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窦副院主
    “庄院主,这次若非你院中的弟子做的有点过分了,居然敢公然向太一内院弟子行贿,破坏大比的公平性,本院主也不会这么做了!”一个中年道姑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说道。

    庄步凡脸色铁青,仅仅哼了一声,什么话都没有,方绍远则和苏正紧紧地跟着庄步凡,同样脸色也严肃。

    “花院主,大家都在大帝座下,又何必这么大动干戈伤了和气呢!”出云上仙在一旁不由劝说道。

    那中年道姑虽然可以不给庄步凡的面子,但是面对太一内院的长老出云上仙,却不得不脸色缓和地说道:“出云道兄,不是本院主非要把事情闹大,而是这件事情若是不好好处理的话,若是人人都如同那方绍远一般做出这等龌龊的事情来,以后这大比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又如何筛选出最优秀的弟子呢!”

    出云上仙见状,知道这件事情是无法挽回了,于是淡淡地叹了一口气,轻轻地瞥了一眼玉枢院的花院主,径自走开了。

    至于花院主,却察觉到出云上仙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不过此时她的心思不在这里,所以倒也没在意。

    “紫苑,出云师弟说的没错,庄步凡终究是五雷院的院主,地位身份和你一般,你即便心中有气,也不用这么和他说!”此时,突然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缓缓走到了花院主的身边,淡淡地说道。

    花院主在见到这名老者的时候,脸色明显一正,露出了尊敬之色,不过她还是有些愤愤地说道:“师兄,不是我想要和庄步凡过不去,而是这次的事情庄步凡做得实在是太过了!”

    “月儿明明第三关坚持的时间最长,都没有能够进入太一内院,那姓方的小子不过是区区天仙中期,居然直接成为了太一内院弟子,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说到这里,花院主脸上怒容一现道:“师兄,那月儿在质问那何明朝的时候,这何明朝竟然还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什么这姓方的小子居然可以打败他的分身,这不胡扯吗!”

    “这件事情就我看来,根本不是这个姓方小子可以做得到的,必然是那庄步凡暗中指使许诺好处给这何明朝,才让他随便乱说话!”

    “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让这姓庄的好看,我要让他知道,不要仗着和南斗六司的星君关系好,就可以为所欲为!他想要在五院之中夺得好名次,完全可以凭着实力取争,背地里搞这些小名堂,根本飞君子所为!”

    “师兄,你身为太一内院的副院主,一定要好好杀一杀这股不正之风,否则以后人人效仿,太一内院还能继续保持六院之首的地位吗!”

    见花院主如此气愤,那老者则是微微把头一摇,最后看着花院主道:“紫苑啊,且不管庄步凡是不是真的这么做了,我且问你,你把这件事情搞得人尽皆知,是不是存着要打击庄步凡的念头,当年的事情你到现在都没有忘却吗?”

    听到老者这么一说,花院主顿时神色一变,把脸色一沉道:“师兄,当年的事情我早已经忘记了,还请师兄以后莫要再提了!”

    “哎!”老者闻言,只能叹了一口气,随后开口道:“对了,紫苑,这件事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若是这姓方的弟子真的只有天仙中期的修为,那么庄步凡又为何答应了你的要求呢,这么做岂不是明摆着自己打自己脸嘛!就我所知,庄步凡可不是这样的人啊!”

    花院主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师兄,庄步凡这个死要面子的人,我只要稍稍挤兑一下,他不同意也得同意!否则他不就得直接承认自己背后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了吗!”

    “不过,师兄,这次你找的邵文广到底可不可靠,别又被这庄步凡给收买了!”

    老者顿时摆摆手道:“紫苑,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文广这孩子是我亲手教导的,虽然比何明朝入院时间晚一些,但是他同样是太乙真仙后期的修为,不比何明朝差,比试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花院主听了,顿时眼前一亮:“好,那就好,这次真的是劳烦师兄了!”

    老者听了这话,再次摇摇头道:“师妹,当年师尊对我恩重如山,尽管如今师尊已经不在了,但是我答应过师尊要照应你的,这点小事自然无需挂齿!”

    “对了,师兄,不知道月儿这次可有希望进入太一内院,不管怎么说,月儿可是最后一关的第一名啊,在面对何明朝的分身,坚持的时间最长,这可是实打实的本领啊!”花院主见老者露出缅怀之色,顿时开口道。

    老者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不悦,不过掩饰的很好,他看了看花院主,最后说道:“师妹,这太一内院挑选弟子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你还亲身经历过,难道还要我在强调一遍吗!”

    见老者语气有些不悦,花院主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好勉强笑了笑道:“恩,我知道了!”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重,所以老者重新露出一丝笑容道:“好了,师妹,秦月的事情我会斟酌这看的,若是她的天赋确实不错的话,倒也不是不能考虑的!”

    顿时,花院主的脸上也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师兄,月儿的天资我最清楚,绝对不会差的!这一点我敢保证,请你放心好了!那月儿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老者此时也是心中一阵苦涩,他这个师妹什么都好,就是容易记仇,太过护短,不过死去的师尊对他有再造之恩,临终的托福是老者必须要遵从的。

    所以老者决定,若是这个叫做秦月的女弟子真的还算不错的话,就算是为了恩师的面子,破例一次将她收入院中。

    “小方啊,这路我是为你铺好了,能不能走的过去就看你自己的了,不要让我失望啊!”庄步凡此时一脸沉重地看着方绍远一字一句道,“尤其是不要让那个女人小看了,真是气死了,居然那样跟我说话!”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庄步凡立马神色一正道:“这次你的对手叫做邵文广,其修为和何明朝一样,都是太乙真仙后期,不过此人乃是太一内院窦副院主的弟子,论实力或许还要在何明朝之上。”

    “你尽管拥有剑元,战力不弱,但是真要和他对上了,还是要谨慎为好。能赢自然最好,若是真的形势不对的话,还是以自身的安危为主,千万不要逞强!”

    见庄院主虽然很想赢回面子,但是依旧强调了自身安危的重要性,方绍远心中还是颇为感激的,所以他点点头:“放心吧,院主,我晓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