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失手
    瞧着风轻云淡的方绍远,苏正只能嘿嘿一笑,正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既然这位正主都这么安定,他这个局外人又何必那么焦躁呢。

    仔细地品品茶,和方绍远聊聊天,探讨一下修炼心得,时间刷的一下就过去了。

    忽然,方绍远神情微微一动,端着的茶杯瞬间凝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常态,而这一幕自然被一直盯着他看的苏正察觉了。

    “苏师兄,看来咱们的悠闲时间就要结束了!所以乘现在再多喝两杯!”说着,方绍远不容苏正所言,就再给苏正倒上一杯。

    苏正见状,知道方绍远应该有什么秘密渠道让他可以及时知道外界的情况,而刚才那个凝滞的动作,恐怕就是他得知了外界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化。

    只可惜,这位方师弟的嘴巴太严,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而且他也知道问了也是白问,方绍远根本不会跟他说的。

    所以,他也干脆做一次闷葫芦,反正待会执法堂那边肯定有消息传来的。

    “方师弟还是这么悠闲啊!”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突然院门被打开,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方绍远和苏正抬眼看去,正是窦渊。

    “见过窦师兄!”

    “原来苏师弟也来了,看来你很关心方师弟啊!”窦渊深深地看了一眼苏正道。

    “窦师兄,这次来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啊?”方绍远邀请窦渊坐下,为其倒上一杯茶,这次淡淡地一笑道。

    窦渊抬手先喝干杯中的茶水,看了看方绍远和苏正,这才开口道:“方绍远,首先恭喜一下,你没事了!”

    方绍远显得很淡定,似乎好像早已经预料到这结果,而苏正则有些惊喜地看了看方绍远又看了看窦渊,忍不住问道:“窦师兄,当真?”

    窦渊摇摇头道:“苏师弟,这种话我怎么可能乱讲呢,那唐顺暴露了邪仙的身份,那么方师弟就算当场将其格杀都没关系,所以自然是没事儿了!”

    苏正看了看方绍远,心中越发的对于这个师弟佩服不已,果然是料事如神,就好似提前知道结果一般。

    “窦师兄,看你的样子,似乎也并不是特别高兴和满意,莫非唐顺被执事堂的人拿去了,还是说唐顺他跑了?”方绍远看着窦渊平静地问道。

    “哎!”窦渊叹了一口气道,“方师弟还真是厉害,我们确实没有抓住唐顺,当然那执事堂的人同样没有。”

    “哦是吗!”方绍远点点头道,“这唐顺我曾经和其交过手,天仙后期而已,就算有血刀相助,以公孙执事太乙真仙的修为也拿他不下嘛,莫非是乘着崔执事和公孙执事相争的时候跑掉的?”

    看了看方绍远,窦渊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疑惑之色,他总觉得方绍远有些淡定的过头,而且有一种未卜先知的样子,但是这一次,方绍远的表现又有些差强人意,虽然猜中一点,但是却没有猜全。

    “方师弟有所不知,公孙执事自然知道大局为重,在没有制服唐顺之前根本就不可能和崔执事起争执的!”

    “问题是在唐顺身上,你所说修为不过先天后期的唐顺竟然爆发出了太乙真仙境的修为,手持血刀居然和公孙执事还有崔执事两人打得难解难分。”

    说到这里,窦渊眼神之中还流露出一丝惊恐之色:“若仅仅如此就罢了,那把血刀真的就如同方师弟所言那般,邪门得很,散发出无穷的血气,不但可以吸收精血还能吸纳元神,我们这些天仙境的弟子反倒是成了那唐顺力量的源泉,所以为了照顾我们,两位执事不得不引开唐顺!”

    “这么说,两位执事还在和唐顺斗着?”苏正这个时候突然插嘴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想没了我们的掣肘,想来以两位执事之能应该可以拿下唐顺!”窦渊说这个话的时候,显得不是那么自信,显然唐顺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实在是有些令他担忧,底气不足。

    “不用说了,唐顺本执事没有抓住!”突然一声闷雷般的声音传来过来。

    “啊,弟子见过公孙执事!”三人顺着声音看去,顿时一惊,全都站了起来纷纷行礼道。

    此时,公孙执事脸色不是很好看,一身气息显得有些杂乱,显然经历了一场大战。

    一脸晦气的公孙执事一下子坐了下来,也不客气,给自己到了一杯茶,连喝三杯,这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执事大人,以您的修为难道也拿不下那唐顺吗?”窦渊第一个没忍住直接问道。

    “哼,那唐顺虽然仗着血刀之力实力不可小觑,但是本执事和崔成联手没了你们在一旁掣肘,想要拿下他也是时间的问题!”

    “但是,却不曾想竟然冒出来一个神秘人来,修为了得,与唐顺联手将我们逼退,还真是应了一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说着,公孙执事颇为懊恼地重重地将手中的杯子按在了石桌上。

    方绍远等三人左右对视一番之后,发现相互之间脸上都露出一丝惊诧之色,方绍远开口道:“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那神秘人的修为肯定不亚于公孙执事,不知道公孙执事可能确定有嫌疑之人?”

    “暂时没有,不过已经吩咐下去了,看看这段时间到底有什么人不在各自的地方待着。”公孙执事面露一丝杀意。

    不过,轮谁遇到眼看到时候的鸭子飞了,都会十分的不爽,更何况公孙执事对于唐顺是志在必得,如今就这么被人截胡了,他心中的怒意绝对到了极点。

    “公孙执事,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这半路杀出的神秘人根本不是本院的呢!”方绍远冷静地说道。

    “不错,你说的很对,看来我还得赶紧再去布置一下!”公孙执事顿时脸色一惊,一下子站了起来,然后一个转身就匆匆离去。

    窦渊看了看方绍远和苏正,一脸正色道:“方师弟,既然你没事儿,那就可以离开执法堂了,我还要去帮助公孙执事,就不送你们了!”

    看着快步追上公孙执事的窦渊,方绍远摇了摇头,随后对着苏正道:“苏师兄,咱们走吧,这执法堂再好,终究不是咱们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