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坑蒙拐骗
    方绍远此时看了看四周,发现秦月和邱寒还没有出来,心中清楚这两人实力相当,所以没那么快出来。

    和苏正聊了几句之后,苏正便押着方绍远坐下闭目调息,而苏正自己也同样如此,他之前之所以不这么做,是因为担心方绍远,如今方绍远赢了,他自然心无旁骛地也闭目调息了。

    “方小子,你行啊,居然就靠着坑蒙拐骗就将裴季体内的巫血给弄到手了,不错,不错!”寒螭老祖嘿嘿一笑道。

    “哪里,还是多亏了老祖你的功劳,否则我就算唬住了裴季,那滴血我也搞不到手,即便弄到手了也对其无可奈何。”方绍远笑嘻嘻地猛拍道。

    寒螭老祖捻这下巴的胡须一脸酸爽的模样。

    “哼,两个坑蒙拐骗恬不知耻的家伙,就这种事情也值得庆贺!”小幽一脸不爽的说道。

    “哎呀,小幽,你的功劳也很大,要不是你遮蔽天机,配合老祖布下幻阵,如何瞒得过何明朝!”方绍远嘿嘿一笑道。

    “哼!”小幽又哼了一声,但是没有在言语。

    其实从一开始,方绍远的打算就是吓唬裴季,南极长生大帝就算再怎么欣赏方绍远,也不可能真的对方绍远做出什么承诺,即便有也仅仅是隐喻了方绍远参加大比,赢了便可以进入太一内院,而不是需要其他的程序,仅此而已。

    当然,就这么一点对于方绍远来说也是不错的,因为太一内院选择弟子战力并不是唯一的指标,天赋潜力等等都是需要衡量的标准。

    不过,方绍远知道大帝没有给他什么法旨承诺,但是裴季他并不知道。

    为了达到唬住裴季的目的,方绍远一开场就一血泽之事乱其心神,随后借着裴季的第一次攻击,直接以破神幽冥剑代替他被团团累活包裹住。

    同时,小幽施展滔天手段制造了裴季和方绍远在不断地大战的幻象,甚至屏蔽了方绍远和裴季的声音不被外传。

    那团雷火始终不灭自然也是小幽的功劳。

    至于那轻轻的一掌方绍远其实并没有故弄玄虚,寒螭老祖以通过这一掌进入了裴季的体内。

    以寒螭老祖的实力,裴季自然不可能察觉,而他体内的那滴巫血终究只是一滴血罢了,不管里面的神魂曾经有多强,如今不过是残魂罢了,借着裴季的身体苟延残喘或者说休养生息妄图有一天可以重聚肉身。

    所以,寒螭老祖就这么悄无声息地隐藏在了裴季的体内。

    但是,单凭这些就想要击败裴季是不可能的,因为裴季体内的那滴血,尽管血里的神魂残了,不过若不能抓住机会一击击中的话,便没有第二次机会将其制住,那么到时候他必然会借助裴季之身跑了。

    所以,寒螭老祖按兵不动,而方绍远则继续以言辞扰乱裴季的心神。

    他的办法很简单,那团不灭的火,那火中始终静静待着的身影都是扰乱裴季心神的最好工具。

    当然,还包括那轻轻地一掌都被方绍远利用起来了。

    同时,方绍远还知道,自己必须要让裴季使出最强的力量,也就说需要裴季沟通那滴血,唯有这样,才能将那滴血的注意力集中的裴季的身上,才能保证寒螭老祖的成功。

    所以方绍远拼尽了全力,死死地挡住了裴季的攻势。

    果然,裴季为了取胜,或者为了摆脱他心中的疑惑,主动沟通那滴血,使出了借来的力量。

    而此时,考验方绍远的时候来了,因为这个时候裴季的最强的,但是唯有在这种情况依旧能够扛得住裴季的攻击,方才能够彻底的迷惑住裴季。

    所幸方绍远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小幽待在破神幽冥剑之中同时控制着幻阵,遮蔽这座空间,寒螭老祖去了裴季体内,准备伏击那滴血,那么还剩下的就是老金了。

    这位最为神秘的存在,每每在方绍远最为需要的时候都会发挥出最大的作用,这一次也不例外。

    裴季那之强的一击力量之大绝对超过了方绍远所能承受的范围,但是有老金的存在,那些多余的力量全都给老金吸收了。

    当然,裴季在击退方绍远的同时就直奔那团将他内心烧烤的极为难受的雷火,不过他注定失望了,因为那团火中只有一把剑,破神幽冥剑。

    而且破神幽冥剑之中还有一个三界第一剑灵小幽,所以裴季受伤了,受了伤的裴季心更加的乱了。

    结果就是,方绍远安然无恙,而裴季心中的那个刺更深了。

    但是裴季并不是一个随便认输的人,故而他必然还会继续攻击。

    只是,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裴季的最强一击都没有能够伤得了方绍远,自然气衰,所以他的第二击攻击其实根本不如第一击。

    所以第二击的时候,哪怕使出了重刀,他依旧挡不住方绍远,反而更处于下风。

    不过,方绍远要的就是让裴季的心忽上忽下,就是要彻底扰乱裴季的心,所以他又放松了,在面对裴季不如前面攻击的情况下,假意败退,就是让裴季反复的怀疑自己的判断。

    裴季的心神震荡地越厉害,那么他与那滴血之间的联系就越是不稳,那就越是难以和那滴血沟通,那么寒螭老祖就有机可乘了。

    而事实也是如此,裴季急于获胜,根本没有注意到寒螭老祖已经悄融于他的心神,正借助于他心神力量不断地屏蔽他和那滴血之间的联系。

    而后方绍远在一举将裴季击败之后,便开始了以大帝为引来震慑裴季,彻底压垮他的心神,同时寒螭老祖经过逐渐的布置已经彻底将那滴血给禁封住了,所以到了摘果子的时候了。

    事情到了这里,基本上是圆满了,但是唯一令方绍远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裴季竟然对于龙筱这个人一点都不了解,这实在是出乎方绍远的意料。

    突然,方绍远和苏正都睁开了眼,因为又有人出来了。

    “恭喜秦师妹获胜!”苏正站起身来笑着说道。

    “恭喜秦师姐!”方绍远平静地说道。

    当然秦月看见方绍远的时候,微微一愣,不过随即展颜一笑道:“恭喜方师弟了!想不到你真的打败了裴师兄!”

    “看来这次的第一名飞方师弟莫属了!”秦月的双眸微微一转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