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月例
    其实,在听到庄步凡这么介绍的时候,方绍远第一个念头就是看向苏正,不过苏正却把嘴一撇:“方师弟,不用这么看我,我是想要太一内院的,不过不是去做什么仙仆,而是正大光明的通过考核进来的!”

    “咳!”庄步凡此时轻咳一声,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苏正。

    最后,苏正只能在方绍远揶揄的眼神中故作勉强地开口道:“当然,正所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所以你那三个仙仆的名额的空一个出来,万一,我是说万一我没过的,也好留个后门啊!”

    “咳,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离开了!小方,记住本院主所说的话,谨小慎微,若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出云上仙!”

    目送庄步凡和苏正离开之后,方绍远收敛起自己的笑容,看了看四周,便一头钻进了自己的修炼静室。

    这次已经有了经验的方绍远,头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将太一内院的入院指南好好地过了一遍。

    果然,当浏览完全部的内容后,方绍远发现了一些东西,首先就这整个小岛上是没有防御阵法的,也就是说,不管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十分不安全。

    所以,方绍远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将这座属于他的小岛的防御布置起来。

    经过和寒螭老祖的商量,方绍远决定在这座岛上布下水天一色大阵,一旦阵成,整座小岛就会被大阵所覆盖,而消失在这水天一色之中。

    而且这座大阵除了可以隐形之外,还具有一种极强的融合性,也就说这座阵法可以将其余的的阵法相互融合起来,组合成一种功能多样,攻防一体的组合大阵。

    即便有寒螭老祖的指点,方绍远也是花费了阵阵三天的时间才将彻底将这座岛的防御阵法布置成功,而且最厉害的是这座阵法的力量源泉乃是岛中所埋设的灵脉,一旦施展开来,就如同奔流的江水连绵不绝,极为厉害。

    随后,方绍远便离开了小岛,因为他现在需要做的是去领取属于自己的资源。

    按照太一内院的规定,每个弟子按照修行境界的不同,每年都有属于自己的修炼资源,以方绍远如今太乙真仙初期的境界,每月固定发放一瓶四品仙丹。

    而方绍远刚入院,自然也可以领取一瓶,而这一瓶丹药其实那名接待的执事已经交给了方绍远,包括入院指南以及一身太一内院弟子的专属服饰,其中还包括一块记录方绍远身份信息的玉牌。

    这块玉牌除了记录了信息之外,还包括了太一内院的地形图,毕竟太乙内院很大,有这个地形图在,无论是进进出出都很方便,不用担心迷路的事情发生。

    说起来,既然方绍远已经拿到了属于当月的那瓶四品仙丹,那还要去那什么呢。

    一开始方绍远也没有在意,直到他看完入院指南后才知道,原来在太一内院还有这样的规定,那就是若是当月的丹药没有领取的话,那么可以往下一只积累。

    其实呢,身为仙人,随随便便闭关个修炼一下就是几年十几年上百年的,太平常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规定。

    按照道理来说,方绍远其实早在五十年前就已经是太一内院的弟子了,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前来报道。

    所以呢,方绍远按照院规是应该累计可以得到六百瓶四品仙丹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那接待他的执事没有给。

    苏正是不了情况,而庄步凡却是对于这次细节不在意,所以若非方绍远看了入院指南,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儿。

    按照地图指示的,方绍远很快就到了太一内院专门负责弟子修炼资源发放的资源堂。

    此时,方绍远的一身气息已经被庄步凡封印住了,所以当他落下来的时候,竟然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

    或许是因为这里那是大帝的中千世界,安全得很,所以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守卫,整个资源堂只有三三两两的一些从属人员在打杂。

    他们看见方绍远,也一点都不惊讶,都继续做自己的事情,方绍远对此倒是颇为惊奇,心道这里的人难道连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嘛,居然连问都不问一声,就这么放任他随便进出。

    不过,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方绍远直奔资源堂大殿,直到他进入其中竟然始终没有遭到任何盘问和阻止。

    “咦,你不是前两天刚来过的新晋弟子嘛,怎么不在你的新洞府好好修行,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那名执事似乎在算着什么账本一般,感觉到殿中来了人,这次不紧不慢地抬起头来,发现是方绍远之后,微微一怔,随后开口道。

    方绍远冲着那执事一礼道:“回禀执事,弟子是前来领取月例的!”

    “月例?”那名执事顿时脸上露出一丝疑惑,随后不由开口道:“难道之前我们见面的时候我没有给你吗?”

    摸了摸自己下巴,这名执事面露回忆之色,随后两手一拍道:“不对,本执事记得给了,不会弄错的!”

    说完,这名执事就继续忙自己的事情了,但是随即他就发觉不对劲,因为光线被一道身影挡住了。

    抬头一看,发现还是方绍远,顿时这名执事就满脸地不悦道:“你还有事情?”

    “恩!我是来领取我的月例的!”方绍远依旧还是那句话。

    这下子,那名执事顿时拍案而起,冲着方绍远叫道:“我说你这个新来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本执事已经说了你的这个月的月例已经给你了,还想要什么?”

    “这位执事,可能你还不清楚,弟子名叫方绍远,五十年前就是本院的弟子了,所以还差五十年的月例没给呢!”

    这一出,这名执事顿时一愣,随后上下打量了一下方绍远,一屁股重新坐下来了,头也不抬地说道:“本执事只知道今日给你办得入院手续,所以按例只给你当月的月例,至于你说的本执事一概不知!好了,你可以速速离去了,莫要在这里打扰本执事工作!”

    方绍远一听,脸色也微微一沉,他看着那名执事一字一句道:“这位执事,请将我的前五十年月例拿出来!”

    “砰”的一声,那名执事立马一拍案头,随后冷声道:“本堂护法何在,将这个不听管教的弟子给本执事叉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