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战裴季(五)
    面对裴季的疑问,方绍远仿佛是要故意将他憋死一般,竟然微微晃了晃脑袋,随后淡淡一笑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如今的裴季似乎也已经学乖了,知道这是方绍远故意乱他心神的说辞,所以脸上竟然好似一潭死水一般波澜不惊。

    “方。。。。。。”裴季刚要在说话,突然神色一变,身形一退,叮的一声,他原本战力的脚下顿时出现一道尺深的小洞。

    随即,裴季便发现自己面前已经传了上百道的剑气,这些剑气每一道都蕴含了令人生畏的气息,那种寒意甚至可以隐隐刺痛灵魂。

    裴季的左右手环抱,十指之间突然闪耀起火光和雷光,双手轻轻向两侧一拉,顿时雷光和火光完美的交融在一起,瞬间在裴季面前形成了一道耀眼的光墙。

    突突突,整面由火和雷组成的光墙瞬间就好似一面被筛子一般千穿百孔,而裴季自然不会待在光墙之后,此时他早已经消失了。

    方绍远突然向后一舞长剑,顿时剑身剧烈的颤抖,一把刀出现在了剑身上,握着这把刀的手修长而有力,正是裴季。

    此时的裴季浑身上下散发出暴虐的气息,他的周身竟然出现了血红色,就好似沉浸在一片血河之中。

    不过间虽然在颤抖,但是握着剑柄的手却很稳,方绍远以破神幽冥剑挡住了裴季的致命一击。

    裴季虽然早已经清楚方绍远手中的那把剑绝非凡品,但是他从不认为那把剑可以挡得住自己的刀,他的刀乃是上古所传的强大宝物,最突出的特点就是重和硬。

    如山一般重,如星核一般硬,裴季从来就没有在世人面前展示过这把刀,所以无人知道裴季其实最擅长的乃是刀道。

    若非今日的居民有些不受控制,甚至令他内心极度不安,裴季是绝对不会施展这把刀的,因为他担心这把刀会泄露出什么来。

    但是此时此刻,当他不得不祭出这把刀之后,却诧异的发现自己这把又重又硬的刀居然被一把剑挡住了。

    不但被挡住了,而且看得出来这把剑并没有说丝毫的损伤,而且握着这把剑的主人竟然也有那种强大的力量承受得住这把刀的重量。

    方绍远轻轻一笑,右手握着剑柄,左手却一捏剑诀,顿时一道凌厉的剑气直奔裴季而去。

    若是以往,裴季绝对不会退缩,他有信心以自身的身体硬挡下这道剑气,但是今天不一样,首先他的对手很强,强大到令裴季也不得不正视,其次裴季的心已经乱了,他的道心不再和从前一样坚定有力,他的道心因为方绍远突如其来的一招而出现了裂痕。

    所以裴季收刀后撤,瞬间便完成了,只是当他准备重新发动进攻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他的眼前竟然死死地吊着一个人。

    方绍远,居然跟得上他那快若闪电的速度,大惊之下裴季下意识的便朝着方绍远再次劈出一刀。

    都说恐惧之下人能够爆发出平日里无法爆发的力量,裴季这一刀同样如此,居然一瞬间将他的精气神全都融入到了这一刀之中。

    这无声无息的一刀,凝聚了裴季全部的精气神,就连方绍远见了也不由眉头一皱,不过方绍远没有退,他知道这个时候若是退了,那么裴季必然乘势而上。

    像裴季这样的家伙,道心是无比坚韧的,方绍远费尽心思在他的道心上留下那么一道痕迹,自然不愿意裴季因为自己的后退而重拾信心。

    因为方绍远知道,像裴季这样的人,一旦给他抓住机会掌握了局面的主动性,那怕是简短地瞬间也会瞬间变得极为可怕。

    虽然方绍远不不见得就会怕了裴季,但是他从进入这里以来的目的就不是单纯为了击败裴季,所以他必须要保持住对于裴季的压制。

    故而,面对这一刀,方绍远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一抹手中的长剑,剑身轻轻震颤,发出了悠长的剑鸣。

    当,剑与刀的碰撞,发出了如同数十丈高的巨浪拍打岩石的巨大声音,无论是方绍远还是裴季在这一瞬间也身子微微一颤,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道闷哼声。

    这一道不愧是裴季所斩出的最强一刀,方绍远感觉到自己的握剑的手居然在那一瞬间失去了知觉,甚至这种麻木的感觉真在沿着手臂朝着全身蔓延开去。

    但是,方绍远没有丝毫的紧张,反倒是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因为他终究挡下这一刀,而裴季想必也不会被他好的哪里去。

    果然,刀剑就这么死死地相互抵触这,方绍远嘴角的笑意和裴季严肃的脸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轰的一声,方绍远的身形终于在这两股巨力的作用下不断地后退,而裴季也是如此。

    两人此时皆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形,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竭力的运转法力想要抢先在对手之下停下后撤的脚步。

    或许是因为裴季乃是先出招的,方绍远是招架的,所以当两人终于停住向后滑行的脚步时,却是裴季率先止步,随后一舞手中的刀哗的一下冲向了方绍远。

    方绍远其实也就仅仅比裴季慢了那么弹指的功夫,但是向他们这样的级别的对战,慢了弹指的功夫或许就是胜负的瞬间。

    裴季那在进入受了方绍远轻轻的一掌之后便再也没有笑容的脸此时却露出一丝灿烂的笑意,那是一种胜利的喜悦,是一种苦尽甘来的兴奋,更是一种春暖花开的激动。

    方绍远则不然,他的脸上原本一直挂着的淡淡笑意在那瞬间没了,虽然没有苦涩的意味,但是他那稍显凝重的脸上却说明了一切。

    面对裴季其实更加高昂的一刀,方绍远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唯有继续挡下去,那么明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也必须要继续下去。

    当,又是一声刀剑的爆鸣声,同样是两道身形暴退,但是这一次裴季更是比方绍远早了整整一步就停住了身形。

    于是乎,裴季的心中更加的激荡,气势更是再进一步,那前进的步伐更加的坚定有力,那种强大的心念似乎又重回到了裴季的身上。

    反观方绍远,此时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丝苦涩之意,似乎实在是为他费尽心机却还是棋差半招而感到懊恼和不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