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察觉异常
    “师尊还真是慧眼如炬啊,照目前这个情况看,和我当初的遭遇十分相像,若是弟子当初不及时祭出星天尺的话,恐怕已经伤在这一招之下了!”何明朝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之色。

    中年男子顿时脸上露出一丝动容之色:“小何啊,看来你对这个方小子很是推崇啊,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能够得到你的认同,这方小子还真有些不简单,我现在倒是越发的想要看看这小子到底会使出什么样的绝招来!”

    “师尊,绝对会令你大吃一惊的!”何明朝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

    “啊哈哈哈,居然还对为师卖关子,好,那为师就拭目以待了!”中年男子笑了笑,随后接着说道,“不过小何啊,难道你就没看出来这邵文广如今可是破开了封印,功力大增啊,难道你就不担心那方小子应付不了嘛?”

    “毕竟不管怎么样,他现在的功力可是超过之前的你那具分身啊,再加上他可是本尊出战,威力更胜一筹的!”

    看着只的师尊,何明朝脸上露出一丝了然和自信之色:“师尊,这是考验弟子吗,说起来邵师弟如今却是破开了封印,但是我看得出来,邵师弟其实仅仅破开了那么一丝封印罢了,他现在的功力其实提升得有限,仅仅达到了他十分之一功力的巅峰罢了,并没有真正的超过规定!”

    “否则,我相信庄院主此时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的,说起来,咱们这位花院主也确实很厉害,居然来了一个双重标准,设了两道封印,第一道根本就是个摆设,第二道才是真格儿的!”

    听到自己的爱徒这么说,中年男子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小何啊,不错,现在这眼力越发的不错了,居然连花紫苑的这种放不上台面的小手段的看的一清二楚!”

    “庄步凡也是看出来了,知道邵文广此时的修为其实还是十分之一的功力,只是一个仅仅是刚达到,一个是巅峰,就这么一个小手段,却可以令邵文广的原本被打残的信心又重拾起来,而且还能够让庄步凡吃个哑巴亏,除了撂脸子之外,还真没任何办法!”

    “其实弟子这点见识还不是跟着师尊学的,若非师尊教导有方,弟子也没有如今的成就!”何明朝憨厚的说道。

    “哈哈哈,你小子啊,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这种漂亮话了!”中年男子的笑容吸引了其余几人的注意。

    其他人到还没什么,庄步凡和花紫苑心中却有些不悦,但是却又碍于那人的身为地位和修为,又不敢说些什么,只能相互瞪了一眼。

    此时,邵文广确实如同中年男子所言那般,脸上重新恢复了那股自信,头发散开,在空中乱舞,脸上一脸的阴郁看着方绍远。

    随着邵文广一身气势的爆发,一团浓郁的星力从他身上显现出来,随后化作一团星光轰然往四周那么扩散开来。

    上百道剑气接触到了星光之后,顿时一滞,就好似被什么顶住了一般。

    随后,方绍远脸上露出凝重之色,那么邵文广则大吼一声,星光顿时一震,一下子宛若星辰爆炸一般,瞬间好似狂风一席卷,一下子就将上百道剑气给震碎了。

    不待方绍远反应过来,邵文广身形一动,便冲向了方绍远,手中的星力不断地汇聚,渐渐形成了一把星力组成的星剑。

    而此时,方绍远就好似吓傻了一般,待邵文广快要近身了,这才匆忙之间凝聚出了一把小剑。

    或许是时间太过匆忙,再加上被邵文广突然爆发的气势所摄,方绍远的这把小剑竟然不过两寸长罢了。

    手执这把小剑,方绍远不假思索地就对着人邵文广的星剑刺了过去,邵文广见状,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意。

    倒是何明朝此时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神色,一旁的中年男子看似在关注着斗仙台上的战斗,其实一直没有放过对自己弟子的注视。

    此时,他发现何明朝的脸色,顿时心中一动,随后再仔细朝着方绍远看去之后,瞬间眼神一愣,随后双目一下子睁圆,嘴巴微微张开,就好似看的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般。

    “师尊,弟子没说错吧!”何明朝显然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师尊的表情,顿时笑着问道。

    那中年男子顿时神色一正,摆出一副很平静的模样,点点头淡淡地说道:“恩,不错,这方小子倒是有一手,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何明朝见状,心中不由腹诽自己的师尊实在是有些死要面子,明明很吃惊,却故意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方绍远的脸上依旧是一副惊容,好似依旧没有从邵文广突然爆发的气势之中换过来,依旧将手中的两寸小剑刺向星剑。

    花院主此时一脸得意之色,对于自己的这个暗中的一个小手段很是满意,甚至时不时地瞅向庄步凡,想要看看庄步凡的那种失落的神色。

    但是,花院主却发现自己似乎失算了,因为庄步凡除了一开始的表现出一种焦虑之感外,后来竟然一直十分平静,这种平静一开始在花紫苑的心中就是庄步凡在故作镇定。

    只是,随着方绍远和邵文广即将碰撞之际,庄步凡依旧无动于衷,好似方绍远的生死和他没有关系了一般,这种平静令花院主的那种自信出现了裂痕。

    随即,花院主就在心中自我安慰道,这就是庄步凡故作镇定的表现,他越是这样,越是表明他心虚。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窦副院主豁然站了起来,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随即显得有些焦急地开口道:“文广,快闪开!”

    花院主见状心中还颇有些奇怪,心道这师兄怎么了,难道是对那方绍远动了恻隐之心,或者说不想因此而和庄步凡将关系弄得更僵。

    随着窦副院主的一声暴喝,其余几名大罗金仙双目之中也显露出一丝惊色,显然他们也看出了什么。

    而花院主此时也有些意识到事情似乎超出了她的预料范围,只是此时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方绍远,受死吧!”斗仙台上,因为阵法保护隔绝的缘故,邵文广根本没有听到窦副院主的惊呼声,脸上露出一股兴奋之色,暴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