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掌 谢智彬的踪迹
    “屁话,我和谢智彬就算修为有差距,但是也没有跨过一个境界,按照你说的,只要修为不超过一个大境界,九演天算之法就绝对没问题。”

    “但是,现在呢,什么都算不出来就罢了,还差点让我元神受损,不跟你要补偿就算不错了,你还敢以我修为低做借口,将责任推到我身上!”

    听到方绍远抱怨的话,寒螭老祖老眼一瞪:“好小子,说你不行你就是不行,行也不行,既然你不信,那就让本老祖出马,用事实告诉你,你就是不行!”

    方绍远心中一阵不爽,刚要出言反驳,却看见那寒螭老祖已然在作法演算。

    从一开始那种轻松弥漫的表情到后面凝重严肃的神色,寒螭老祖的变脸不比老天来得慢。

    其实,方绍远倒是愿意认可寒螭老祖的办法,毕竟若是寒螭老祖说法正确,那么就表示寒螭老祖出手的话,必然可以算到那谢智彬的下落,因为寒螭老祖的修为远超谢智彬,即便如今只剩下元神,绝对不会失手。

    但是,从目前看来,这寒螭老祖似乎是失手了,否则他此时就应该嬉皮笑脸地对自己冷嘲热讽了。

    “活见鬼了,谢智彬这小子到底有何奇异之处,为何老祖我竟然推算不出他,眼前一片迷茫,就好似关于他的天机全部被遮掩了!”寒螭老祖最终睁开双眼,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会不会是勾陈大帝为他遮掩天机了?”此时,方绍远也顾不上和寒螭老祖斗嘴了,不管怎么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得知谢智彬下落,其他的都可以放到一边。

    “应该不会,别看我现在只剩下元神,但是这推演之法主要依靠的就是元神之力,元神越强,推演几率越高。所以,以老祖如今的元神之力,就算与那勾陈相比也相差不了多少,即便勾陈出手,本老祖也能感应一二。”

    说到这里,寒螭老祖摇摇头,又点点头道:“莫非是这谢智彬身上必然有可以混淆天机的重宝?”

    “重宝,难道是坠星箭和坠星弓?”方绍远不禁问道。

    “那两件东西虽然不错,不过终究是后天所炼制,也就区区上品而已,还没有那么大的威能!”寒螭老祖斩钉截铁道。

    方绍远自然清楚寒螭老祖乃是法宝界的专家,他说坠星不行就是真的不行,但是既然如此,那么这谢智彬身上到底有什么隐秘呢,若是真的另有其他重宝在身,那么即便遇到那谢智彬,恐怕也要留神那神秘重宝了。

    如今方绍远修为越来越高,眼界也越来越宽阔,正所谓修为再高,也怕板砖撂倒,法宝相对于修行之人的重要性可谓不言而喻,法宝品级越高,对于修行之人帮助越大。

    就好比方绍远,没有破神幽冥剑在手,凭借他修行的五雷正法和各种秘术,即便面对太乙真仙巅峰境的仙人也毫不畏惧。

    但是,一旦中品先天灵宝破神幽冥剑在手,方绍远即便是大罗金仙初期也有把握一战,这就是有高级法宝与没有高级法宝的区别。

    坐在原地恢复元神之力,突然一道白光闪过,方绍远轻轻伸出手来将其截住,却发现是一块玉符。

    元神之力依附在玉符上,方绍远顿时接收到一段讯息,乃是周梓盈和莫熙芸传来的。

    随即,方绍远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之色,因为他已经从这段讯息里知道了关于谢智彬的消息。

    “老祖,走吧,别在这里纠结那谢智彬到底有何神异之处可以避开你的推演了,他的下落我已经知晓了,有什么不清楚的,见了他本人再问他也不迟啊!”

    说着,方绍远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了原地,而寒螭老祖则回过神来,眼前顿时一亮,在方绍远消失的瞬间也同时消失了。

    南海之滨,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男子正缓缓走着,此人剑眉星目,神采飞扬,尤其是眉心那一点翠绿令其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妖异。

    此人的步伐看似平常,但是却往往一步踏出,就有数里之遥,最关键的是,他身旁的人仿佛根本看不见此人一般。

    来到一处荒凉之地,那白衣青年突然止住了脚步,最后淡淡地说道:“这位朋友,你都跟了我一路了,现在是不是可以现身了?”

    不过,这周边空地始终空无一人,除了一阵风吹过掀起了一片沙尘。

    那青年见状,眉头微微一皱,那眉心的翠绿瞬间一亮,随后方圆一里之内空间一下子好似荡漾的水波一般,出现真正涟漪。

    随即,一道身形骤然从那涟漪见冒了出来,赫然是那谢智彬。

    “哼,小小竹妖倒是有些手段!”谢智彬脸上露出一丝冷意道。

    “嗯?”那白衣青年面色显得有些冷峻,他双目盯着谢智彬道:“仙人?天庭来的?”

    “算你有点眼光,本仙下界专为擒拿与你,识趣的话,还是束手就擒吧!”谢智彬一脸傲然道。

    “难道如今天庭无人了吗,怎么什么人都往下界派?”那白衣青年眉头一皱,冷冷道。

    被这青年目光一扫,谢智彬没来由的感觉到身子一寒,不过随即心头一怒,他可是极为自负之人,如今竟然被下界一个小小竹妖看了一眼,就周身一寒,生了畏惧之心,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岂能不怒。

    于是,他顿时周身气息一涨,一股狂风以其为中心向四周肆虐。

    “妖孽,修的狂妄!”手中金光一闪,谢智彬做搭弓射箭之姿,那金箭瞬间好似漩涡的中心一般,将这天地间的元气不断地吸纳。

    谢智彬虽然自负,但是也不是那种狂妄自大之辈,这竹妖淡淡看了他一眼就令其心神胆寒之意,这足以令他心生警惕之意。

    所以,谢智彬一出手便使出了坠星箭,在他看来,有坠星箭在,那竹妖在厉害,也绝对躲不过去。

    因为谢智彬知晓这坠星箭有锁定只能,故而为了增大这一箭的威力,他尽情以金箭吸纳天地元气,意图一招将竹妖拿下。

    只是,当他正准备出箭之际,却发现自己眼前一花,原本站在他不远处的那白衣青年竟然离奇消失了。封神飞仙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