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道歉
    听到邵文广的提醒,伍执事顿时心头一震,不为别的,因为之前就是因为邵文广暴喝之后张执事瞬间就被方绍远给放翻了。

    于是伍执事立马将吞天镯催动至极致,只一瞬间就将那方绍远打出来的数到剑气全都吸入了吞天镯之中。

    只是随即,伍执事就从方绍远的脸上看到了一丝计谋得逞的笑意,顿时脸色一变。

    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却突然心神猛地一震,哇的一声就喷出一大口仙血来,同时双目之中露出一丝不可思议,口中大叫道:“不可能!”

    话音刚落,就听见半空中由伍执事操控的那件中品后天灵宝吞天镯瞬间爆碎了,同时一道寒光闪过,伍执事的身体立马微微一颤,随后整个人身上爆射出数到血箭,瞬间轰然倒地。

    面对这一变故,邵文广脸色再次一变,但是此时他去势已成,根本无法回头,只能勉强压下心头的震惊,手中的星剑星光一震爆发出无穷的威势朝着方绍远的背后狠狠地刺去。

    叮的一声,邵文广只感觉到自己的手中传来一股无与伦比的巨力,震得他我剑的手忍不住不停的微微颤抖。

    抬眼看去,邵文广却发现方绍远手中不知道何时握住了一道明晃晃的剑气,正以剑气的剑身直接挡住了他手中的星剑。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心中一阵狂吼,邵文广眼神之中暴露出不可置信的神采,要知道他一直认为当初之所以会败给方绍远,就是因为他那个时候发力被封,根本无法发挥出星剑的最强威力。

    如今他可是处于完整的状态,一身法力之强可谓直追太乙真仙巅峰之境,此时的他所凝聚的星剑威力可以堪比中品后天灵宝。

    但是强悍如斯的星剑竟然就这么被一道剑气给挡住了,这根本令邵文广无法理解。

    假若此时出现在方绍远手中的是一件法宝又或者是当初方绍远所施展的剑元,邵文广或许还不会如此,毕竟以秘术凝聚星剑再强也不可能和真正的法宝相比,碰上剑元也许会不敌,如果此时邵文广有了大罗金仙的修为,这星剑练真正的法宝都能破,但是可惜他不是。

    其实,邵文广不清楚的是,这道剑气看似强大,其实当中暗藏了破神幽冥剑,可以算是披着羊皮的狼。

    所以邵文广的秘术再强,在面对一件中品先天灵宝的时候自然是不敌了,当然这也和方绍远如今法力的质量堪比太乙真仙后期有关,所以数量上少了,但是威力去变大了。

    再伍执事使出吞天镯吞噬了方绍远所打出的剑气之后,方绍远便将破神幽冥剑暗藏在剑气之中,伴随着数道剑气一同击出,果然迷惑了伍执事,令伍执事毫无防备,还以为凭借吞天镯依旧可以故技重施呢,却不曾想他的这件中品后天灵宝踢到铁板了,一下子就被身为中品先天灵宝的破神幽冥剑给废了。

    为此,伍执事不但因为损毁了法宝而导致心神受损,更是被披着剑气外衣的破神幽冥剑给重创,与他的难兄难弟张执事一起倒在地上作伴去了。

    此时,邵文广心中惊疑不定,再也没有之前那种意气风发的模样,一身气势也被方绍远瞬间打得七零八落。

    “你到底是谁,你跟不是方绍远!”邵文广突然一脸一变大声喝道。

    方绍远则笑眯眯地看着邵文广到:“邵师兄,我是不是方绍远你不是最清楚吗,刚才你就说我不是了,现在又强调一遍有意思吗?”

    “哼,你到底是谁,快点说,要知道这里可是太一内院,院中可是有数位大罗金仙坐镇,此地更是大帝的中千世界,你若是有什么企图的话,简直就是找死!”邵文广显得有些色厉内荏得叫嚣道。

    “找死!哈哈哈,邵师兄,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已经出不来了,我就是方绍远,方绍远就是我,你觉得我作为一个正牌的太一内院弟子会担心本院的长者对我不利嘛!”方绍远十分轻松地笑着说道。

    “不可能的,真正的方绍远不可能有你这般修为的,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冒出方绍远,还有方绍远去哪里了?”邵文广依旧满脸的不相信。

    “不相信,那我就没办法了,要不你去叫人啊,将本院的师长们全都叫来,对了若是能把窦副院主叫来那就跟好了,我正要让他们看看本院如今的某些人做的这些事情!”方绍远很不客气得说道。

    “别,别!”突然一声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张执事和伍执事两人相互参扶着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方绍远顿时将眼光扫向这两人,同时手中的剑气一扬就要出手,顿时唬得这两人一脸焦急地喊道:“别动手,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怎么,现在知道有话好好说了,那你们刚才怎么不这么说呢,难道你们不觉得有些晚了嘛!”方绍远冷哼一声道。

    “不晚,不晚,刚才都是误会,我们看错了,方师弟你表现出了天仙境的修为,令我们误会了,现在我们完全可以确定你就是方师弟,本院的弟子!”伍执事也张嘴急道。

    “哦,你们说这是误会,那么有人他不觉得啊,到现在还觉得我是假冒的呢!你们说怎么办呢!”方绍远说着,便将目光扫向了不远处的邵文广。

    “邵师弟,这件事就是一个误会,也别叫人了,赶紧撤去这天幕吧!”张执事和伍执事对视一眼,一脸难色,但是最终还是开口劝说道。

    邵文广此时脸色铁青,他何尝不知道这件事其实根本不能见光,若是真的将院中的师长叫来,那么丢人倒霉的就是他自己,三个太乙真仙居然连一个新入院的师弟都打不过,简直把老脸都丢尽了。

    “方师弟,你看邵师弟他也已经知道这件事是个误会了,这件事咱们是不是就这么算了!”张执事见邵文广站在那里一言不发,顿时明白了邵文广的意思,心中暗道都到这时候了,还是这么死要面子活受罪,得这求饶的话还得他来说。

    反正面对方绍远,也不是第一次说求饶的话了,正所谓说多了也就习惯了,所以张执事继续道:“方师弟,这样吧,对于这次的误会本执事深表歉意,我代表我们三人向你致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