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秦月发难
    “呃!”秦月脸上的笑意顿时一滞,随后脸色僵硬的看着何明朝,好一会儿才堪堪问出来:“为什么?”

    “我不是取得第一了吗?”

    面对秦月的质问,何明朝脸色平静,目光直视秦月,冷冷地回道:“不错,这一轮比试你确实获得了第一名,可是哪又如何,这并不能代表你就一定可以进入太一内院!”

    “更何况,你也仅仅是这一轮拿了第一,前面可是还有两轮呢,就综合成绩来看,你也未必就是并不是第一!”

    “在所说了,就算是这次大比拿到了第一,能不能进入太一内院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唯有长老们说了才算数!”

    何明朝的话就好似一把把冰冷的利剑刺入秦月的身体,令其当场几欲昏厥,毕竟任谁在满心欢喜地接受成功之际,却被告知你弄错了,都会有些承受不住的。

    随后,何明朝也不理会有些痴呆的秦月,看向方绍远,微微一笑道:“虽然已经说过了,不过我还是要再说一次,恭喜你了,方师弟,欢迎加入太一内院!”

    尽管方绍远之前已经确定了这个消息,但是如今在当着其余几人的面被告知这个消息,心中也是极为欢喜,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多谢何师兄!以后还希望何师兄能够多加关照!”

    “哈哈哈,方师弟,从今以后你我份数同门,理当相照应才是!”何明朝也是笑眯眯地应道。

    同样的说辞,一个被“你想多了”给拒绝,一个却喜迎衷心的祝愿,方绍远和秦月如今的心情就好似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苏正此时也处于震惊之中,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一脸笑意道拍着方绍远的肩膀道:“方师弟,祝贺你了,这下终于得偿所愿了!”

    “苏师兄,其实我。。。。。。”方绍远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说话间有些支支吾吾。

    苏正却爽朗地一笑道:“哈哈,方师弟,我没事儿的,你的修为你的天赋我很清楚,你能进入太一内院乃是实至名归的。”

    “不过,你放心,等我突破至太乙真仙之后,必然也会进入太一内院,到时候咱们继续还做师兄弟!”

    “对了,到时候我还是做师兄,可不会因为加入太一内院比你晚就当师弟的!”

    方绍远听苏正这么说,连忙点点头,对于苏正能够从这次失利中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也是极为高兴:“嘿嘿,苏师兄,咱们一直都是师兄弟啊!而且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师兄!”

    何明朝在一旁看着方绍远和苏正,心中对于这对师兄弟越发的欣赏了。

    “好了,比试结束了,我送你们回去吧!”何明朝笑着说道。

    “等一下!”突然一声尖锐的叫声响了起来,顿时令方绍远等三人眉头一皱。

    只见秦月蹬蹬蹬地就来到了何明朝面前,一脸怒容地用手一直方绍远对着何明朝叫道:“为什么,为什么他能够直接进入太一内院,他在我出来之前就已经出来了,而且苏正排第二,那么他也就是第三罢了,而且我敢保证三轮比试的总成绩他也绝对排不到第一。”

    “所以,连我都没有资格进入太一内院,他方绍远凭什么能够进去,这不公平!”

    “公平,你觉得什么是公平?”何明朝越发的对于秦月有些不喜。

    “理由,我想知道方绍远能够进入太一内院的理由,若是不能说出充分的理由的话,我不惜将此事告到我们花院主那里!”秦月满脸不忿的叫嚣道。

    这话一出,无论是方绍远还是苏正皆是脸色一变,就连何明朝的眉头都微微一皱。

    花院主,玉枢院的院主,大罗金仙修为,据说对于秦月极为宠爱,若是真的将此事闹到花院主那里,这件事必然闹大了。

    何明朝此时脸色已经彻底冷然下来,他先是对着方绍远和苏正微微点点头,示意他们稍安勿躁,不必太过担忧,随后看向秦月道:“你想要理由,可以,我现在就给你一个理由!”

    “方绍远击败了我的分身!”

    这话一出,不但秦月露出震惊之色,就连苏正脸上也是震惊不已。

    “方师弟,你真的击败了何师兄的分身吗?”苏正一脸惊容拉了拉方绍远,悄声问道。

    方绍远怎神色有些古怪,先是点点头,后又摇摇头,弄得苏正一头雾水。

    不过此时也不方便多问,再说了,何明朝既然敢当众说出来,那么这件事必然是真的,否则何明朝将在太一内院无法立足,后果不是何明朝可以承担得了的。

    “不可能!”秦月顿时惊声尖叫道,随后显得有些神经质地用手不断地对着方绍远指指点点:“就他,天仙中期的修为,甚至还能击败裴季,但是就这么说他能够击败你的分身,难道都当我们是睁眼瞎吗!”

    说着,秦月之间将矛头对准苏正道:“苏正,你来说说,你觉得方绍远真的有能力击败何师兄的分身吗?”

    这话问的苏正也有些为难,虽然他很想说方绍远没问题,但是这件事确实有些惊世骇俗了,即便是苏正也无法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哈哈哈,何师兄,你也看见了,苏正作为方绍远的师兄,两人那么熟悉,他也不敢开口承认这件事,你这理由也太牵强了,根本不足以负重!”秦月脸色难看地叫道。

    何明朝其实心中也是颇有些无奈,毕竟按照常理来说,这件事情说出来确实很难令人信服,若非他就是当事人,恐怕第一个不信的就是他自己。

    若是依照何明朝的脾气,肯定不屑再做多解释,但是秦月口口声声叫嚣着若是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她就要将此事捅到花院主那里,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所以,何明朝只能耐着性子道:“秦师妹,这件事我没有开玩笑,也没必要开玩笑,方绍远却是有击败我分身的能力!”

    秦月顿时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地笑容:“哈哈哈,什么叫有能力击败,那就是他说根本没有击败你的分身了!”

    何明朝脸色有些难看的瞅了一眼方绍远,最后开口道:“确实,我们没有打到最后,不过我知道最后输的一定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