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阴杀
    “文广,你是不是觉得为师做事优柔寡断,在那么好的形势下都没有除掉方绍远本院弟子的身份啊?”窦副院主此时站在一处莲池旁,看着莲池之中的仙荷,淡淡地说道。

    此时,已经从闭门思过的处罚中出来的邵文广脸上神色微微一变,但是依旧恭恭敬敬地对着窦副院主道:“弟子不敢!”

    “哈哈,是不敢,而不是没有,那就是说明你还是在埋怨为师的做法!”窦副院主转过身来,看着邵文广,“文广啊,你是为师作为看重的弟子,你有天赋,有毅力,将来大罗可期,但是你可知道有时候,在这个世间并不是修为就可以解决掉一切的!”

    邵文广一听,顿时脸色露出一丝疑惑,他不知道窦副院主为何要和他说这些话。

    “好吧,为师以往只是教你如何修炼,去没有教你旁的,如今正好和你说一说!”

    窦副院主说着,率先走进起了莲池上的小凉亭之中,坐了下来,随后示意邵文广也坐下,这才接着说道:“文广啊,这次你能够知道发动本院诸位弟子一起抵制方绍远,这一点做的不错,为师很欣慰!”

    “但是,你终究还是年轻气盛,以为凭着众位弟子便可以一举拿掉方绍远的本院弟子的身份,但是可你曾想过,方绍远毕竟不是一个人,他背后站着的是庄步凡,当然,庄步凡为师并不放在眼中,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南斗六司的六位星君呢!”

    这话一出,邵文广顿时脸色一变,不过窦副院主并不准备让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开口,直接很有力的一摆手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六星君平日不在本院,也很少来本院,那度厄星君想来只是看在何明朝的面上出手帮了方绍远一把!”

    见邵文广没有吱声,窦副院主笑了笑,随后脸色一正道:“可是,文广啊,你可知道,当初方绍远一来五雷院那可是益算星君亲自送来的!”

    邵文广脸色再次一变,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说道:“可是,即便如此,那也不能说明什么,我不相信益算星君会和这小子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窦副院主对于自己弟子的情绪的激动并没有不悦,只是表情平淡的看着邵文广,一直到邵文广忍不住把头低下,这才开口道:“文广啊,你说的确实没错,不过是一次相送而已,确实不能说明什么,但是你有确切的把握证明方绍远和益算星君之间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关联吗?”

    “文广啊,做事情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不能凭着感觉走,要学会多动动脑子,所以像你这么硬来的话,即便革去了方绍远本院弟子的身份,哪有能如何,五雷院他照样可以待的下去,而且肯定会进入五雷院内院!”

    “凭他在天仙境就能掌握剑元的天资,就算不进入本院,在五雷院内院之中照样受到重视,倒时候难道你眼睁睁地看着他一点点进步,最后慢慢追上你甚至赶超你嘛!”

    邵文广嘴皮子嗫嚅了几下,有心说自己不可能被方绍远超越,但是却又没有这底气,只能不甘心地把头一低,没有言语。

    窦副院主摇摇头,拍了拍邵文广的肩膀:“你看,你在本院,而他在五雷院,就算是为师也很难将手伸进五雷院中,更别说是你了,所以按照你的办法,除了让方绍远失去了本院的弟子身份之外,更别没有其它任何损失!”

    “而你在这件事上所扮演的角色任谁都看得出来,所以到最终方绍远真的失去了这个身份,你失去的将会更多,起码一个嫉贤妒能是跑不了了!”

    “将来你就算进入大罗之境与能如何,难道背着这样的头衔你还想在太一内院之中待下去嘛,恐怕没有什么弟子敢拜在你的门下的!”

    窦副院主的话就好似一击重锤,深深地将邵文广的内心给击垮了,他面色极为难看,有一种说不出落寞。

    “好了,文广,别灰心,以往我只叫你如何修炼,没有叫你如何与人处事,所以你才会显得不开窍,如今我给了方绍远三个月的时间,就对外宣称给了他一礼五转金丹,若是他三个月内还不能成就太乙真仙,那么除掉他本院弟子身份就名正言顺了!”

    “师尊,你不是说单单出去他本院弟子身份对他没有什么影响吗,反而是弟子我。。。。。。”邵文广猛地一抬头看向窦副院主,不解道。

    “啊哈哈哈,文广,当你为师招你进入太一内院的时候,你应该还是天仙境吧,那个时候这粒金丹就已经在为师手中了,你知道为师为何没有给你服下,要是那样的话,恐怕你就是在天仙境进入本院的那些人当中最早破入太乙真仙境的了!”

    “文广,听了这消息,你是不是觉得为师有些抠门啊,嘴上说是最看重你,却连一粒金丹都舍不得给你用!”窦副院主哈哈一笑道。

    邵文广心中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嘴上最这么说道:“师尊,您这么做肯定由您的道理,弟子怎么敢随意责怪师尊呢!”

    窦副院主很满意邵文广的表现,哪怕知道他口不对心也很开心,他点点头道:“文广,为师告诉你吧,其实这粒五转金丹表面上看确实是五转,但是其实它是一粒炼废了的六转金丹,其药力虽然比不上真正的六转金丹,但是却比一般的五转金丹要强太多了!”

    “只是因为炼废了的缘故,看上去和一般五转金丹没有什么差别!”

    看着一脸笑容的窦副院主,邵文广头一次察觉到自己的师尊似乎比他所知道的要阴险太多了。

    就他所知道的,方绍远如今还活得好好的,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方绍远还没有服用这粒特殊的五转金丹。

    但是,如今三个月内不能达到太乙真仙境就要被出去太一内院弟子身份的消息传出去,那么方绍远无论如何都会服下这里金丹。

    六转金丹的废丹,药力远超一般的五转金丹,那么方绍远以天仙境服下的话,恐怕唯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活活被药力给撑死。

    而且就算方绍远死了,所有人也会认为是方绍远急于求成,最终身死道消,就好似那裴季一般。

    并且这样做,根本没有人会想到方绍远其实是被他们师徒二人阴杀的,将他们的关系撇的一干二净,就算方绍远和南斗六司的星君们有什么关系,也无法怪到他们头上来。

    一想到这里,邵文广就感觉到一阵不寒而栗,他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杀人于无形之中,自己的这位师尊还真是老谋深算,看来以后要和师尊多学习学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