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一剑
    “如此看来,那谢智彬应该是来不及收回坠星箭便仓皇而逃,至于这竹妖的话,应该也受了点伤,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连这三只坠星箭都不收了,要知道这三支箭虽是后天灵宝,品级却也不低,威力更是不小。”

    方绍远自语着,慢慢的走着,随后突然脸色一变:“除非这竹妖遇到厉害的对手,来不及收回这三支箭就匆匆离去,或者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重要到连这后天上品灵宝都来不能相比!”

    突然,方绍远神色一动,整个人猛地一转身,却见他身后冒出一个人来,一个身着白衣的青年男子。

    身后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个人,若非寒螭老祖提醒,他根本就没有发现,这简直令方绍远一阵心惊。

    “有点意思!你也是天庭的人?”白衣青年看着方绍远道。

    方绍远稳住心神,随后双目一凝道:“你离去之后有折返,莫非是为了坠星箭吗?”

    看见方绍远手心亮出的一支坠星箭,那白衣青年双目微眯,脸上露出一丝奇异之色:“这支箭叫坠星?此箭虽不错,却也不过是仿品罢了,本座对其并无想法!”

    “不过,听你语气,你应该是看出本座的身份了?”

    这话听得方绍远不由身子一寒,虽然眼前这人语气很平淡,但是他话语之中却蕴含着一丝凌厉的杀意。

    “方小子,小心点,眼前这个家伙绝对不简单,本老祖总觉得此人很有些熟悉的感觉。”

    即便没有寒螭老老祖的提醒,方绍远已经极为警惕了,现在听到寒螭老祖的话,方绍远更是身子紧绷,周身法力凝而不发,破神幽冥剑随时准备出动。

    “阁下从翠竹山中出来之后竟然一路来到这里,确实让在下一阵好找,不过,不知道阁下可曾见过我的同伴?”方绍远沉声道。

    “你是说那个射箭的小家伙,呵呵,自然见过,他可没你有礼貌,脾气躁的很,一言不合就出手,不过可惜本事差了点,连吃饭的家伙都丢了。”

    白衣青年笑了笑接着道:“不过,你也不老实啊,你说你和和那射箭的是同伴,但是天底下哪有同伴将同伴的法宝给夺取的呢?”

    方绍远顿时心中一凛,这白衣青年真是厉害,他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自己已经将那坠星箭简单炼化了。

    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的方绍远顿时挤出笑脸来道:“阁下说笑了,此箭不过是我暂时保存,日后见到同伴自然是要归还的!”

    “呵呵呵,你不要紧张,正所谓天下法宝,有德者据之,你还不还本座不在意,本座在意的是你是不是也和那射箭的一般想要对本座出手!”

    顿时,两人之间的气氛凝重起来,方绍远呼吸变得急促,身上的气息再也无法维持平和,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嗯,天庭来的小家伙你到底是出手呢,还是不出手呢?”

    面对那白衣青年的咄咄逼人,方绍远如临大敌,心中的好似有一大块重石压着,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方小子,镇定点,该出手时就出手,你要知道,那谢智彬虽然败了,但是却也让那人受了点,留了血,你难道自问连姓谢的也不如吗!”

    “更何况,修行之人要的就是激流猛进,遇到挫折就躲避,这辈子就别想问鼎大道!”

    听到寒螭老祖的话,方绍远心中顿时激起一种无比的豪情,原本紊乱的心绪也重新平和下来。

    “呵呵,看来你已经下定决心了!也好,就让本座见识一下你的手段吧,看看你和那射箭的比有何不同之处!”白衣青年笑着道,只是双目之中却闪现出一丝惊诧之色。

    要回到,这白衣人来历不凡,当年也是叱咤风云之辈,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他以攻心之法对付方绍远,本以为这方绍远在其压迫下回心神失守,却不知道为何,这方绍远竟然突破了他的心神封锁。

    不过,对于他这样的人物来说,即便方绍远有这样的表现,也仅仅令其有一点欣赏之意,毕竟在他看来,方绍远和他的差距太远了,哪怕如今他的距离曾经的巅峰之期相差万里之遥。

    既然决定出手,方绍远自然不会客气,一上手就使出了最强的攻击。

    手中破神幽冥剑在手,方绍远胆气顿时充足,法力灌注之下,剑身震颤,一股惊天的剑意冲天而起,顿时天地变色,空气一下变得凝重起来。

    这是自打破神幽冥剑晋级之后,方绍远第一次正式动用此剑,果然威势不同凡响。

    剑鸣之音如同雷鸣一般,那白衣青年神色也微微一变,口中忍不住赞道:“好剑!”

    双手持剑,方绍远身形恍惚之下竟然与那破神幽冥剑合二为一,化身成一柄参天巨剑。

    以巨剑为中心,散发出无坚不摧的剑气,一时间方圆百米之内已经完全被剑气所封锁。

    突然,巨剑剑身一震,万道剑气剑尖全都朝着白衣青年而去,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万剑齐飞,一下子就将白衣青年淹没了。

    不过,随后巨剑也是动了,伴随着那万道剑气,以一种泰山压顶之势,将剑当刀使朝着白衣青年当头劈下。

    轰的一声,剑气四射,激起冲天的烟尘,随后一道身影从烟尘中倒飞了出去,一下子跌落在地面上。

    “咳咳咳!”方绍远连续咳了好几声,大口喘着粗气,一剑撑地缓缓站起来,双目死死地盯着散去的烟尘。

    “踏,踏,踏!”一步一步的脚步声从烟尘中传来,方绍远的心顿时一沉。

    手中执剑,方绍远挺起胸膛,牢牢地盯着不远处那道身影,直到这身形完全显露出来之后,方绍远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此时,那白衣青年双手垂下,一滴一滴地鲜血从手心中滴出来,嘴角间也沁出一丝血迹,显然方绍远刚才那一剑并非一点用都没有。

    “咳!有点意思!”白衣青年轻咳一声,随后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想不到如今天庭之中还有你这样的翘楚,倒也有些出乎本座的意料。”。封神飞仙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