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战裴季(四)
    一阵风吹过,裴季那无双的仙体居然感觉到一阵阴冷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这让他原本就不好的脸色显得更加的阴沉。

    方绍远的话无疑是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测,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到现在为止,裴季依旧没有察觉到体内到底哪里有什么不妥之处

    找不到这样的地方,自然也就无从谈及如何解决了。

    裴季越发的感觉苦涩,他实在是无法想象方绍远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做到了这一点。

    不过在那一瞬间,裴季原本微微低垂的头骤然太了起来,他看向方绍远的眼神之中霎时间坚定起来。

    “我不知道你到底从哪里了解乐一些关于我的传闻,不过这没关系,你没有任何的证据,你的怀疑都是无妄的猜测。”

    顿了顿,裴季眼神之中神光湛湛,好似利剑一般直穿方绍远:“还有就是,最关键的是我的强大不是你可以估量的,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会烟消云散!”

    随着每一个字的念出,裴季身上的气息就旺盛一份,就好似夏日初升的太阳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散发出强烈的光芒。

    不过,方绍远面对这种情况,竟然依旧表现的极为淡定,他根本毫不在意裴季的变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没有半点出手的迹象。

    当裴季所说的随后一个话音落下之际,他整个人就如正午时分的太阳,散发出最为耀眼的光芒和炙热。

    此时,裴季的双目之中可以看到一丝淡淡的血色,他的周身的气血笔直的就好似山峰一般直冲云霄。

    这才是令所有五院外院弟子敬畏的裴季,这才是那个战力无双的裴季。

    只是,尽管裴季展现了出自己最强的一面,却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方绍远那平静的脸庞之际,那股寒意却更深了。

    “方绍远,你成功的激怒我了,既然如此,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裴季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在这个关头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就好似给人一种色厉内荏的感觉,起码他自己就是这样想的。

    果然,方绍远笑了,嘴角轻轻一扬,他并没有看向裴季,反而将目光投向了那堆依旧在燃烧的雷火,以及那在雷火中仍然静静带着身影。

    裴季发现自己竟然也会不由自主地想要朝着那堆雷火看去,于是强忍住这种**,死死地将眼睛盯着方绍远。

    可惜,目光不朝着那里,他的心中却控制不住地记起了那团雷火以及待在雷火之中的身影。

    爆喝一声,裴季居然一路奔跑着朝着方绍远袭来,速度看上去并不是很快,但是他每向前踏出一步,整个广场的地面竟然都会震三震,这种巨大的力量简直让人心惊。

    方绍远此时依旧看着那团雷火,那道身影,就好似没看见他的对手裴季正一步一步地朝着自己以一种不紧不慢地速度冲来。

    五步之后,地面已经在裴季的踩踏下出现了裂纹,发出咔嚓声,广场的震动越发的强烈了,但是裴季的脚步依旧很沉稳,而方绍远站在那里也是纹丝不动,似乎一点都没有收到震动的影响。

    当裴季终于距离方绍远不过三步之遥的时候,方绍远竟然还是保持这种姿态,似乎根本不把裴季放在眼中,反倒是对于那团怎么也不熄灭的雷火和在雷火中怎么都没有一点反应的人影感到无比的兴趣。

    裴季的一身绝强的气势好似海面上数丈高的海浪一般扑面而来,那猎猎的狂气吹动吹动了方绍远的衣裳,吹乱了方绍远的头发,但是丝毫吹不动方绍远的身形。

    就在裴季即将撞上方绍远的时候,方绍远才好似察觉到一般,竟然缓缓地调转了头颅面向裴季,只是就在他目光注视过来的时候,裴季竟然在这刹那间消失了。

    一道虚幻的身影夹杂着无比强大的气势轰然撞上了方绍远的身体,那猛烈的气息令方绍远的双眼忍不住微微闭上,那狂暴的飓风甚至令方绍远在那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被这虚影撞上的方绍远竟然噔噔噔地接连后退了三步,每一步都踩碎了脚下的大地,三步之后伴随着三身爆裂之音,地面不断地传来咔嚓声,以方绍远为中心的方远十米之内的地面硬生生地下沉了一尺。

    一道虚影就有如此威势,可见裴季本尊蕴含了多么强大的力量,都说裴季曾经和太乙真仙相抗衡,现在看来这个传闻一点都不假。

    只是撞上方绍远的不过是裴季的虚影,那么裴季的本尊上哪里去了呢。

    轰的一声,远处那团雷火突然爆发出一股冲天的威势,这股威势包括了裴季的无穷血气以及一道无边锐意的剑意。

    方绍远站稳身形,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是他却笑了,很满足的笑了,随着剑意和血气的碰撞,一股宛若寒秋的肃杀之意好似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扩散开来。

    轻轻一挥手,一道寒光乍现,随即方绍远的手中多出了一件东西,正是破神幽冥剑。

    而裴季的身形也轰然落地,就好似一座大山坠落一般,整个大地不停的抖动着。

    不过,裴季此时的状态并不是很好,虽然他身上依旧气势逼人,浑身上下看不出什么伤痕,但是可以感觉得出来他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脸色有些难看。

    “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那一掌你是故意不发力,就是为了给我带来疑惑,迷惑我的心神,是不是?”裴季突然发问道。

    方绍远轻轻一弹手中的长剑,顿时激起一声剑鸣,尖锐而洪亮,环绕着四周久久不曾散去。

    “是或不是又能怎样呢,如果现在我说那一掌我确实动了手脚,你现在还信吗?”方绍远低头看着手中的剑,随口问道。

    信或者不信,裴季沉默了,他发现即便到了现在,他依旧无法确认方绍远当初那一掌到底有没有什么诡异之处。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确定我当初明明以六味真火击中你了,并且还加上了紫极天雷,但是你偏偏脱离了,还将这把剑留在那里化作你的身形,甚至还将这雷火始终保存着!”沉寂了一会之后,裴季沙哑着声音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