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邵文广现身
    伍执事原本就对于张执事做这件事请有些担忧,如今收到何明朝的正压迫,顿时有些承受不住。

    只是,还没等伍执事说话,这边张执事就抢先道:“何执事,我们也只是照章办事,就算告到卢总执事那里我们也不惧!”

    伍执事一听,顿时神色显得有些焦急,只是却被张执事拉扯了一下衣袖,这才勉强按耐住心中的不安。

    看着似乎有恃无恐的张执事,又看了看心神不宁的伍执事,何明朝微微一点头,心中一动道:“照章办事?好,既然张执事你如此理直气壮,那么看来本执事就通知一下卢兄了!”

    这一出,无论是张执事还是伍执事皆神色一变,尤其是伍执事,顿时慌了神,立马上前劝阻道:“何执事,这有事好商量嘛,卢总执事事务繁忙,惊动他又何必呢呢!”

    张执事虽然嘴上很硬,但是他双眼之中显露出的慌乱还是暴露出了他的软弱。

    “呵呵呵,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倒想问一问,我那师弟的事情该怎么办呢?”何明朝淡淡一笑道。

    “他的月例确实就是一个月的,何执事,你这位小师弟可是前几日刚来办理入院手续的,哪里还有其他的月例没领啊!”张执事顿时张嘴应道。

    “没有?呵呵,张执事,五十年前那场五院大比你不会忘记吧,那个时候我这位方师弟可是就得到了窦副院主的亲口许诺,成为了太一内院的弟子,这件事在场见证的包括五院的院主以及本院的出云上仙等长老,莫非你需要我将那几位仙长叫来和你对质嘛?”

    听到何明朝这么说,甚至还搬出了这么一大摞的大罗金仙出来,张执事还有伍执事立马蔫了,尤其是张执事,嘴皮子上下蠕动几下之后,终究没有敢啃声。

    其实,这件事情早就在太一内院之中传遍了,对于方绍远可以做到连续击败何明朝和邵文广两人,他们可都是着实大吃一惊的。

    所以,他们自然也是知道五十年前方绍远经窦副院主首肯成为太一内院弟子的事情,只不过方绍远一只没有前来办理手续罢了。

    当然,他们也知道这个方绍远让邵文广栽了一个大跟头,也就相当于令窦副院主脸上无光,只不过当时碍于大庭广众之下,那么多大罗金仙在场,窦副院主才是不得已同意这件事情。

    所以,在有人暗示,若是他们能够扣下方绍远五十年的月例,那么他们会得到更好的位置。

    原本,他们觉得方绍远刚来院中,肯定什么都不懂,最关键的是,方绍远初来乍到,在太一内院之中又不认识什么人,就算给他察觉到什么,想来方绍远最终还是会咽下这口气的。

    但是,他们错了,他们没有想到方绍远居然清楚了何明朝,而且这何明朝竟然会如此力挺方绍远,这就令他们十分的被动。

    何明朝在太一内院的弟子之中算是最为出类拔萃的,乃是被认为最有可能突破大罗金仙的弟子之一,而且还是太一内院执法堂的执事,传闻执法堂如今的总执事一职还空缺着,就是给何明朝留着的,一旦他成就太乙真仙巅峰之境,就会立马上任。

    因此,何明朝在执法堂如今就等同于总执事的存在,这种前途无量的人物可不是他们这样的执事招惹得起的。

    但是这件事已经做下了,而且那边也同样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所以此时的张执事和伍执事显得极为无奈。

    “哈哈哈,想不到何师兄竟然回来资源堂啊!”突然,一道嚣张的笑声从大殿之外传来,张执事和伍执事一听,顿时眉间流露出一丝喜色。

    而此时,何明朝的眼神一挑,随即转身朝着门口看去:“呵呵,原来是邵师弟啊!”

    方绍远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印证了自己之前的猜想,果然是和这个邵文广有关,只是他不明白的是,这邵文广为何会如此亟不可待地要跳出来和他作对。

    “哟,这不是方师弟嘛,还没恭喜你破境成功呢!”邵文广脸上挂着淡淡地笑意迈进了大殿之中,看见了方绍远,很随意地说道。

    尽管心中不喜,不过表面上的礼数还是要遵守的,否则方绍远恐怕刚进太一内院就要被扣上不尊师兄的骂名。

    “方绍远见过邵师兄!”

    谁知道,这邵文广竟然对于方绍远的行礼不理不睬,就好似没看见一般,直接一转身看向张执事和伍执事道:“二位,邵某前来领取这些年的月例!有劳了!”

    张执事顿时开口道:“邵师弟,不是张某推脱,实在是这个时候有事脱不开身啊,要不你的月例改日再来领取?”

    “嗯,张执事,什么事情这么忙啊,连给我发月例的时间都没有?”邵文广顿时一脸好奇地问道。

    “哎!”张执事轻叹一声,没有在说什么,而是看向了方绍远。

    冷眼在旁边看了半天邵文广和张执事两人的表演,方绍远脸上露出一丝冷然之色,见邵文广顺着张执事的眼神飘向自己,顿时嘴角一扬,直接开口道:“张执事,你看我干什么啊,既然邵师兄要那月例,你给他不就完了!”

    “哦,对了邵师兄,不知道这张执事欠你多年的月例啊,我记得你应该也应该是刚出关吧,想来有足足有五十年月例呢吧!”

    “你!”邵文广顿时脸色微微一沉,刚想问出的话一下子憋在喉头进退不得,难受的紧。

    “邵师弟,我看啊,你这五十年的月例恐怕是别想拿了,最近吧,本院的院规给这两位给修改过了,月例如今是过期不候了,你呀这五十年是白熬了,这月例是拿不到了!”何明朝说着,用眼睛瞥了一眼一旁的张执事和伍执事,顿时把他们唬了一跳。

    “何执事,化可不能乱说啊,我和伍执事有何德何能胆敢修改院规,这玩笑可不能这么开啊,我们可承受不起的!”张执事赶紧开口道辩解道。

    “咦,那就奇怪了,为什么方师弟的月例就没了呢,莫非是被你们给私下贪墨了!”说到这里,何明朝的眼神顿时一冷,显得极为犀利。

    要知道,何明朝可是执法堂的人,这贪墨的大帽子扣到了张执事他们身上的话,可是杀伤力极大的,何明朝完全可以直接将他们拿下的。

    这下子,顿时张执事和伍执事吃不消了,于是纷纷将眼神探向邵文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