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灰衣男子
    ,更新快,,免费读!

    出了执法堂的院门,方绍远回身看了看,嘴角上露出一丝笑意,随后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走去。?  ?

    “方师弟,我怎么觉得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处处透露着诡异啊,你唐顺竟然连你都没打得过,为何会突然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竟然连公孙执事和崔执事联手都拿不下他,竟然还被他给跑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最关键的是,这件事我怎么看都像是有人刻意在针对你,尤其是最后的时候,跑出来的所谓的神秘人,他帮助苏正逃跑绝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说不定这两人就是同伙呢!”

    苏正闷了一路,终于忍不住看向方绍远说道。

    方绍远则内心不禁感到好笑,这是自然了,一开始与他对战的乃是真正的唐顺,而后则是被鸠占鹊巢的神秘分神操控,如今这个大展神威的唐顺身体里其实乃是寒螭老祖这个上古老古董。

    以寒螭老祖的实力,虽然驾驭唐顺的身体挥不出最强的实力,不过对付两个太乙真仙还是不在话下的。

    不过苏正的感觉还是很准确的,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有人暗中在操控,甚至不惜拿出一把厉害的巫宝。

    当然,这其中的缘由方绍远是不会随便说的,所以他只能嘴角一扬,看了看苏正道:“苏师兄,你说的没错,这件事确实有些诡异,那唐顺一开始确实和我算是正常较量,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变得厉害很多,而且残酷冷漠,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

    “如今,居然实力又强了很多,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若是当初他拿出现在实力的话,恐怕我早就在这三界消失了!”

    苏正点点头道:“是啊,不但如此,这件事还牵扯到了不少人,甚至连院主他老人家都在不知不觉之中被人算计了!”

    说到这里,苏正的脸色也肃穆起来:“方师弟,从目前看来,设计这个局的人势力不小,不过我记得你来我们五雷院不过是十多年罢了,平日里你也是深居简出,很少露面,照理不应该得罪什么人的,那么到底是谁想要对付你呢,而且还搞出这么多事情来!”

    此时,方绍远看着苏正的双眼,他知道苏正心中已经起了疑心了,不过这件事就连他自己也是隔雾看花,一片朦胧,只是在猜测应该是和巫族有关,但是具体是什么针对他,他到现在也仅仅是有几个怀疑的对象。

    所以,方绍远摇摇头道:“苏师兄,你也说我深居简出,自然不可能有谁会针对我了,不过经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有个想法!”

    “哦,什么想法,说出来不妨咱们一起参详一下!”苏正顿时双目一亮道。

    方绍远则点点头道:“苏师兄,说起来,我真正在雷城之中得罪的人倒是有一个人,这个人你也认识!”

    “你是说裴季!”苏正顿时叫道。

    方绍远一拍手,立马接口道:“正是裴季!或许是上次师弟我展现来的实力令他有了警惕心吧!”

    看到苏正脸上露出将信将疑的神色,方绍远接着说道:“裴季乃是仙都雷火院院主的侄子,完全有能力将势力渗透到咱们院来。”

    “先,在咱们院小比的时候,以往都不曾出现的太一内院长老会突然冒出来,还拉着咱们庄院主说话,这也太巧合了,偏偏就是那个时候,唐顺和我遇见了,我们打斗的时候院主正和太一内院长老说话,无暇顾及我们,待那唐顺张口认输之际,庄院主也正好送走那位长老,时间上实在巧合的很。”

    “能够请动太一内院长老,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做到,而裴季的叔叔恰好是仙都雷火院的院主,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见苏正开始忍不住点头了,方绍远心中一笑:“苏师兄,你求到庄院主那里,想要劝说庄院主以本院荣誉高于一切来说服庄院主出面将我捞出来,但是偏偏这个时候,裴院主竟然跑来和庄院主见面下棋,你说平日里两个尿不到一个壶里的人什么时候关系好到下棋聊天的地步了!”

    “很显然,这是裴院主不愿意看到我继续参加五院大比,担心我到时候会威胁到裴季的地位!”

    听到这里,苏正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方师弟,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若真是这样的话,恐怕你这仇是没法报了,即便是咱们院主大人也不愿意为此和裴院主翻脸!”

    点点头,方绍远一脸无奈地说道:“是啊,这一点我也是很清楚,不过虽然我无法奈何裴院主,但是他的侄子裴季,在大比之中的时候我肯定会好好的和他切磋切磋的!”

    看着方绍远诡异的脸色,苏正不禁脸皮子微微一颤,虽然他和裴季关系不好,但是此时心中也是不由为裴季暗中祈祷,想不要被自己这位方绍远弄得很惨。

    见苏正似乎接受了自己的解释,方绍远便不再说什么了,这裴季就算不是主谋,也绝对参与了其中,这一点方绍远坚信不疑,如今讲这话说给苏正听,其实就是为了讲话传给庄院主,想来庄院主虽然不会为此就和裴东来翻脸,但是找他理论理论还是可以的,起码可以给裴东来制造点麻烦。

    果然,苏正将方绍远送回住处之后便找了一个借口离去了,方绍远知道苏正必然去找庄步凡了。

    又等了一会儿,方绍远这才行色匆匆的离开了院子。

    “好了,这里已经没有外人了,还请阁下说出自己的身份吧!”一个身着灰色衣服的男子冷声对着唐顺说道。

    唐顺则一脸不屑地看了看那人:“在让别人说出名字的时候,你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自我介绍一下啊!”

    那人顿时脸上怒容一闪,随后双目微眯道:“既然阁下不愿意说出身份来,那也没关系,只是还是请阁下将困于此身体之中的一具分神释放出来,在下感激不尽!”

    “哦,你说的是那个没用的家伙啊,好啊,没问题!”唐顺很轻松地说道。

    那灰衣男子顿时脸上一喜,谁知道唐顺竟然话锋一转道:“不过,正所谓礼尚往来,我放了那股分神,你们那什么来换呢!总不能让我空手而回吧!”

    “你!”灰衣男子顿时语气一滞,双目之中杀意顿显。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