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熊孩子脾气差
    踏踏.....

    踩着碎石与沙砾,李浩径直的走到了佐助面前,蹲了下来,面色淡淡的与其对视着,“闹了一场之后,你应该也发泄的差不多了吧?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我有点事要和你好好谈谈。”

    “你要说什么?”

    李浩说道:“有关那些想要保护你,关心你之人的事情。”

    “你什么意思?”佐助皱了皱眉,不解的问道,“谁要保护我?我又需要谁的保护?”

    “当然是木叶。”李浩淡淡的说道,“即使你已经从木叶叛逃了,木叶之中依旧有着对你不离不弃的羁绊存在,而且因为某些原因,就连如今的火影,纲手姬也拜托了我,要帮忙照顾你。

    而我也已经和大蛇丸做了一个约定,他不会主动对你出手,所以你今后不必再担心你会被他当作容器转生......前提是,你不要自己脑袋发热,主动去反噬大蛇丸。

    我要告诉你的,就这么一些东西,我对木叶那些人的承诺,已经办到了,而你有什么想法,想要采取什么行动,全由你抉择,所产生的影响和后果,也要你自己来承当,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东西。”

    “木叶?”佐助有些惊疑的问道,目光闪烁的盯着李浩,“这怎么可能?!”

    李浩淡淡的说道:“没什么不可能的,毕竟事实就是如此,具体如何,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

    如果说只是鸣人的话,佐助绝对相信,因为他和鸣人之间的羁绊与友情,即使他自己不想承认,内心中也是十分清楚的————这世上再没有人比对方更加关心他们彼此了!

    嗯,二柱子行习惯性的忽略掉了小樱与雏田,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在意过这两位姑娘...什么时候小三也能在明面上与正宫争宠了啊?!

    便是这样说,鸣人的话,他一点都不会意外,可纲手....她又是为什么要拜托李浩给自己保驾护航?他甚至都没有见过那位五代火影。

    按理说,他这样的情况,就算木叶不将他列入叛忍,派出暗杀部队追杀他,也肯定是不会再将他视作同伴了。

    哪怕是因为鸣人以及卡卡西等人的关系,纲手不对他采取追杀剿灭的政/策,也应该是放任他自生自灭啊,为什么还要让人来帮助自己呢?

    难道是担心大蛇丸得到了他这具宇智波一族的身体,然后借此对木叶发难吗?可是这样也说不通啊,与其那么花费心思的保护他,还不如直接派人过来暗杀了他呢,这才是最简单,也最符合木叶利益的办法啊。

    那么一来的话,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是李浩那家伙口中的‘某些原因’!

    不知为何,想到这的时候,佐助脑中突然生出了一个他根本不敢相信的直觉想法————是因为鼬吗?但是这怎么可能?!鼬那家伙,可是灭掉了他们宇智波一族的罪人,被木叶列为s级叛忍的凶恶罪犯啊!

    所以无论怎么想,木叶都不可能会因为那个家伙而这么优待自己吧?而且鼬又怎么可能会保护自己?

    那么是木叶想要驱虎吞狼,利用自己去解决掉鼬?还是这其中有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完全想不通,无法理解也无法解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佐助根本无法确定木叶的‘善意’究竟是为何。

    佐助沉默了那么几秒,才忍不住问道:“是因为鼬吗?这件事情,你知道多少?告诉我!”

    这直觉还真够敏锐的,李浩瞥了佐助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这件事情其中的深层原因,我的确知道一些....但是我不会告诉你!

    因为这其中所不为人知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说出来的话,有可能会对你造成不可转变的影响,我只能告诉你,有关于鼬的事情,你所看到的,所知道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具体如何,这就得你自己去探索,或是你们两兄弟自己当面解决,毕竟这样的事情,不应该由我来告诉你。

    虽然我也知道一些,可这样的事情,旁人是无法理解也没法明白的,只有当事人才最清楚,也最有发言权....所以,努力修行吧,等到某个当事人觉得你已经成长到可以知道事情真相了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出面向你说明一切的。”

    “可是我现在就要知道!”一旦事情涉及到鼬,佐助的思维就会习惯性的变得不理智起来,他情绪激动的冲着李浩喊道,“你到底知道鼬的一些什么?!告诉我!”

    李浩神色的淡淡的看着他,“我说过了,等到合适的时机,会有人告诉你一切的,但那个人不会是我,也不该是我,所以你再怎么问我,那也是徒劳的,我不会向你吐露半个字,你也做不到强逼我开口。”

    有关他们宇智波一族被鼬灭族的真相,李浩当然是不会现在就告诉佐助的,毕竟谁知道这件事情由他说出来的话,会对佐助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他之所以要隐晦的提到这些东西,纯粹是因为看二柱子这家伙快因为仇恨走上歧途了,钻牛角尖的人,很容易堕入黑暗,而二柱子现在已经开始展现出一点这样的苗头和倾向了。

    佐助死死的咬着牙,那张面瘫酷哥脸上十分难得的出现了明显的表情变化,脸色复杂无比。

    他那一刻突然想到了很多,在李浩有些刻意的引导暗示之下,他似乎察觉到了一些什么,有了一点自己的猜测。

    他以前的时候,将一切的罪责与憎恨都理所当然的加诸在了鼬的身上,以此来宣泄着他所背负的仇恨,但现在想一想的话,在他们一族被灭门这一点上,还是有很多解释不通的疑点。

    就比如,鼬虽然很强,但就凭他一个人,真的能够屠戮得了整个宇智波一族吗?还有就是,鼬又什么要放过他这个弟弟?鼬犯下了这样的滔天大案之后,又是怎么从戒备森严的木叶当中逃出来的?这诸多的疑问,充斥着佐助的脑海。

    半饷之后,他才抬头瞥了一眼李浩,梗着脖子说道:“从明天开始,我会一直跟着你的,直到我能打败杀死你的那天!”

    李浩:“.....”我特么!你其实是想缠着我询问真相,顺便拿我做陪练,锻炼自己是吧?是这个意思吧?但为什么话从你嘴里面说出来,就变味了呢?!傲娇也要有个限度啊!再说男人傲娇一点都不萌啊!

    他黑着脸说道:“随便你!只要你够皮实耐艹,就尽管来!我可不会有多么手下留情的。”

    ps:除夕到了,祝愿事业有成,家人健康,在新的一年里顺顺利利,事事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