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翠西早已看穿了一切
    起了杀心的李浩,与之前那样的‘热身’,‘小打小闹’可一点都不一样!

    巨大的雷神足足有百米之高,顶天立地一般,手中的降魔杵随意一扫,便是天崩地裂般的毁灭景象.....就算尼禄再次动用了恶魔之手,也没能撑住一分钟,被李浩的雷神一杵给狠狠的拍了个半死!

    这一次,v哥没再出现,倒是让李浩感觉有些遗憾,要知道,他可是特意花费了好大的精力在自己体外构建了一层电磁屏障,还专门嗑了一颗药,暂时增强自己的精神属性,并利用符咒在自己意识里设下了一个陷阱,就等着v哥上门来呢!

    .....父子俩个联合起来打我一个!真当我没脾气的啊?!你v哥以前再牛,再厉害,现在估计也就只剩下一小部分的灵魂和力量了,你要再敢‘拉偏架’,我就敢给你来一记狠得!

    一个直径十数米的巨大深坑之中,一身焦黑的尼禄正静静的躺在大坑底部,眼睛紧闭,大半个身子都深深的嵌进了泥土之中,身上还兀自往上冒着浓烟.....嗯,被电的将近四分熟吧。

    如果不是他胸口还在继续微微的起伏着,不知情的人看到肯定还以为这家伙已经死了呢。

    “呼...下手会不会重了点?”李浩突然如是自语了一句,“以这家伙现在的模样,把他留在这里也不合适,还得再把他给送回佛杜那去,麻烦啊.....”

    佛杜那的周边,潜伏掩藏着许多的恶魔,以尼禄现在的状态,如果李浩拍拍屁股一走了之的话,估计明天过来,这家伙恐怕就只剩得下一副骨架了,所以他李浩还得把这家伙给送回城市里去,光是想想就觉得麻烦。

    早知道的话,就留点手了,只打他个半死就行了,这一下把他打成濒死了,还不好处理了呢.....

    ..........

    猩红的月华从高空之中挥洒而下,照耀在佛杜那的街道上,就像是给这座城市镀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镀膜,在结合上这座城市的建筑风格和氛围,颇有一种独特的美感与气质。

    如今已经是深夜了,因为这座城市附近————乃至于城市之中都时常会出现恶魔的踪迹,所以只要一入夜,这座城市的街道之上,便几乎见不到什么出行的行人,唯独那些魔剑骑士教团的教团骑士们,在特定的时间段内会列队全副武装的在街上进行巡逻。

    但如今这个时间,就算是那些教团骑士,也已经‘下班回家’了,毕竟佛杜那这座城市可不小,如果要日夜全时间段的巡逻,光凭教团里的骑士们,人手是远远不够用的。

    而且今晚可还是本地当中,象征着不详与凶兆的‘血月’,就算是那些教团骑士们,在今夜都是不愿意随意外出的。

    但仿佛是为了嘲笑这里的居民们愚昧迷信一般,一个‘少年’堂而皇之的走在这深夜的街道之上,肩膀上还扛着一个同为白发的青年人,正悠闲漫步的朝着魔剑骑士教团总部走去。

    尼禄的家在哪,住在什么地方,李浩并不知道,所以他只能把这家伙送到附近的教堂或者骑士团驻地去,反正到时候只要将这家伙往里面一扔,就没他什么事了。

    踏踏踏踏...

    李浩眉头一挑,嗯?脚步声?这时候,除了我,居然还有别的人大半夜不睡觉跑街上闲逛的吗?

    他才刚放出心网的感知,一名金发女子便从街道另一侧的拐角处走了出来,人还没有完全现身,声音便已经传了过来,“但丁,你这家伙,总算是来了吗?我等你好久了呢。”

    出现之人,是一名身材高挑的美貌御姐,金色的头发,身穿黑色紧身皮甲与皮裤,穿着打扮十分的‘清凉’,将一身好身材完全的表现了出来。

    金发女子自黑暗中走出,目光对上了李浩,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愣,李浩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与其对视着。

    李浩倒是认出她来了,丁叔的老情人之一,翠西嘛,她那独特的打扮与容貌,很容易就能认出来。

    李浩:“.....”可你叫我但丁是什么鬼?我和丁叔根本不像好吧?我可没他那么骚/贱的气质。

    翠西:“......”认错人了?!

    不是但丁?那这少年是什么人?他身上的气息,为何与但丁那么的相似?而且身材容貌,还有那股气质....俨然就是但丁年轻的时候啊!

    沉默良久,李浩才开口道:“呃...那个。”

    翠西同时开口道:“你母亲是谁?”

    “哈?”李浩张了张嘴,这什么意思啊?刚见面,按惯例的打招呼方式,难道不是你好吗?你问我妈是谁干嘛?你这思维跳跃的我根本就跟不上啊。

    “那个,这位....姐姐,你刚才问我什么?我的母亲?”我母亲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啊?而且怎么感觉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还夹杂着怒气与质问呢?

    “你应该叫我阿姨。”翠西纠正道,“还有就是,你今年多大了啊?还记得你父亲的样子和名字吗?我和你父亲是....朋友,所以你应该叫我阿姨的。”

    李浩:“......”我特么的!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啊?你跟我父亲能认识才奇怪了呢!还朋友....等等,结合上之前她认错自己身份的情况,她说的那位‘父亲’,指的不会是丁叔吧?

    “那个,我觉得你可能是误会什么了。”李浩如是说道,“我的父母不可能和你认识。”

    翠西低着头,喃喃自语道:“这样吗?但丁那家伙拍拍屁股走人了,然后你母亲又怀着你嫁给了你的养父.....”

    李浩的眼皮突然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你这脑回路可真够清奇的啊,一转眼,就被你脑补出了那么多字的恩怨纠葛出来了.....翠西姐姐你这么高的天分,不去写小说可真的是屈才了呢。

    “我说了....你恐怕是误会了。”李浩捂着脑袋,无奈的说道,“我的情况,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翠西说道:“好了,孩子,许多事情,或许你并不知道,但我自从见到你之后,我就已经知道了......或许你觉得我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很奇怪,和你说这些也很不合理。

    但只要我把你的父..那个家伙找来,出现在你面前,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翠西自认为自己早已看穿了一切,李浩身上的斯巴达魔人血脉,她是不会感应错的,而且与但丁那家伙那么的相似,要说他们没关系那才真的奇怪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