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半个师兄弟
    张执事和伍执事身子具是一抖,面色发白,两眼之中流露出浓浓的畏惧之色,尤其是伍执事,更是张嘴欲言,好似有什么话要说。

    这个时候,邵文广顿时轻哼一声,随后开口道:“够了,两位若是想要讨论别的话题,还请道外面去,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们办正事儿!”

    其实,邵文广知道他这个时候说话已经有些迟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张执事和伍执事都被吓成这样了,他必须要做些什么,哪怕暂时眼不见为净也好。

    一旁的方绍远见状,顿时看着何明朝道:“何师兄,既然这里有人不欢迎咱们,咱们就走呗,到时候再去见那位传奇师兄的路上,师兄你在好好和我说说这位传奇的事迹,尤其是他如何对付那名刁难他的执事的!”

    “好啊,走,咱们边走边聊!”

    说着这两人就这这么大摇大摆地往外走去。

    一出大殿,方绍远就听见里面传来了邵文广的冷哼声。

    “伍执事,不用担心,那位如今可是大罗金仙了,而且深居简出,想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就凭他们如何见得到!”

    “是啊,张执事,你莫要太担心,有邵师弟在,你且放宽心就是了!”张执事也跟着附和道,只是这语气总觉得有点底气不足。

    方绍远和何明朝对视一眼,随后何明朝便大声说道:“哎呀,方师弟,你可知道为什么我笃定咱么一定可以见到这位传奇师兄呢?”

    “为什么啊,莫非何师兄你和那位传奇师兄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吗?”方绍远会意地同样大声道。

    “啊哈哈哈,方师弟,还真猜对了!当年那位传奇师兄曾经得我师尊度厄星君指点过,所以啊,算起来我和和那位传奇师兄可以算是半个真正的师兄弟,因此只要我去找他,他绝对不会拒绝的!”

    “更何况,你这个情况和他当年是何其的相似啊,想来感同身受之下,那位师兄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何师兄,咱们赶紧去吧!”方绍远冲着大殿之中叫道。

    “恩,好,来来来,我在告诉你,其实啊,当年我这位传奇师兄当年自从进入大罗金仙境之后曾经亲自来找过那位执事,不过可惜,那位执事竟然在那之前就已经兵解坠落凡尘,到如今也没有在重归仙班!”

    这话一出,方绍远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这位传奇师兄威势如此之前,没有出手,就将那位执事给逼的不得不兵解转世。

    要知道,这种办法一般唯有重伤不治的情况才会迫于无奈这么做,正常人谁会做这样的事情,没瞧见那位执事这么多年都没有能够重归仙班,可想而知这条路是多么的艰难了,或许此时那位执事已经彻底忘记前世,永世在凡尘之中轮回了。

    难怪张执事和伍执事在听到何明朝提到这位传奇师兄之后,面色惨淡,心有戚戚了,原来是真的害怕得很。

    毕竟无数年的的苦修从一介凡人修炼值太乙真仙,不知道花费了多大的代价,若是因为一件小事而将自己弄得一朝回到解放前,任谁都受不了。

    此时,大殿之中的张执事等三人在听到何明朝和那位的关系的时候,顿时傻眼了,邵文广也就罢了,毕竟他有窦副院主做靠山,面对一个大罗金仙还并没有太过感觉畏惧,最对也就有些紧张而已。

    但是张执事和伍执事就不一样了,他们可不能和有靠山的邵文广相比,一想到自己竟然做出了间接得罪那位传奇的事情,而且那位不出手就已经逼得他们的前任兵解转世,如今若是真把那位给招来了,他们还有什么好下场啊。

    这一下,就连一向淡定的张执事都慌了神了,而那伍执事更是双腿一软,居然直接瘫坐在了椅子上。

    “邵师弟,你看这件事?”张执事此时不由看向邵文广,一脸试探地问道。

    邵文广一看见张执事这般模样,顿时心中很是不爽,心道当初为了巴结他,这张执事二话不说就拦下了这事,那个时候怎么不见现在这幅怂样。

    早知道在那之前收到张执事的传信,说是何明朝出现了,他自己就不来了,这样这件事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就算日后张执事他们把他供出来,大不了一推三五六,来个不认账,谁也不能奈何他。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不但来了,而且还参和进来,甚至还发了话,这说的话和当年那位被逼迫兵解转世的执事没什么两样,要是被方绍远和何明朝死咬着不放,还正不好办。

    张执事见邵文广半天不发话,顿时心中一凉,心道老子这是在为你办事情,你倒好遇到困难就想把老子甩到一边去,如此没担当,所有责任都是老子来抗,就算你是窦副院主的弟子,也休想撇开这件事的关联。

    当然,不到最后一刻,张执事也不想真的和邵文广翻脸,毕竟当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所以张执事还是再试探着问道:“邵师弟,要不咱们还是把那五十年的月例给他把,反正咱么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邵文广还是一声不吭,他是个要脸面的人,刚刚还牙尖嘴利地反驳方绍远,如今又让他同意交出月例,这不就是相当于自己打自己嘴巴子嘛,他邵文广可丢不起这人,不过不同意的话,真要是把那位给招来,鬼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就算最后他真的因为窦副院主的关系幸免于难,恐怕也最终会沦为整个太一内院的笑柄,以后他将用于抬不起头来,所以他只能沉默以对。

    见张执事还在那里磨磨唧唧的,邵文广不禁心中大为恼火,心道你这老小子平日里也挺机灵的,怎么这个时候还看不出我意思来吗,,不说话自然是默认了,重要给我留点颜面啊!

    见张执事还在那里磨磨蹭蹭的,邵文广只能轻哼一声道:“看来张执事你今日很忙啊,这样吧,我先走了!你先把手头的事情忙完吧!”

    说着,也不带张执事反应过来,顿时就消失了,留下张执事一个人傻不愣登地站着。

    “喂,我说老张啊,干什么呢,还不赶紧将那方绍远叫进来啊,那五十年的月例赶紧给他吧!”伍执事这个时候呲溜一下就蹿了起来,立马一拍张执事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