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战裴季(七)
    裴季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觉得自己这次才是真正的杀伐果断,当面对不利形势的时候,当机立断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他终究还是赢了。

    不过,方绍远却根本毫不在意,他也笑了,虽然笑容依旧很淡,但是那笑意却很盛,就好似春花绽放一般。

    裴季看到这个令他生厌的笑容,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丝烦躁,但却又无法将其驱除。

    突然,裴季脸上的神色由得意变成了诧异,随即脸色沉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即便是他当机立断说出来了“我认输”三个字,却依旧没有能够离开这出比试场所。

    “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

    裴季的脸色显得有些灰白,随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竟然不顾一切地释放出自己的全部力量,整个广场就好似地龙翻身一般,瞬间被破坏殆尽,无数碎石齐帅刷地飞向了天空,原本气势恢宏的广场瞬间变成了一片废墟。

    “我认输!”裴季以充沛的中气发出了滚滚雷音,但是他依旧还是身处在这片广场之中,这片废墟之中。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裴季状若疯狂,刚才那一击耗尽了他的力量,但是他依旧没有如愿,故而不甘,故而需要发泄。

    按照他的想法,或许是方绍远使出了某样手段遮蔽此处的声音,但是他不怕,一般而言这种手段无非是一种禁法。

    想要施展禁法就必须要依托当时的环境,而这里就是一片巨大的广场,只需要将广场像犁地一般翻一遍,这禁法失去了根据也就不攻自破。

    事情做了,但是却没有丝毫成果,为了以防万一,裴季还施展了雷音术,但是却依旧没有见到成效。

    “为什么?”方绍远终于发出了一丝冷笑,他静静地看着仍然很愤怒和不甘心的裴季,轻声说道,“因为这本就是针对你设的一个局!”

    “一个局?”裴季的赤红的双目在瞬间变得冰冷,他快速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可能,这是五院大比,谁敢配合你设局害我!”

    “即便是外面的掌握这个洞天法宝的人也不敢这么做,更何况你又是什么人,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外院弟子罢了,在这里你又能够指使的了谁!”

    裴季仿佛是为了加重自己的说辞更加可靠,甚至还重重的挥舞了一下手臂。

    “呵呵,有道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你到现在都不能出去呢!”方绍远轻笑一声,他的话就好似一根针一般将裴季的吹出的泡泡啪的一下戳破了。

    裴季脸色一滞,随后陷入了沉默之中,不过没一会儿功夫,又抬起了头,一脸坚定的说道:“就算你和他勾结起来,又能怎样,你敢杀我嘛!”

    “还是那句话,这里可是五院大比,可以打伤甚至重伤,但是不能打死,我死了,你的下场唯有一个,难道你愿意和我陪葬嘛!”

    越说,裴季越觉得得意,他越发的觉得自己说得在理,于情于理方绍远都不敢上杀了自己,所以现在他最多就是受点皮肉之苦,只要活着出去了,他迟早可以将这一切讨还回来。

    “哎!”方绍远一身轻轻的叹息将裴季从自己的喜悦之中拉了出来。

    看着裴季一脸警惕的模样,方绍远摇摇头道:“裴季,你说得对,这是五院大比,我不敢杀你,但是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在前面几关都是设置在外界,唯有第三关却偏偏要放在这样一处洞天法宝之中?”

    裴季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就好似肃杀的秋风扫过一般,显得有些严肃。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裴季不是没有想过,但是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出奇之处,毕竟比试的规则乃是太一内院定的,更何况就像他所说的那样,这是五院大比,是太一内院招人的比试,是公开公平公正的,没有人敢在这种比试之中动手脚。

    甚至就连他的叔叔裴东来,身为仙都火雷院的院主也不敢,所以他并没有在意。

    “不可能,这不可能,这是五院大比,谁敢怎么做,难道就不怕大帝的惩罚嘛!”裴季有些狂躁的怒吼道。

    方绍远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裴季,他知道自己有的是时间,他不担心裴季跑了,因为他对寒螭老祖很有信心。

    裴季慢慢的冷静下来,他看着方绍远,看着那张平静地有些过分的脸,心头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渐渐升起了一丝绝望之意。

    使得,冷静下来的裴季已经想到了一种可能,顿时激起了一声冷汗,他的脸色也随之而变得惨白一片。

    “是大帝吗?”裴季嘴皮子不断地抖动着,最终嗫嗫嚅嚅地开口道。

    “还算不笨!”方绍远的口中的回答无情地击溃了裴季心中最后的防线。

    双腿一软,裴季原本还一直凝聚的气势瞬间好似被吹破的牛皮球一般噗的一下就缩了。

    噔噔噔,裴季接连后退数步,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以及绝望之色,无神的双眼失去了焦距,就好似被人抽取了精气神一般。

    在雷城之中,能够被称之为大帝的唯有一人,南极长生大帝,身为天庭的四御,混元境的强者,他在三界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在雷城之中更是一言九鼎的第一人。

    有了南极长生大帝的支持,裴季不得不心生绝望,因为大帝就是雷城的天,就是雷城的地,他的一举一动就可以天翻地覆。

    “不对,若是大帝要对付我,无需这么费事,更何谈借有你之手呢!”裴季的原本苍白一片的脸上顿时涌起了一丝血色,他好似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双目之中露出了一丝希望之色。

    “你知道嘛,我在这次之前曾经见过一次大帝,你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吗!”方绍远突然目光飘摇起来,好似在回忆着什么。

    裴季没有说话,他死死地握紧手中的道,就这么看着方绍远。

    “就在我前往擒拿唐顺的半道上,大帝就这么出现了,他一出手不但拿下了唐顺还顺道解决一个人,那个人有大罗金仙的修为,我猜测他的分神就在唐顺身上,我原本想拿下唐顺,顺便得到那人的分神,因为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他!”

    “但是,既然大帝出手了,我的想法自然是落空了,不过没关系,因为还有你在,只要拿下了你,我的问题就有了着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