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战裴季(八)
    “还有,你说的没错,大帝做事确实不需要假借他人之手,但是能够逼出你们当中暗藏的大罗金仙级别的成员,我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所以我向大帝提出了小小的请求,大帝自然不会不同意的!”方绍远嘿嘿一笑道。

    不待裴季说话,方绍远接着开口道:“也许你依旧不相信我所言之事,但是我可以再说一件事情,为何我会这么巧和你对上了,为什么我师兄会轮空,这些你想过没有,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巧合,若是真的有的话,那就是人为的!”

    方绍远的话顿时令裴季一个激灵,就好似寒冬的夜雨落在身上,冻澈心扉。

    裴季再怎么自负,再怎么自傲,也绝对不会觉得在大帝插手的情况下自己还有任何的胜算,今日之败,与其说是输给了方绍远,倒不如说是他败给了大帝。

    “好吧,那么你到底想怎么样,将我抓住之后交给大帝吗?”裴季突然抬眼看向方绍远,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挑衅之色,“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叔叔是谁吗!”

    “不错,你是为了大帝而抓住了我,我叔叔自然不会说什么,但是背地里他会做出些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难道你就不怕嘛!”

    方绍远神色微微一动,随后朗声道:“裴季,莫非你忘了我也不是一个人,当初是谁送我进来五雷院的,莫非你真的觉得凭我我一个下界小小的阴神可以结交到这样的益算星君这样的大人物!”

    “自然是因为我从下界开始就做了很多事情,得到了上头的关注,甚至引起了大帝的关注,所以我相信裴院主不会也不敢对我做什么的!”

    “再说了,你体内的那滴血,还有你参与的那些事情不知道裴院主他清楚吗,若是他知道了的话,你觉得他会怎么做!”方绍远顿了顿,最后双目微眯露出一丝寒光,“我觉得裴院主说不定就会大义灭亲呢,你说呢!”

    裴季顿时神色一变,他看向方绍远厉声道:“你到底是谁,你到底知道了什么,知道了多少!”

    方绍远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就好似天边的白云随着清风来回飘荡,又好似平静地海面上飞翔的海鸥一片宁静。

    “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所以才想要从你那里知道点!不过起码我知道这两点,巫族,翻天!”

    这四个字一出,裴季的脸色顿时一片铁青,巫族也就罢了,毕竟只是上古的时期的种族,虽然曾经掌管了大地,但是终究是过去时,即便他真的和巫族有什么瓜葛,也很好解释。

    但是翻天就不一样了,那是一个秘密组织,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光听名字就知道这个组织的目的是干什么。

    一个秘密的,地下的组织,如今竟然暴露出了名字,那就是一个很不好的兆头,尤其是方绍远当着他的面说出来,这就更加的说明方绍远已经肯定了他的身份。

    “难道你就不知道有时候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吗!”裴季发现自己面临身份被戳破的危险时,竟然瞬间镇定下来。

    “死?不不不,其实既然你看似是找苏正的麻烦,实则就是来找我的,想来你应该是接到了翻天传来的消息,那么你一定就知道我的过去!”

    说着,方绍远的脸上露出一丝缅怀之色:“从我踏入修行界之后,我就和巫族扯上了关联,破风山的胎石,古墓中的狩炎还有到了天庭之后遇到的一些人,当然也包括你以及血泽之中对我出手的那个人,你们要么是巫族,那么就是被巫族附身!”

    “其实,你们想干什么我根本不想知道,也不想和你们有任何冲突,但是偏偏你们却主动找上门来,胎石利用我,狩炎也逼问出手,本以为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但是到了天庭,我才发现自己相差了,原来竟然有一个叫做翻天的组织盯上了我,就是因为我之前做的事情!”

    “所以呢,为了自保,我必须要做些什么,必然说对翻天多加了解,不然一头雾水如何自保,而来单凭我一个人自然也无法保护住自己,所以我必须要有靠山。”

    “大帝就很何时,四御之一,对于翻天也很感兴趣,所以我就答应了益算星君的邀请加入了神霄玉府,加入了五雷院!”

    “你看,我已加入五雷院,你就找上门来了,你说若是你是我的话,你会怎么做?”方绍远突然反问道。

    “自然是打死再说!”裴季咬牙切齿道。

    方绍远一拍手叫道:“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反正已经和你们这个组织对上了,那么既然如此,谁想来对付我,我自然不会留情!”

    “所以,你现在想要杀我是吗!”裴季的声音突然显得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感觉到解脱。

    “不,正如你所说的,你是裴院主的侄子,杀了你对我没有什么好处,或许现在因为大帝的缘故裴院主不敢动手,但是时间久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裴季脸上露出一丝错愕之色,只是随即便恢复了一丝血色,他看向方绍远神色有些复杂,他发现自己如今越发的看不懂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了。

    方绍远微微一笑道:“我已经说了,我出手是为了自保,不是为了树敌,杀了你固然痛苦,但是却又严重的不确定后果,所以我自然不会做的!”

    “那你要怎么?”裴季不禁问道,没有人在关乎自己生死的时候还能保持那么淡定!

    “很简单,我想要的就是你体内的那滴血还有那天和你在血泽出现的那人的身份!”方绍远看着裴季一字一句地说道。

    裴季一听这话,原本脸上刚刚凝聚的一丝血色再次全都散去,他颤抖着身体,他看着方绍远,眼神之中露出一丝令人无法言语的意味。

    “怎么,你舍不得,你舍不得那给你带来力量带来荣耀和地位的那滴血嘛!我说了,依靠外力得来的力量终究是虚妄的,就如同现在的你一般,没有了那滴血,你什么都不是!”方绍远的话毫不留情地将裴季坚强的外衣彻底剥离下来。

    裴季此时却是如同方绍远所言这般,知道自己不用死,自然是很高兴,但是却又不舍那滴血,选择从来就是一个难题,这如今这道难题摆在了裴季的面前,他犹豫了,他茫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