身份,所以他表面上看和窦渊关系不错,有点一见如故的感觉,但是双方其实并没有达到知心交底的地步。

    尤其是窦渊背后的公孙执事,他为什么要指示窦渊出手相助,他的目的是什么,是真心相助还会出于什么其他的想法,比如原本就和崔执事关系不好,凡是崔执事想做的,他都会去反对,甚至抱着借此打击崔执事的心思。

    所以,方绍远面对窦渊好似不经意的问话,端起杯子轻轻吹了吹热气,喝上一口之后,这才微笑地着看向窦渊道:“窦师兄,我敢进来乃是问心无愧,相信你们执法堂不会诬陷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所以才会显得底气十足。”

    “至于唐师兄的下落,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唐师兄在与我交手的时候确实受了点伤,但是绝对不是什么重伤,我只出手的轻重我清楚!”

    窦渊见状,脸上的笑容不变,但是其双眼却微微一紧,随后一副很自然地模样说道:“方师弟说得好,这样吧,你能不能详细和我说一说当时你和唐顺交手的情景!”

    “这个自然没问题,即便窦师兄你不问我,我也会主动说的。”方绍远一副我很配合的模样说道。

    窦渊顿时神情微微一振,脖子不禁稍稍探出一点,脸上不禁意之间流露出一丝喜色道:“既然如此,那么方师弟且说来听听,这也可以作为日后的辅证嘛!”

    于是,方绍远便将自己和唐顺战斗的经过说了一遍,不过自然是所有删减的。

    当听到血刀之时,窦渊神色顿时一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还是忍住了,直至方绍远将全过程说完,这才搭腔道:“方师弟,你刚才说那唐顺使得是一把血刀?施展起来可释放出滔天的血气,甚至可以侵蚀你的法力和魂体?那这把血刀岂不是一把邪刀,魔刀!”

    “听方师弟你所言,这唐顺显然已经彻底炼化了此刀,看来唐顺恐怕已经受到了此邪刀的侵染了!”

    听到窦渊这般形容唐顺所使的法宝,方绍远心中不由一笑,这窦渊还真是上道,这么配合就给这把血刀定了性,甚至同时还顺手在唐顺额头上刻上了邪道的印章。

    作为天庭四御之一南极长生大帝所辖之神霄玉府下的六院中五雷院的弟子,所使的法宝竟然是邪刀、魔刀,那么这个弟子必然会被这邪异的血刀所影响,说不定就此堕入邪道也不一定。

    试想一下,一个堕入邪道的弟子,手持邪刀,本就是应该被拘禁起来的对象,如今在和同院弟子比试之中被打伤了,说句不客气的话,那就是活该啊,哪怕因此被通院弟子失手打死了,也不过是落得一个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的下场,不会有人同情的。

    站在道德正义的制高点,这唐顺一下子就成了禁受不住邪刀诱惑,从而坠入邪道的意志不坚定的典范,而方绍远则成了诛杀邪道的楷模,不但没有丝毫的罪名,反而有功啊。

    此时,方绍远看向窦渊的眼神起了不小的变化,此人不愧是执法堂的人,知道怎么才能够将对手一棍子敲死,连翻身的余地都没有。

    原本方绍远不过是想说血刀有点诡异,威力有点大,他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出手之间也就没法留手了,那样的话,就算真的出手过重使得唐顺伤重而亡也能够说得过去。

    谁知道,这位窦渊窦师兄更狠,直接一顶大帽子扣下去,这下即便是唐顺真的死了,方绍远也无需承担责任了。

    为窦渊续上一杯茶,方绍远一脸严肃地说道:“窦师兄言之有理,当时我就感觉这把刀极为诡异,唐师兄每施展一段时间就会喷一口血上去,到最后弄得自己脸色苍白得很。”

    “现在想来,唐师兄当时的状态确实很不正常,举手投足之间也是充斥了阴邪之气,没有我们仙家之人的仙罡正气!”

    听到方绍远这么一说,窦渊眼前顿时更亮了,他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小师弟反应这么快,他这边刚刚借题挥一下,方绍远便立马打蛇随棍上,两人一应一和直接就将唐顺乃是邪道给定性了。

    两人对视一眼,共举手中的茶杯轻轻一碰,然后一口喝干,随即朗声一笑。

    “对了,方师弟,那唐顺离开的时候有没有把刀带走?”窦渊突然笑容一敛,有些严肃地问道。

    方绍远点点头道:“其实原本我打算将那把刀留下的,不过最终还是被唐顺在离开小世界的瞬间给召唤走了!”

    “所以,我可以肯定的说,此刀绝对被唐山带走了,但是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携带在身上!”

    窦渊点点头,他骤然起身,看向方绍远道:“方师弟,你且在此安心住着,只要我们找到了唐顺,并且能够搜出那把血刀,你的问题就绝对不是问题了!”

    “那就一切拜托窦师兄了,希望能够早点将唐顺找到,毕竟我可是很希望能够参加五院大比的,为本院做贡献呢。”

    窦渊一听这话,身形顿时一滞,脚下一滑,差点一个踉跄,方绍远这话听上去好似仅仅表达一下自己的为五雷院做贡献的意愿,其实呢,身为五雷院弟子,谁人不知道五雷院如今在五院之中排名垫底,正迫切地需要有人挺身而出,提升本院的地位。

    身为五雷院执法堂弟子,窦渊其实是听说过方绍远的名字,也知道他曾经的光辉战绩,单凭他战平裴季,就足以说明方绍远即便在五院中的外院当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而如今,整个五雷院外院之中除了方绍远之外,还真找不出能够和裴季一较高下的人,哪怕是曾经的第一人苏正,毕竟苏正曾经惨败于裴季。

    此时,窦渊开始明白为什么方绍远始终那么镇定了,因为按照五雷院的院规,本院的名誉高于一切,若是方绍远这能够为五雷院赢得五院大比的第一名,恐怕这唐顺的事情到最后还会是不了了之。

    想到这里,窦渊不由冲着方绍远摆摆手道:“放心吧,方师弟,本院荣誉高于一切,我们执法堂必然还你一个清白,不会让你错过五院大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