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以一百六八章 醒来
    “老庄啊,既然窦副院主连五转金丹都拿出来了,依我看今日这件事就就此作罢吧,那邵文广虽然暗中偷袭做得不对,但是他人毕竟是太一内院的,还是交由太一内院处理吧!”度厄星君看向庄步凡说道。

    庄步凡神色微微一变,原本那道五转金丹的好心情瞬间就没了,不过他也知道想要窦副院主将邵文广交给他处理恐怕是不可能的了,除非他真的将此事闹大,甚至闹到大帝那边去,否则他还真奈何不了窦副院主。

    所以,庄步凡思量再三,还是点点头道:“好吧,既然度厄星君发话了,那这件事就这么办了,不过还是希望窦副院主能够按照太一内院的规矩处理此事!”

    窦副院主在听到这话,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仅仅淡淡地回道:“那是自然,文广的事情本院主一定会严格按照院规处理的,绝不会因为他是我弟子就徇私枉法!”

    见窦副院主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庄步凡也知道差不多了,没必要真把人给的得罪死了,毕竟只要太一内院一日是六院之首,那么他院中的弟子都会以进入太一内院为最高目标,尤其是方绍远既然赢了这一场,自然是要进入太一内院的,将来和窦副院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为了方绍远好,也不能真的把事做绝了。

    双方条件谈拢了,窦副院主也无意再多做停留,便要领着邵文广离去,而花紫苑见事情到了这一步,所有的图谋都落空了,也想跟着窦副院主离去。

    谁知道她刚想要动身,就被庄步凡拦住了。

    “庄院主,你这是何意?”花紫苑一脸不悦道。

    庄步凡却冷笑一声道:“花院主,你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吧!”

    花紫苑皱着眉头看向庄步凡道:“庄院主,有什事情不妨明说吧,不用挂完抹角的!”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要问一下,方绍远赢了邵文广,那么他自然没有雨何明朝私下交易太一内院名额了。”庄步凡双目如电直视秦月道,“那么她之前所说的就属于诬告,按照院规诬告的罪名是什么样的惩罚,想必花院主肯定是一清二楚了!”

    这话一出,顿时花紫苑脸色突变,而秦月更是吓得花容失色,哪里有之前那种飞扬跋扈的模样,就好似被烈日照射后的花朵,蔫不拉几的。

    “院主!”秦月可怜兮兮地看向花紫苑,小声哀求道。

    花院主则身形口道:“庄院主,怎么处理是本院的事情,和你们五雷院无关,回去之后我自然会好好教育秦月的!”

    “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们就告辞了!”

    说着,花院主就要领着秦月离开,不过庄步凡却抢先一步继续拦在她面前。

    “哈哈,花院主,若非你院中的那女弟子胡乱诬陷方绍远,他又怎么会和邵文广一战,又如何会受到如此重伤,此时若是没有一个交代的话,本院主回去之后又如何服众呢!”

    庄步凡步步紧逼,一步不让地死死地盯着花紫苑道。

    面对气势如虹的庄步凡,花紫苑因为理亏而显得有些气势低迷,不禁忍不住把眼睛看向自己的师兄窦副院主。

    而窦副院主心中其实对于近日的事情也是极为不满,除了不满庄步凡和度厄星君处处逼迫之外,尤其不满花紫苑的所作所为,根本不经过调查,究竟凭院中女弟子的一面之词便挑起了这场比试,不但令邵文广输了比试颜面无存,还害的他损失了一枚五转金丹。

    不过,花紫苑终究是当年他最尊敬的师尊留下的唯一血脉,他不能真的眼看自己的师妹被人如此逼迫,所以他只能停下脚步,站出来道:“庄院主,大家都是份属大帝座下,没有必要因为一些小事情就闹得不可开交。”

    “那名女弟子做的确实有不妥之处,但是她也是为了太一内院选拔弟子的公平考虑,毕竟一个天仙中期居然可以打败一个太乙真仙的分身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太匪夷所思了,若非我们亲眼所言,谁有会相信呢!”

    “所以,就就要放过她嘛!若是如此的,以后谁都可以出言诬陷了,那么还有什么规矩可言,再说了,方绍远有这能力也是得到何师侄的证实的,难道说何师侄的话竟然连一个天仙境的外院女子的话都比不上嘛!”庄步凡很不客气的反驳道。

    这话一出,无论是窦副院主还是花院主解释一阵沉默,因为他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何明朝居然是度厄星君的弟子,若是他们早点知道的话,恐怕也就不会有这场比试了。

    一看自己的院主和窦副院主似乎都无话可说,秦月内心的恐惧一下子将其理智给吞没了:“凭什么,凭什么他一个小小的天仙中期的新晋弟子就可以进入太一内院,我辛辛苦苦修行这么长时间,已经是天仙巅峰修为,而且在这次比试的成绩也是第一,凭什么我就不能进入太一内院,凭什么!”

    看着有些陷入癫狂的秦月,花紫苑顿时脸色一沉,瞬间将其打晕了,随后直接冷脸道:“这件事我肯定回个你一个交代的,不过不是现在!如果你一定要现在给一个结果的话,那么咱们就上斗仙台上说话吧!”

    对于花紫苑的态度,庄步凡沉默了,最后他抬头看向花紫苑,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就等着你的交代,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苏正在一旁见庄步凡竟然这么轻轻放过了秦月,顿时有些不解,不过这些事情不是他能够参与的,虽然心中很为方绍远忿忿不平,但是也无可奈何。

    “哈哈,事情结束了,恭喜庄老兄了!”其余三个院主朝着庄步凡打个哈哈,随后离开了,至于出云上仙乃是太一内院的长老,虽然他和庄步凡交好,却也不好久留,所以简单地说了几句话,留下一瓶疗伤丹药便离开了。

    “度厄星君,今日之事还多亏你相助啊!”庄步凡见只剩下他和度厄星君之后,便冲着度厄星君一礼道。

    度厄星君却摆摆手道:“老庄啊,不必客气,我看方小子颇为入眼,就顺手搭把手罢了!”

    “喂,我说方小子,你还打算装到什么时候啊,还不赶紧醒来!”度厄星君接下来的一句话顿时令庄步凡等人一愣。

    “呃,星君真是好眼力,弟子惭愧不已!”方绍远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睁开了眼睛,随后慢慢地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