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十尾可真丑
    当李浩他们赶到晓的总部之时,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唯有那才沉眠中苏醒复活的十尾,还在狂舞着它的触手,肆意的破坏着周边的一切,似乎是在庆祝它的复活一般。

    “那就是十尾吗?!”柱间一脸震撼的看着那惊天恶兽,嘴唇轻动,似乎正在暗自整理语言,准备说点什么。

    而众人原以为他身为初代火影,必有高论,却没成想....

    “它长得可真丑。”柱间憋的半天,却是这样说道。

    众人:“.......”

    这特么是讨论那家伙外表美丑的时候吗?重要的是十尾身上那股滔天魔威啊!那种巨大的压力感,简直就是灭世级的灾难啊,在这种情况下,谁让你去关注的它的外表了?先想想要怎么对付它才对吧!

    斑与带土并肩站立在十尾的头顶,两根树藤般的管子,自十尾的身上蔓延而出,连接在他们的后腰之上,看起来十分的猎奇。

    带土看了一眼赶来的联军众人,似乎嘲讽般的说道:“看起来你们人都到齐了呢,不过很可惜,你们还是晚了一步,十尾已经成功复活了,已经没有人再能阻止我们的计划了。”

    而他身旁的斑,却是不屑与联军众人说什么,只是双手环抱在胸前,用目光死死的锁定着李浩与柱间两个人,根本不往其他人的身上看一眼。

    “等你好久了呢,柱间。”斑向柱间招呼道,因为柱间在侧的关系,即使斑看向李浩的时候,双目都快喷出火来了,但他还是没有第一时间便朝众人发动攻击,而是准备先于柱间叙叙旧。

    自从终结谷一战之后,斑便再也没有与柱间见过面了,那么多年的思念....咳咳,总之,那么多年之后,再度久别重逢,如果不是周围还有别人看着,斑不得不按捺着自己的情绪,他早就跳下去要柱间亲亲抱抱举高高了....应斑要求,这段划掉!

    “等等!”柱间皱了皱眉,抬起一只手指了指斑胸前那张如浮雕一般的脸,说道,“斑,你胸口那张脸,似乎是我吧?”

    斑:“.....”你这眼睛难不成也是写轮眼?我特么都特意双手环抱在胸前了,你还能看到?

    李浩的攻击中附带着他的魔力,所以他造成的伤势,即使是秽土转生的状态,也无法轻易复原,所以直到现在,斑胸前的铠甲与伤口也都还没有恢复。

    柱间的一句话,瞬间就把天给聊死了,看着斑那尴尬中又带有一丝恼羞成怒的表情,李浩总算是知道,这两家伙为什么会‘分手’了,很显然,绝对是柱间这家伙的锅!

    然后,斑那愤怒的目光,便投到了李浩的身上,看起来就像是恨不得将他给生吃了一般。

    李浩顿时就觉得很冤枉,让你尴尬的下不来台的人,是柱间那家伙啊,你看我干什么啊?迁怒也不带这样的啊。

    斑缓了一口气,才又说道:“也多亏了柱间你的细胞呢,如果不是因为你的细胞,我也不可能死而复生,然后获得超脱凡人的力量。”

    他是这样说的,但李浩却总是觉得,这家伙就是在欲盖弥彰。

    否则的话,你把柱间的细胞移植到哪不好,非得移植到自己的‘心’上干嘛?真以为你那点心思能够瞒得过所有人呢?

    柱间不置可否的看了一眼斑,说道:“算了,我现在也没工夫理会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十尾封印...至于你,斑,等会再来料理你。”

    说着,柱间便直接动手了,双手一合,便发动了他那享誉整个忍界的招牌忍术,“木遁.树界降临!”

    他想用此术先封住十尾的部分行动力,然后再与大家一起,合力封印住十尾。

    嘣.嘣嘣..

    大地之下,传来了一阵阵的爆响,一抹绿意自土层中冒出,然后急速暴涨,化作了无数的藤蔓树枝,像是一条条巨蟒般疯狂攒动着,朝着十尾蔓延交缠而去!

    “呵呵。”斑一声冷笑,“柱间,那么多年没见了,给你看个‘新把戏’....木遁.树界降临!”

    斑那家伙,居然使出了与柱间同样的木遁,在十尾的身旁又召出了一大片森林,疯狂暴涨而出,与柱间的木遁互相交缠涌动,分庭抗挣,丝毫不落下风。

    “怎么可能,斑他居然也会初代火影的木遁?!”四代雷影有些不敢置信的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纲手,说道,“木遁不是你们千手一族特有的血继限界吗?就连你这个千手一族的当代公主,都没有继承到木遁,为什么那个家伙却拥有这样的能力。”

    土影老头说道:“是因为移植了初代火影大人的细胞吧,我记得木叶之中的那名叫做大和的忍者,也是因为移植了初代细胞,从而获得了使用木遁的能力呢。”

    “不!不一样!”纲手面容严肃的说道,“大和所继承的木遁之力,与爷爷相距甚远,但斑这家伙,却能以木遁与爷爷相抗都不落下风,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而柱间本人,也都是非常的惊异,“这就是你说的小把戏吗?这可不是什么小把戏呢,斑你居然连我的木遁都学会了,真的很厉害呢。”

    被柱间一夸,斑那小傲娇的毛病又放了,“哼,只是小菜一碟罢了,我早就说过了,我所得到的力量,远超你们所想象,如果不是因为与柱间你那一战之后,我受伤太重,我根本就不需要谋划准备这些,便能将整个忍界都纳入囊中!”

    “少得意了!你永远都不可能会成功的!”听到了有人发表这种统治世界的言论,立刻触动了鸣人的‘被动’,让他按捺不住跳了出来,如柱间一般,抬手斜指着斑,大声的说道。

    “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们会击败你,粉碎你的阴谋和野心!”

    斑皱了皱眉,看了鸣人一眼,有些不耐的说道:“小鬼,战场之上可不是你这种货色能够大发厥词的!”

    被柱间说几句,斑完全没什么感觉,因为柱间是他少有的认可之人,他有那个资格。

    但鸣人在他眼中,根本什么都不是,被这样一个小子指着鼻子放话,以斑的自傲程度,怎么可能忍得住,当场就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小鬼,就让我来给你上一课,面对必须仰视的强者之时,要有足够的敬畏...大放厥词,可是要丧命的。”

    话音刚落,斑脚下的十尾便动了,十条手臂般的尾巴,瞬间便疯狂的舞动了起来。

    十尾那庞大的体形,举手投足之间,便是地动山摇般的景象,一时间,整片地域都开始震动了起来,仿佛天灾末日来临了一般!

    轰!

    仿佛整片空间都塌陷下去了一般,仅仅只是一击,就连空气都被抽爆了,漫天爆碎的树木残枝中,一只尾巴破开狂风,瞬间出现在了鸣人身前!

    “鸣人小心!”一旁的佐助瞬间挡在了鸣人身前,六星芒万花筒写轮眼开启,巨大的须佐能乎立刻自他的身上暴涨而起,披甲持剑,奋力斩向了十尾的尾巴。

    轰!

    场中就像引爆了一颗核弹一般,巨大的狂风与冲击波瞬间肆虐而出,所过之处,大地瞬间崩裂爆碎,泥土爆震翻飞,众人瞬间便被强行逼离了原地,远远的跳开。

    当场中狂风消退之时,众人才看见,佐助已经被打退出去了好几百米的距离,须佐能乎手中的查克拉巨刃都被打碎,土地就像是被数万把犁头犁了一遍,土地翻起炸裂,几乎翻了个个儿!

    虽然早就知道,十尾的力量,肯定十分的恐怖,但当真的亲眼见证到之时,众人心中还是不由的为之一凛,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这就是十尾的力量吗?只是一击就....真是惊人的恐怖。”

    李浩笑了笑,“至少没让人失望不是吗?要不然的话,斑与带土那么费尽心思的复活它,结果却不如人意的话,那两家伙还不得当场哭出来。”

    “呵呵..也对。”

    三代火影说道:“各位,这已经是最后一战了,忍界的安危,就寄存于这场战争的胜利,我们别无选择,哪怕对手再强大,我们也只能死战到底!”

    热血的阿凯立刻上前,大声的响应道:“三代火影大人,我愿随您一起战到最后一刻!”

    而其他人,虽然没有阿凯那种热情,壮志激昂的出声响应,但他们的眼中的神采,便已经说明一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