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谣言四起
    ,更新快,,免费读!

    公孙执事虽然已经离开了,不过方绍远的心却依旧没有平静下来,他也没有想到,这公孙执事竟然会说出这话来。

    益算星君,公孙执事竟然会是益算星君的人,不过若确实是这样的话,却也能够可以解释为什么公孙执事从一开始就偏帮他。

    只是,还是那句话,公孙执事的话可以信吗,毕竟当初方绍远被益算星君领来五雷院的场景又不是秘密的,看见的人可是不少。

    这里所有入院的弟子之中能够得星君亲自送来的能够几个,足以可看出方绍远和益算星君的关系不一般。

    不过好在现在一切都还在方绍远的掌握之中,不管公孙执事到底是敌是友,都不会影响大局。

    三天过去了,公孙执事虽然没有再出现过,不过窦渊倒是天天来,每次都和方绍远闲聊一通。

    通过窦渊,方绍远了解到外面如今热闹的很,执事堂更是将搜索的范围扩大到整个雷城,而且崔执事也亲自出马,甚至还和执法堂的人起了冲突。

    提到崔执事,窦渊脸上毫不掩饰得露出一丝厌恶之色,看得出来这两天这个崔执事在和执法堂起冲突时下手不轻。

    “方师弟,崔成这个老家伙仗着时太乙真仙的修为,又是执事,竟然对我们执法堂的事务指手画脚,甚至肆意横加干涉,伸手也伸得太长了,简直太不我们执法堂放在眼中了!”

    窦渊一脸不爽,而方绍远则推断出崔执事这么急于找出唐顺,甚至不惜和执法堂翻脸,可见应该是他背后的人再给他施加压力。

    由此可以知道,崔成背后的人恐怕也急了,毕竟唐顺这具身体倒也没什么,关键是他身体里藏着一个分神以及一把巫宝。

    唐顺这件事若是成功了,自然什么事都没有,因为分神必然带着巫宝消失了,不会留下任何把柄。

    即便方绍远说出真相,没有证据也不会有任何相信的,那么方绍远自然是百口莫辩,下场不会好到哪里。

    但是,如今唐顺不见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就让对方很难受了,更何况如今两方势力参和到其中,若是被执法堂先找到的话,崔成这方就被动了。

    万一再被发现分神以及血刀,那么以执法堂的手段逼问出有用的信息还是没问题的,到时候他们的麻烦就大了。

    一个地下组织,行走在黑暗之中,尽管他们的力量或许不小了,但是还没有到暴露的时候,一旦被挖出什么来,再顺藤摸瓜掀出一大串,对于这个神秘地下组织而言可就算是巨大了,闹不好就会被连锅端。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执法堂弟子匆匆走了进来,他脸色有点奇怪地看了看方绍远,随后对着窦渊俯身嘀咕了几句。

    窦渊听了这话,显然也很吃惊,上下看了看方绍远,最后示意那名弟子先离开。

    “方师弟,情况现在有变化了,外界已经到处在传你伤了唐顺,而后为了防止唐顺将你告发了,竟然威逼唐顺,最终使得唐顺不得不躲了起来,唐顺这三天都没有露面,说不准已经因为伤势过重仙逝了”

    “最关键的是,传言之中,按照本院院规,你应该被惩罚的,但是现在却被好吃好喝地供在执法堂,原因就在于院主想要借你这可以战平裴季的弟子一举扭转五院大比时本院在排名。”

    “这个传言一出,我们全院弟子群情激奋,都希望我们执法堂交出你这个凶手。”

    听到这话,方绍远也是微微一怔,不过很快就笑了,这个传言的诞生显然是以一种横扫天下的速度传开了,恐怕在窦渊来这里之时还没有,否则窦渊不会不对他讲,也不会在听了那弟子的话之后面露那种表情。

    而且,能够这么快搞出这样的传言,可见对方在这雷城之中势力不小,而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方绍远也猜得出来,想来是为了尽快逼出唐顺来。

    要知道,寒螭老祖那边可是和唐顺体内的分神一直在缠斗,而且还屏蔽了那分神和本尊的联系,这样分神的本尊必然十分焦急,想要尽快找到唐顺弄回分神。

    一来,损了分神对其自身实力有影响,二来分神知道地太多,不能落入别人手中。

    一开始的是,对方应该还不是特别着急,因为寒螭老祖释放出了一个假信号,那就是尽管缠住了分神,但是却处于下风,分神迟早可以干掉寒螭老祖。

    但是,经过三天时间,他们也察觉到了唐顺始终没有出现,也就表示分神根本没能拿下寒螭老祖,甚至之前那种所谓的就快拿下了不过是一种假象。

    所以,他们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要今早找到唐顺,但是现在他们没办法主动找到,那么唯有让唐顺自己走出来了。

    现在,这个传言已经起到了应有的效果,执法堂被动了,唐顺若是再不出来,恐怕迫于全院弟子的压力,执法堂必须要严惩方绍远以平息众怒。

    而方绍远想要安全,唐顺就必须要现身,一旦唐顺露出了踪迹,对方便可以迅速出击,力争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唐顺。

    逼得对方已经不得不准备兵行险招了,方绍远很是满意。

    看到方绍远竟然笑了,窦渊很是不解,毕竟这样一来,方绍远作为依仗的最后一张护身符可就失效了,即便是院主再怎么想在大比之时提升本院的排名,也绝对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袒护方绍远。

    现在看来,这个方绍远要么就是已经彻底绝望地失心疯,在傻笑,要么就是有绝对的把握确定即便如此,他依旧会没事儿。

    而通过这几天的相处,窦渊更倾向于后一种可能。

    因此,如今这个局面下,方绍远依旧老神在在,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有把握让唐顺现身,并亲自证明他自己是无辜的,只有这样,方绍远才会真正的摆脱目前的困境。

    于是乎,窦渊深深地看了看方绍远道:“方师弟,如今的形势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了,若是不能找到足以扭转整个局面的证据,那么就不要怪师兄无情了。”

    “你要是有的话,就别再遮遮掩掩的了,赶紧拿出来,比如知道唐顺的藏身地点,就速速告诉我们,让我们去将其拿下,也好助你脱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