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莫名的胜利
    方绍远的话就好似惊雷一般瞬间震醒了失神状态的夏元让,两眼略显茫然的夏元让晃了晃脑袋,听着场外吵杂的声音,顿时一个脸色露出了怒色。

    麻蛋,本仙费尽心思想要博取眼球,却不曾想阴沟里翻了船,居然被方绍远这小子给翻利用了。

    不过,随即夏元让脸色露出一丝狠厉之色,看着方绍远,心中暗道,小子,踩着本仙上位的感觉是不是很爽,只是没实力却装逼的代价是很大的,你没有第一时间对本仙下手这是极大的失策。

    突然,夏元让注意到方绍远似乎朝着他看来,而且脸上除了挂着那令他讨厌的淡然的笑容之外,那双眸之中隐隐流露出一丝莫名的神色,还带着那么一丝嘲讽。

    哼,小子,待会看你如何笑得出来!夏元让狠狠地朝着方绍远瞪去。

    “夏师兄,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让我三招,师弟我怎么也不能令你吃亏,也让你三招如何?”方绍远嘿嘿一笑,顿时语出惊人道。

    场外的众人顿时激起一阵惊呼,夏元让乃是太乙真仙中期巅峰的修为,而方绍远不过是太乙真仙初期,两者相差一级,夏元让可以说出礼让三招的话,这方绍远这么说似乎显得有那么些不自量力,哪怕之前方绍远貌似胜了一招。

    要知道,方绍远刚才之所以可以占据上风,很大程度上乃是夏元让自己作的,在不了解对手实力的情况轻敌并且还装逼,这才导致了棋差一招,但是并不代表在众人眼中方绍远就一定比夏元让强。

    莫非,刚才侥幸胜出的方绍远脑子被门夹了,居然还弄出这么一出昏招。

    夏元让则目光中闪烁这寒芒,方绍远,你还真是装逼撞上瘾了,莫非真觉得能够稳胜他了吗,好了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就在夏元让刚要开口应下的时候,突然他神色一动,看着笑眯眯的方绍远,有听听场外的议论声,顿时嘴角一扬,这方绍远还真是好算计,若是他真的应下方绍远的话,那么岂不是代表他自己都承认方绍远比他强,到时候即便他赢了方绍远,恐怕也不免招来非议,说是他的胜利乃是不要面皮换来的。

    这对于一心想要在众天君星君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的夏元让来说绝对是不能接受的,万一那些天君星君觉得他这胜利是注了水的,那岂不是不妙了。

    于是,夏元让冷笑一声道:“方师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挑战者,师兄我让你三招是应该的,至于你方才的话就当没说过好了!”

    方绍远其实也没有认为夏元让会同意自己的提议,所以里面说道:“好吧,既然夏师兄这么说,师弟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见方绍远居然就借坡下驴了,夏元让从方绍远神色中明白了自己还是上当了,这方绍远之前所说的什么礼尚往来根本就是屁话,他根本就没打算实施,否则岂能如此痛快的就同意了,最起码也要谦让一下。

    想到这里,夏元让顿时一肚子气,不过表面上还得做出淡定的表情:“方师弟,既然如此那就继续吧!”

    话音刚落,方绍远突然整个人神色一正,口中道:“夏师兄,得罪了!”

    轰的一下,顿时场中以方绍远为中心一下子爆发出强大的剑意,好似飓风一般一下子席卷了整个擂台。

    靠,说干就干,这方绍远怎么这么不要脸呢,夏元让感受到逼人的剑意,顿时脸色大变,心中不禁暗骂。

    身形一动,夏元让刚要大展神威,却感觉到元神一阵不稳,好似针扎一般剧痛,刚刚凝聚的法力一下子重新散掉了。

    而此时,在外场的众人眼中,则是方绍远说干就干,一下子爆发出惊人的剑意,而他的对手夏元让似乎也不甘示弱想要极力反抗,不过奈何似乎实力不济,刚刚爆发出高昂的战意便瞬间被方绍远凌厉的剑意给压制下去了,甚至连周身的法力都消散掉了。

    不但如此,这夏元让似乎受不了眼前这一幕的打击,竟然在方绍远剑意的逼迫下,没坚持几息的时间就两眼一翻,轰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这尼玛是什么情况,说好的龙争虎斗呢,说话的大战三百回合呢,怎么这方绍远才出一招,不对应该是半招,这夏元让就歇菜了,这到底是方绍远太强了,还是那夏元让太弱了。

    方绍远仿佛也是被这一结果惊呆了一般,在夏元让倒地之后愣了愣神,便赶紧收回了周身的剑意,随后站在了原地。

    很快就有以为大罗金仙飞身上前,探查了一下夏元让,轻指一弹,夏元让便转眼清醒过来。

    “夏元让,你可还能再战否?”大约是觉得夏元让输得似乎有些莫名其妙,所以这位大罗金仙并没有立刻宣布夏元让告负,反而开口问道。

    谁知道,夏元让刚准备开口回应,却神色猛然一边,豁然转身看向方绍远,双目之中流露出悲愤之色。

    “你,你,你......”

    “噗......”这话没说话,夏元让突然一张嘴,口中的鲜血好似喷泉一般汹涌而出,一下子化作一团血雾,随后整个人就这么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这个突然的变故顿时震惊了全场,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刚刚上台的那位大罗金仙也有些诧异。

    除了这样的事情,比试自然不可能进行了,那位大罗金仙看了看方绍远,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夏元让,刚要开口说话,却突然神色一动,随后宣布道:“本场比试方绍远获胜!”

    随即,夏元让便被这位大罗金仙轻轻提取飞离擂台,显然是去疗伤了。

    “方绍远,你且过来!”就在方绍远刚刚走下擂台,就听见度厄星君的呼唤。

    其实,对于度厄星君的举动,方绍远丝毫不感到意外,毕竟这场比试他胜的确实有些蹊跷,找他前来问话也是应景之意。

    “方绍远,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元让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倒地不起,尤其是他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方绍远刚走到度厄星君身旁,就听见一声严厉的质问。

    “这是蓬莱都水司的副司首天源仙君!”度厄星君眉头一挑,看着方绍远淡淡地开口道。封神飞仙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