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其实,方绍远和南极长生大帝见面的时间很短暂,总共不过几句话。

    “你的表现不错,本帝很满意!”

    “那个巫族交给本帝处理,可以叫你那位同伴离开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南极长生大帝深深地看了一眼方绍远,那一眼令方绍远的心神不禁一颤,好似浑身的秘密全都被其看穿了。

    好在那一眼转瞬就显得极为平常,令方绍远总算是撑了过来,不过身子依旧还有些打飘。

    “恩,对了,本帝见你修炼了五雷正法,倒也是有毅力的很,不过在五雷院之中你怕是很难获得全部的五雷正法,所以这次五院大比你要抓机机会,争取进入太一内院!”

    临了,南极长生大帝还丢下一句话:“本帝很看好你!莫让本帝失望!”

    目送大帝消失的身影,方绍远木楞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不禁有些失望地嘀咕了一句:“还大帝呢,也忒小气了,直接送我全本的五雷正法到好啊!”

    随即,方绍远顿时想起来寒螭老祖还藏在唐顺体内,刚刚南极长生大帝可是提醒了,让他赶紧撤离。

    也亏得寒螭老祖反应很快,没有半点犹豫就撤离了,否则真要是被南极长生大帝截住了,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而当寒螭老祖从小幽口中得知方绍远竟然发呆差点延误了他的撤离时间,顿时从和小幽的口角战中脱离开了,对着方绍远就是一通狂轰滥炸,方绍远满脸苦笑,心道这女人的报复来的真快,不就是阻止了他们之间的口水战嘛,至于嘛。

    如今有南极长生大帝出手,那大罗金仙级别的巫族是在劫难逃了,不过方绍远也不用想再从他的分神上得到任何消息了,尤其是当初的神秘人到底是谁,恐怕暂时是无法知道了。

    当然,方绍远不会真的就认为南极长生大帝极为小气,一点甜头都不给他,单单指了一条道而已。

    像南极长生大帝这样的三界大能,他们的每一个举动每个言辞都是大有深意的,现在不理解,恐怕只是没有猜透罢了,或者时候未到,事态还没有显露。

    所以,既然就连大帝都建议他前往太一内院,那么方绍远还就真的下定决心去这号称六院之首的太一内院了。

    一直到回到住处,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若非知道大帝出手了,方绍远还真的以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呢。

    尽管没有丝毫动静,但是方绍远更加感觉到混元境和大罗金仙之间的差距,否则一切不会那么平静的。

    “咦,方师弟,在想什么呢?”苏正回来了,脸疑惑地看着方绍远问道。

    “哈哈,苏师兄回来了,我在想在大比之时如何给那裴季一个狠狠地教训,到底先打他左脸呢,还是先踢他屁股,正想着入神呢,你就回来了!”方绍远嘻嘻一笑道。

    苏正看着嬉皮笑脸的方绍远,不禁摇摇头道:“方师弟,你又调皮了!”

    看着似乎有些心神不宁的苏正,方绍远收起笑容道:“苏师兄,你不是去见院主了吗,有什么消息吗?”

    苏正摇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低头看着地面,这次有些意兴阑珊地回道:“方师弟,能有什么结果,我将之前的猜测说出来之后,院主竟然无动于衷,仅仅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将我打发走了!”

    “院主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以前对于本院弟子一向是极为维护的,即便这次没有直接证据,但是起码他也应该有所表示一下,哪怕骂两声也好啊!”

    “莫非院主怕了那裴东来,或者他和裴东来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苏正说着,脸顿时一变。

    方绍远到是有些想明白庄院主为何这么做了,恐怕是南极长生大帝知会过了,否则就如同苏正所言,最不济也应该骂上两声才是。

    当然,这些也仅仅是方绍远的猜测而已,至于是不是真相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件事随着大帝的出手已经告一段落了。

    于是方绍远不由出言安慰道:“苏师兄,如今师弟我也没事儿了,就无需再多介怀了,至于院主这么做,应该也有院主自己的考虑,毕竟这涉及到上层的斗争,不是咱们这些外院弟子可以操心的!”

    看着神依旧不振的苏正,方绍远只能接续说道:“苏师兄,别多想了,就好比我之前那样,咱们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在大比之中狠狠地教训一下裴季,裴东来咱们暂时没能力奈何他,那就只能讲满腔的怒火宣泄到他侄子裴季身上了!”

    “无论是你还是我,只要咱们遇见那裴季,就狠狠地揍他一顿,打他个生不能自理!”

    “对,狠狠地揍他!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苏正也跟着附和道,说道最后,他自己也不由笑了起来。

    “砰!”的一声,一个身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赫然是五雷院外院执事崔成崔执事,不过此时崔成没有半点在外院时候的威严,一脸恐惧地顾不上疼痛,立马连滚带爬地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努力站了起来。

    “没找到!这就是你给本尊的答复?”神秘人语气极为严厉地说道,“唐顺,你没能力给本尊抓回来,如今就连本尊的护法你也跟丢了,那本尊还要你做什么!”

    崔成一听这话,顿时抖似筛糠,膝盖一软,脸苍白,汗水不断地流下来。

    “恩,怎么不说话了,莫非以为不说话,本尊就奈何不了你嘛!”神秘人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崔成,令崔成终于忍不住啪的一下就跪到了地上。

    “还请主上饶命,饶命啊!”崔成磕头如捣葱,发出砰砰的响声,不带一丝折扣。

    半晌之后,在崔成等得心都要死的时候,神秘人终于发话了:“好了,你且站起来回话!”

    一听这话,崔成顿时如蒙大赦,想要站起来,却发觉自己浑身的气力就好似消耗殆尽一般,浑身疲软,半天才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

    “嗯?”

    听音就知道自己的主上不满了,崔成赶紧解释道:“主上,不是属下不尽心,实在是护法他在带着唐顺离开之后没过一会儿就和属下失去联系了,属下怀疑。。。。。。”

    “怀疑什么,吞吞吐吐地赶紧说!”神秘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是是是,属下这就说!属下怀疑护法他已经遭到埋伏,或者被擒,或者重伤逃离之后无法前来和主上汇合,或者就已经,呃,已经遇伏身亡了!”

    说完,崔成顿时噤若寒蝉,只能无奈地等候主上的判决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