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相互刺激
    邵文广此时也是有些郁闷,这方绍远竟然毫无顾忌的就这么把话说开了,而且那个何明朝居然也是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开撕,这让原本还打算慢慢来的邵文广一时间有些怔住了。

    不过,邵文广也是果决之人,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退缩,否则事情一旦传开,那些跟着他后面混的人将会对他产生质疑,而那些即将准备跟他后面混的人就不会在选择支持他。

    正所谓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所以邵文广在面对张执事和伍执事那渴求的目光下,立马回过神来挺身而出挡在了他们面前。

    “何师兄,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也算是听明白了,其实张执事他们没做错啊,方,呃,方师弟应该是这两天才入院的吧,自然之后本月的月例可以领取,何来五十年的月例呢!”

    邵文广双目灼灼地看向方绍远接着说道:“方师弟,我来问你,你是不是这两天刚入院的?”

    “不是!”出乎意料的是,方绍远竟然很干脆的这么说道。

    邵文广原本张嘴就要开口,却听到方绍远的回答,顿时愣住了,脸上的微笑也一下子凝滞了。

    “你说什么?”邵文广眼神一沉道。

    “邵师兄,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吗,或者说当初窦副院主亲口说出同意我入院的时候,你不在场?我记得那个时候你应该还没有走吧!”方绍远表现出一脸不解的模样,淡淡地说道。

    “哦,莫非邵师兄你那个时候已经被罚去关禁闭嘛?”

    随即,方绍远所说的话顿时令邵文广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尤其是他注意到张执事和伍执事脸上所露出的不自然之色,更是令其心中极为不快。

    这种因为打输了,而且还偷袭,最后被罚禁闭的事情乃是邵文广最大的心病,即便他如今出来了,表面上他和平日无两样,但是实则最为忌讳别人提起这件事,如今方绍远这么血淋淋地撕开愈合的伤疤,顿时让他心中好似被堵住了一半难受。

    只可惜,这件事他自己跳出来的,若非他主动招惹方绍远,又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哦对了,何师兄,我记得当时你就在现场吧,既然邵师兄他那个时候已经因为被罚禁闭离开了,那么还请何师兄你给邵师兄解释一下当时的情况吧!”

    邵文广有心沉默对之,但是方绍远却不打算放过他,直接转脸对向何明朝道。

    这啪啪啪的打脸,直接领邵文广几欲崩溃,看感受到张执事和伍执事那种莫名的眼神,真的很想大声对他们说:“不是的,不是我,我当时没有被关禁闭,而且所谓的关禁闭也只是对外的宣称,其实我的自由根本没有受到任何限制。”

    但是,这种事情方绍远都已经说出来了,他回避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还要接着这话题继续说说下去呢。

    不过可惜,邵文广不想提,但是却有人不想放过他,何明朝嘴角一扬道:“邵师弟当时不在场吗,不对吧,我记得当时他没走呢,至于被罚禁闭也是后来窦副院主亲自的下的法旨。”

    顿了顿,何明朝一脸疑惑地看向已经将脸侧过来的邵文广:“邵师弟,我没说错吧!”

    若是方绍远这么问,邵文广或许是还会假意没听见,但是何明朝身份不一样,被何明朝点名之后,邵文广则没有办法回避。

    所以,只能勉强露出一丝笑意道:“呃,恩,何师兄说得没错,当时我还在!”

    邵文广有心说不是,但是一来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少,而且都是大人物,容不得他抵赖,二来若是他敢说一个不字,那么方绍远他们更可以用你不知情直接见他的话堵死。

    “不错,那个时候师尊确实说了,同意方师弟入院,但是那个时候什么手续都没有办理,所以方绍远不能算是本院正式弟子。”

    “既然如此,那么张执事他们所做的事情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按照方师弟正式入院的时间算起,方师弟也就只能领取本月的月例,这一点是没有任何错误的!”

    邵文广一口气说完了自己想要说的,这才缓缓舒了一口气。

    其实,这话张执事和伍执事也曾说过一遍,但是他们的身份在方绍远面前可以摆谱,但是却被何明朝压制到抬不起头,故而这一套说辞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但是,邵文广身份不一样,若不是出了之前打输了还偷袭的事情,他的声望甚至还隐隐在何明朝之上。

    即便如此,邵文广凭着窦副院主的最看重弟子的身份,依旧在太一内院的一众弟子之中还是很有威望的。

    所以,他这么说,分量比之张执事他们要重很多。

    有了邵文广的开口,张执事还有伍执事自然知道该怎么做,连忙打蛇随棍上开口道:“是啊,是啊,邵师弟,我们也是这么对何执事说的。”

    该背的书都背过了,邵文广觉得自己应该功成身退了,于是朝着张执事一使眼色,便站在了一旁。

    而张执事有了邵文广的站台,顿时腰杆子也直了,腿脚也抖了,说话也利索了:“方师弟,你看,这件事其实吧就是误会,所以不是本执事不给你月例,而是你的月例就这么多,不存在少给的情况!”

    “所以你,你若是真是想要多领一点月例的话,可以等几年,甚至几十年,到时候再来领取,绝对数量十分可观!”

    这最后一句话说实在的就等于狠狠地调侃甚至羞辱了一番方绍远,若不是仗着有邵文广在,张执事可不敢这么说,不过这话一说出来心中顿时好似吃了人参果一般酸爽,之前那种抑郁顿时随风而散。

    邵文广此时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示,不过其内心也是一阵爽快之极,毕竟之前被方绍远和何明朝联手挤兑地几乎说不出话来,如今张执事一番话可谓说到他心里去了。

    现在他只可惜的是,张执事或许是忌惮何明朝的身份和地位,不敢刺一下何明朝,这点有些令邵文广的满足感达不到巅峰。

    当然邵文广也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所以他摆摆手道:“张执事,既然方师弟的事情解释清楚了,那么还是将我的月例给我吧!”

    说这话的时候,邵文广不忘朝着方绍远丢去一缕得意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