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你会永远记住我
    起风了,在跳舞粉的影响之下,那迟来的大雨终于从天空飘落,散落在雨地之中,那豆大的雨滴砸落在身上时,居然给人一种彻骨的寒冷之感,鲜红色的血,混合着雨水,染红了一大片地面,泛着淡红色的泡沫,被逐渐洗涮冲散。

    降雨量非常的大,地面积起了一个个水洼,李浩整个人都淹没在水洼之中,那断臂的创口被泡的惨白翻卷,但好在已经不再往外流血了。

    哗啦...

    李浩挣扎着从水洼之中翻身坐起,身体竟然有些微微的发抖。

    “呼哧....呼.....”他不住的喘着粗气,感觉整个人身上的温度都随着流水一同逝去了,浑身发冷,脑袋里一阵晕乎发懵,很累,头也很晕,恨不得直接躺下就此睡过去。

    但他知道,现在还不能休息,克洛克达尔还没有解决呢,战斗还没有结束,还不是放松的时候,所以他只能强打起精神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这一次,实在是伤的太重了,否则以他现在这个层次的不死之身,又怎么会出现如今这种极度虚弱的状态,他掏出几支药剂喝了下去,缓了一会,总算感觉舒服多了,虽然还是感觉全身无力,但好歹也能重新站得起来了。

    他找到了自己的那条断臂,直接将其接到了断口之上,撕下内里的衬衣,将其牢牢的绑住......以他的自愈能力,只要修养一段时间,这条手臂便能重新恢复长全了。

    而另一边的克洛克达尔,居然也还还没就此倒下,甚至连意识都还算是清楚的,只是因为伤势和那讨厌的雨水而无法动弹了而已。

    “咳咳...呵呵,小子,看起来是你赢了呢。”克洛克达尔即使落败,身上那股枭雄气质依旧丝毫不减,也对,如果不是这样的枭雄人物,又怎么可能狠得下心动用得了那种同归于尽的打法来做最后一搏呢,这样的家伙,对自己狠,对敌人更狠!

    但很可惜,即使他最后的绝境爆发,依旧挽回不了局势,他还是失败了,李浩依旧还有几分余力,而他却已经无力再战了,甚至只能被动的等待着,最后的结束。

    李浩笑了笑,说道:“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我可是有备而来的,对你的底细和弱点,我全都清清楚楚,但还是没想到,你最后居然能爆发出那么恐怖的力量,该说不愧是能成为王下七武海的人吗?

    还有就是,你这家伙的耐力,也真的是超乎寻常啊,硬吃了我那一剑之后,你居然还能撑到现在,,甚至还能条理清晰的与我交谈,如果不是因为我有超强的自愈能力,恐怕我都做不到你现在这份淡然的状态吧,当真是意志力惊人呢。”

    李浩的那一剑,可是将这家伙的脏腑都给破坏的一团糟了,可即使是那么严重的伤害,克洛克达尔的面上依旧丝毫不显,之前的战斗也是,这家伙整具身体都被他的魔力给侵蚀的不成样子了,但他依旧能强行压下身体上的影响,拼死向李浩反戈一击。

    只能说,克洛克达尔的耐力与战斗意志,远超出了李浩的想象,原著中那个时期的路飞就能打败他,恐怕也能归功于运气与主角光环了,如果排除了一切因素,草帽海贼团说不得就得全灭在沙鳄鱼的手下!

    “呵呵..咳咳咳...”克洛克达尔突然有点想笑,但那稍显剧烈的动作,却牵扯到了他身上的伤势,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略显粘稠的血丝从他嘴角涌出,滴落在地上的雨水溪流中,很快便被稀释冲散。

    “哈...嗬,原来如此,我就说这场雨怎么来的那么奇怪呢,原来是你的动作吗?用了跳舞粉?可是为什么,如果你知道水会对我产生影响的话,干嘛不等到雨落下之时再动手?

    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你早就赢了吧,何必要和我苦战一番?为了证明,即使抛却了一切有利不利的因素,与我正面对战也能打败我吗?还说你这家伙居然还是个信奉公平对决的‘骑士’,跳舞粉只是你应对不时之需的最后手段?”

    雨地可是克洛克达尔选定的老巢,这座城市里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包括天气,而他这个人,因为果实属性的缘故,一贯不喜欢下雨的天气,所以今天的雨地,应该是不会下雨的,但现在这瓢泼大雨.......

    这也只能是李浩的手段了,虽然不清楚李浩为何会知道自己的底细,知道自己怕水这个弱点,但他却能肯定,这绝对是李浩的手笔。

    李浩像是朋友间的聊天一样,淡淡的笑着,“你可别取笑我了,什么骑士精神,我像是那种人吗?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这个人,一贯信奉‘不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原则,说成是不择手段也不为过。

    而之所以没动用跳舞粉这个最后的手段,一是因为没来得及,二是因为,我想借与你的战斗,来摸清自然系能力者的一部分特性,为我之后的计划做准备。”

    克洛克达尔愣了愣,然后突然自嘲似得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当真是可笑呢,没想到我克洛克达尔,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一天————被人当作试验品收集情报,做别人正餐开始之前的热身小菜。

    哈哈哈哈,当真是可笑至极!可悲至极!”

    克洛克达尔是一个十分聪明且善于谋划的人,否则他又怎么能有那个自信谋划他那‘窃国’之计了,所以李浩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某些信息,他思绪一转便已经猜出来。

    没猜错的话,李浩这家伙最想要对付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他克洛克达尔,而是另一位自己不知道的自然系能力者,而自己,只是被人家李浩当作对那人动手前的热身与练手目标,这样的事情,居然会发现在他克洛克达尔的身上,这让他如何不感觉可笑可悲?!

    “杀了我吧!小子!”大笑过后,克洛克达尔突然如是说道,他死死的注视着李浩的眼睛,“不过你记住了,虽然我克洛克达尔败给了你,但我....永远不会成为可以被人随意小看蔑视的人,你,会永远的记住我!”

    李浩抿了抿嘴,“如你所愿!”

    刀光闪过,鲜艳的血花溅落在雨水形成的溪流之上,很快便消散了,但正如克洛克达尔所说的那样,李浩恐怕永远都不会自己曾经遇到这样一位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