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打蒙了
    邵文广或许对于方绍远那么干脆的回答显得有些没有预料到,竟然出现了那么稍稍的一瞬间的愣神。

    当他回过神来的之后,脸色顿时微微一沉,张口就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废话太多了!”方绍远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身形突然一闪,一下子冲到了邵文广的身前,手中一道寒光闪过,刷刷就时三道剑气。

    邵文广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顿时一边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的目标消失,顿时心中一惊,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三股凌厉的剑气已经临身。

    不过邵文广不愧是太一内院的天才弟子,反应不可谓不快,接连三个侧身,皆险之又险地将三道剑气避开。

    只是,当他刚想要还击的时候,却感觉到腹部顿时一痛,身形忍不住弯下腰来,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只拳头刚刚收了回来。

    随即,他便发现方绍远的抬腿对着他的脸就是一膝盖,邵文广知道,这个时候拼死也要挡住,否则他的脸可就要毁容了。

    顾不上身体的疼痛,邵文广双手交叉挡在了脸前,等待半天,却发现双手之间根本没有收到任何力量,反倒是他的后背却遭到了以及重拳。

    此时,本尊和分身的区别就出来了,若是分身的话,反应绝对不会那么快,只能接受被重击的现实。

    但是,此时方绍远面对的是邵文广的本尊,在他的重击接触到邵文广的后背时,顿时感觉到从起体内传来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

    就和之前打在腹部的那一拳一般,方绍远的这一击同样只能算是进行了一半,便不得不中途撤回。

    豁然,方绍远的拳头眨眼间就冲到了邵文广低下的头部,轰的一下就狠狠地砸了下去,这一击顿时将邵文广打蒙了。

    此时,看台上的众人也看傻了,毕竟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方绍远在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时,肯定会选择游斗。

    谁知道,方绍远偏偏反其道行事,居然一上来就上演了一场火爆的攻击,没几下就将邵文广打蒙圈了。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应该是邵文广缺少于人战斗的经验,在大意之下被方绍远突袭成功,这才落入如此境地。

    但是,在场的极为都是六院的高层,他们很清楚太一内院弟子的培养方式,并不是一味地苦修,而是经常会下达各种任务,对于各种战斗经验都是极为丰富的。

    向邵文广这样的最杰出的弟子,这种磨炼自然是少不了的,所以在这种情况居然一直没能够扳回场面,唯一的解释就是方绍远的太强了,他的拳头已经彻底的将邵文广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看台上,庄步凡脸色平静,但是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那种欣喜之色。

    而花院主则神色显得很不自然,他倒是不是担心邵文广被打残了,毕竟邵文广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她在意的是邵文广乃是窦副院主的弟子,原本是打算让分身出场的,这样即便被打的再惨也仅仅是分身。

    但是,如今因为她的插手,导致如今邵文广的本尊被当众打成这样,丢的不仅是邵文广的脸,更是窦副院主的脸面。

    再看看其余几位,他们倒是显得兴致勃勃,反正这是一场好看的戏罢了,场面再怎么难堪,再怎么火爆,他们只当做热闹看。

    唯有何明朝的脸色微微一抽搐,他是知道方绍远的身法极快的人,但是他还真没想到方绍远的拳头竟然会如此之硬,就连邵文广的本尊都挨不住。

    当初在和方绍远比试的时候,若是方绍远也和他来这么一出,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呢。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这是偷袭,这绝对无耻的偷袭!我宣布这次比试作罢!”花院主立马站了起来叫嚣道。

    庄步凡却豁然起身,一脸嘲笑道:“要比试的是你,终止比试的还是你,花院主,你当这是过家家呢,随便你怎么来啊!”

    “再说了,你说是偷袭就是偷袭啊!窦副院主都已经宣布比试开始了,那么他们就应该将注意力放在比试上,邵文广自己还在那里喋喋不休,怪得了谁!”

    “好了,都别吵了,比试继续!”突然,何明朝身旁的男子开口了,顿时无论是花院主还是庄步凡,皆脸色微微一变,没有在言语了。

    就算是窦副院主,在看向那人之后,原本想说的话也重新咽了回去。

    邵文广终究是太一内院的杰出弟子,在遭到了方绍远的当头棒喝之后,终于硬生生地挺了过来,一身气势好似火山喷发一般爆发出来。

    方绍远原本打出去的一拳在感受到这股气势之后,顿时收拳暴退,然后冷静地看着邵文广。

    此时的邵文广和刚出场时那种仙气缭绕,风度翩翩,丰神俊逸的模样简直不能比,脸上的清淤,身上的拳印,让他的形象大跌。

    不过,他如今一脸的怒意,周身强大的气势坏绕,倒也显露出一番别样的风采。

    “你成功激怒我了,方绍远,我要你死!”邵文广此时面露显得颇为狰狞。

    他在太一内院身为窦副院主的弟子,即便是那些太乙真仙巅峰,半步大罗的师兄也对其客客气气的,如今却当着众多师长的面前,尤其是师尊窦副院主的面前被一个天仙境的外院弟打得溃不成军,简直就是他修仙生涯之中的超级耻辱,巨大的污点。

    在他看来,唯有将方绍远彻底杀死,才能够洗脱这种耻辱,这种污点。

    “师尊,看邵师弟的样子是打算将方师弟置于死地了,我看还是终止这场比试吧,否则真弄出人命来可就不好了!”何明朝担心的对着一旁的中年男子说道。

    “这怎么行,若是就这样停止了,你的声誉还怎么挽回,再说了,我倒要看看被益算夸得一朵花的方绍远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若是他连邵文广这小子都应对不了,有何德何能被大帝看重呢!”那中年男子淡淡地说道,只是他这最后一句说得极小,即便是他身旁的何明朝都没有听得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