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轮回小队VS飞段 下
    嗒。

    飞段双脚踏在树干之上,一个屈膝下蹲,顺手一把握住他那把三角巨镰,丝毫没有停留,双腿发力在树身上一蹬,拔出巨镰,整个人化作一道离弦之箭,迅速朝着张燕爆射而去。

    “不要过来!”面色惊恐的张燕大声喊叫道,声音里满是惊恐慌乱之感。

    好在这女人虽然惊恐,但还知道她得做些什么,否则的话,就真成待宰的羔羊了!

    咻!

    生死危机之下,张燕直接被逼出了所有的潜力,如有神助一般,迅速掏出来了一支榴弹发射器,也来不及瞄准,直接便激发了出去。

    轰!

    十分幸运的,榴弹射中了半空中的飞段,轰然爆开,张燕那紧提着的心脏总算是落下来,嘴角上不由的勾起了一抹如释重负的微笑。

    “张燕!危险!快闪开!”

    噗哧!利刃入体!飞段那巨大的三角巨镰,深深砍进了张燕的腰腹!

    那一刻,猩红色的鲜血飙射而出,染红了一大块土地!

    “呃?”张燕脸上那抹笑容立刻凝滞了下来,不敢置信的盯着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飞段....他居然硬顶着爆炸的榴弹冲了过来!

    “啊哈哈...你这臭女人,现在总算是能稍微明白一点我的感受了吧?你们这些家伙用那‘哒哒哒’的奇怪忍具,可是打的我痛死了!现在也该轮到你们也来试试看,我承受过的这种疼痛!”

    眼前这个张狂大笑的男人,狰狞如恶鬼一般,硬生生吃了一发榴弹的他,满身满脸都是血,左边半张脸都被爆炸给撕成了肉末,露出了血红的牙床与纠结鲜红肌肉层,胸腹至肋下更是被榴弹的破片划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大口子,皮肉翻卷,不断往外冒着红黑色的黏稠鲜血...真的就如同一只从地狱归来的恶鬼一般。

    “怎么样?如何?这种疼痛的感觉,是不是很让人着迷呢?”飞段说话之时,左半边脸上那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肉层也在跟着扭曲纠结,恐怖无比,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扭动着手中的巨镰在张燕的身体里翻转扭动。

    “啊啊啊啊.....”张燕惨叫,那种痛彻心扉的疼痛感,让她根本就无法忍受,只能大声的痛呼。

    “对!就是这样!哈哈哈哈...这种凄厉的惨嚎之声,就是这世上最美丽动听的声音!”飞段这家伙,就是个变/态的邪/教/徒,明明能直接一下子就干脆了当的杀掉张燕的,但他却偏偏故意砍偏了,不让张燕那么轻易就死,然后才开始展现他的恶趣味变/态理念。

    看到同伴落入飞段之手,被他折磨,赵越等人解释睚眦欲裂的死死盯着飞段那家伙,恨不得用眼神给他活剐了一般!

    “助手!你这个魂淡!”

    “放开张燕!”

    飞段不屑的瞥了一眼赵越等人,张狂大笑着,“啊哈哈哈,你们这些家伙,别着急啊,很快就会轮到你们了,我要把你们一个个全都砍成碎片,然后献祭给伟大的邪神!”

    “你!”赵越终于赶了过来,却不敢再前进一步,生怕刺激到飞段,害了张燕,他死死的咬着牙,朝着飞段怒吼,“你这家伙,算什么男人?!攻击一个弱女子算怎么回事?!有种和我打啊!”

    飞段偏头,戏谑的说道:“都说了,别急啊,你们这些家伙,一个我都不会放过的,毕竟惹怒了本大爷的家伙,最终都是要被邪神给诅咒杀死的!”

    双方交谈之间,张燕身上的生命气息迅速的衰败了下去,就连惨呼之声,也渐渐的弱了下来,变得轻不可闻,毕竟她可不像是飞段这样,血流满地了还能屁事没有。

    即使飞段攻击的时候避开了她的要害,但大量失血之下,她也已经撑不住了,如今已经出现了休克的症状,恐怕最多再过几分钟,她就要化作一具冰凉的尸体了。

    “啊嘞?这么没用的吗?这就快死了?再陪外婆玩一会啊。“飞段略作遗憾的说道,”嘛,还是趁这个机会,将你献祭给邪神吧。“

    与轮回小队一战,纵使是飞段,也受伤不轻,虽然他有不死之身,不在乎什么伤势,但如果身体破损的太过严重的话,可是会影响到他的行动与战斗力的,所以他也得趁机回上一口了,他的不死之身和实力,大多都来源于邪神的诅咒。

    所以诅咒献祭掉这个女人的话,无疑能让他回复上不少。

    看着角都用脚在地上滑动,勾勒邪神仪式的阵形,赵越整个人都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恨不得即刻冲上去,一刀斩掉这家伙的脑袋!

    生命的最后时刻,张燕努力的睁开越来越沉重的眼皮,满怀眷恋的看着赵越,嘴唇轻动,“赵越,我.....”

    后面的话,赵越并没有听到,已经虚弱到极致的张燕,发出的声音已经变得细弱蚊蝇了,但他还是明白了张燕的意思,她那张努力挤出来的笑脸,以及那眷恋的目光,赵越确实的收到了。

    就让我再为你做一点事情吧,最后的最后,张燕如此想到,然后她用尽了身体中最后的一丝力气,用手指扯开了腰间挂着的手雷柄环。

    轰!

    突然爆发的赤红火光,将张燕与飞段一起吞噬....

    “不要!!!”

    赵越疯了一般,直接冲进了那漫天的火光之中,烈焰炙烤之下,他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焦黑爆裂,但他却不在乎,也感受不到那种疼痛,他终是赶到了她的身边,接住了她那残破的像布娃娃一样的尸体。

    “不要!不要!张燕!不要死啊!”赵越疯狂的呼喊着张燕的名字,但她早已没有了生命气息,那残破的身体,犹如破碎的精致瓷器一般,让他连大力拥抱她都不敢....撕心裂肺一般的心痛之感。

    “给我去死!”周正与周强同样怒吼着冲了上来,径直冲向了被爆炸震飞出去的飞段,除开那不知道被狂风卷飞到哪里去的魔法师孙龙,就连没什么近战能力的狙击手吴青峰,在向飞段开了一枪之后,也同样红着眼睛朝他冲了过去!

    锵!

    一声刺耳的金铁交击之声,周正的盾击被飞段单手持镰挡了下来,而他的左手,已经被刚才的爆炸给炸飞出去了!

    “混蛋!混蛋!本大爷要把你们全都杀了!”被赵越他们连续击伤的飞段,也被激出了骨子里的凶性,变得疯狂起来!

    噗哧!

    几乎是同时,周强的盾牌与飞段的巨镰,同时击中了对方,飞段被周强一盾猛拍在脸上,鼻梁都被砸断,几颗带着血丝的白牙飞了出去。

    而周强,则更加的凄惨,直接被飞段一镰给撕开了胸腹,内脏都流出来了,瞬间便失去了所有的战斗力,被飞段一脚狠狠的踹飞了出去,砸落在地上,看他那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显然是不能活了。

    疯狂起来的飞段,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攻击了,即使是‘身受重伤’,手臂都被炸断了一只,但危险性与杀伤力,却是丝毫不减,因为对他来说,就算是你斩的他只剩下一颗脑袋了,他同样能疯狂到用牙齿一口咬断你的喉咙!

    “死!都给我去死!”飞段狂舞着手中的巨镰,吴青峰只是被扫到了一下,半条手臂便被直接撕扯了下来,嚎叫着倒在了地上,他们对于伤痛的承受力,可是远远及不上飞段这个将疼痛与死亡视作快感的邪神教徒啊。

    眼看着队友就要全部倒在飞段的巨镰之下了,赵越这个队长也终于压下了内心的哀痛,重新回到了战场,拖着那伤痛之躯,与飞段做最后的殊死之搏!

    ps:感谢书友们的支持...真的,老感动了,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