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艰难地推算
    沉浸在喜悦之中的方绍远突然心中一动,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是为了找到竹妖的踪迹,而并非是那意外之喜的先天印记。

    “喂,老祖,为何我根本没有发现竹妖的踪迹,你不是说我只要查看自身情况就可以的得知的嘛?”

    寒螭老祖微微一怔,随后说道:“不可能,老祖我亲自动手怎么可能连一个小小竹妖的下落都算不到?”

    “想来这推算的结果就在那先天印记之中,你再好好看看!”

    方绍远一想也是,于是把那河图洛书的先天印记好好地翻了个底朝天,不过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并且无论方绍远怎么想办法催动,这先天印记都没有丝毫的动静。

    “怎么还是没有?”寒螭老祖也面露惊异之色。

    “不对,让本老祖再想想。”寒螭老祖做思索状,好一会儿之后这才开口道:“哦,本老祖明白了,那原本的苦竹已经被炼制成了六根清净竹,所以这苦竹已经算是在天地间消失了,但是如今和竹妖借助那封印之地的大阵脱离后天之身,成就苦竹先天之身,如今也算是苦竹一脉的延续。”

    “身为十大先天灵根之一的苦竹,当年除了圣人之外根本无人可以算出其下落,如今这竹妖虽然没有苦竹的本领,但是却也不是一般人可推算的,老祖若是全盛时期,或许可以做到,但是如今借你之手根本无法推算成功。”

    “现在想来,恐怕之前那招来的天罚也并非是因为惹来了河图洛书的先天印记才降临的,而是我们妄图推算已经算是苦竹一脉代理人的竹妖,使得天道震怒而降临的。说起来,其实算起来是我们动用了九演天算之法推算竹妖招来天劫,这才吸引了河图洛书的注意,降下那先天印记。”

    “毕竟细说起来,这推演天机实则是逆天而行,容易遭到天道反噬,那河图洛书以推演天机而闻名,自然算是和天道对着干,所以河图洛书降下先天印记并非你天资极佳,而是它们看中了你胆大妄为,竟然和天斗。”

    听到寒螭老祖这么说,方绍远不由苦笑道:“感情这河图洛书整个就是一个与天斗其乐无穷啊!”

    “哎,老祖我算是明白了,当年妖帝出事,恐怕也是和多次动用河图洛书推演天机有关,这才遭到天道算计。”

    寒螭老祖深深地感叹一句后,看着方绍远道:“方小子,原本我还觉得你得到这河图洛书的先天印记是件幸事,但是从目前看来,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尽量不要再动用那先天印记了。”

    其实,这个时候已经不用寒螭老祖提醒,方绍远也知道得到这河图洛书的先天印记并不意味是什么好事情,所以他重重地点点头同意寒螭老祖的说法。

    “不过老祖,那这竹妖现在该怎么办呢,他的下落没法找了啊!而且不过是推算他的下落就遭到了天罚,若是将他干掉的话,岂不是我要直接被天道弄死了!”方绍远有些担忧地说道。

    “小方子,放心就算天道降下天罚,本剑灵也会帮你将那劳什子天罚给干掉的!”小幽冷不丁地冷声道。

    感受到小幽身上散发的浓郁的煞气,方绍远不禁打了个寒战,心道这小幽是不是和天道有什么深仇大恨啊,怎么这么激动呢。

    “怎么你不相信?”

    方绍远自然不会这个时候反驳什么,而是不停地点头道:“恩,恩,恩,我自然是相信了!你可是天地间最厉害的灵宝了,正所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小幽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周身的煞气缓缓消散了。

    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方绍远看着远方,脑子里开始不断地飞旋着,不管如何,那竹妖他肯定是去找的,毕竟那是长生大帝的任务,完不成恐怕也没好果子吃。

    再说了,不能打杀竹妖,总可以想办法将其生擒活捉,到时候交给大帝自己处置,那么到时候即便有天罚也是大帝扛着,和他无关。

    想到这里,方绍远突然心中一动,他面露一丝兴奋之色问道:“老祖,那竹妖咱们由于天道的干扰算不出他行踪,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角度,咱们不去推算竹妖,而是去推算那谢智彬如何?”

    “谢智彬?”寒螭老祖微微一怔,随后恍然笑道:“好小子啊,不错真亏你想得到,那谢智彬肯定比你要急于找到竹妖,毕竟那勾陈大帝需要这次胜利来继续打击四御中的其余几位。”

    “是的,说起来,我们能够找到竹妖的封印之地不过是机缘巧合,但是那谢智彬竟然也能找到,那就说明他手中肯定有寻找竹妖的线索。只要咱们找到谢智彬,那么就可以找竹妖了!”方绍远越说越是兴奋,双目之中露出夺目的光彩。

    “我现在就来试着推算那谢智彬!”方绍远说着就准备动手,不过随即他身子一僵,然后面色有些难看地说道:“动用推算之法岂不是又要惊动河图洛书,我现在实在是怕了这样两件先天灵宝了!”

    “哈哈哈,方小子,你还真是逗得很,老祖我只是不让你动用河图洛书的先天印记,可没说不让你动用推算之法。”寒螭老祖不禁笑道。

    “这两者有区别嘛?”方绍远不禁问道。

    “当然有区别了,动用推演之法并不会触动先天印记,只要你不是强行推演一些超越自极限的东西,都不会惊动河图洛书的。”寒螭老祖淡淡地说道。

    “要知道,你之前之所以激动了河图洛书,乃是因为你推测了超越你所能推演范围的东西,引来了天赋。”

    “所以,单单推演一个太乙真仙境的谢智彬,是不会有事儿的!”

    听到这话,方绍远才松了口气,随后开始按照九演天算之法来推算谢智彬的下落。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方绍远总觉得自己推算的结果模糊一片,根本无法将谢智彬的行踪推算出来,甚至尝试了几次之后,由于心神消耗过大,眼前竟然一黑,差点没昏过去。

    好半天,方绍远才算是回过神来,他面露苦笑之色道:“喂,老祖,你不是说推算谢智彬没问题的嘛,怎么差点没把我小命给搭进去。”

    寒螭老祖则显得有些不自然,讪讪一笑道:“呃,这个,那个,方小子,这不能怪我啊,谁叫你修为比那谢智彬低呢!”封神飞仙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