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四代就要叫丁叔了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第三天凌晨时分,正在大街上暴揍一只巨型稻草人的李浩,突然心生感应的抬头往东方看了一眼。

    他抬手搭在了自己的心脏之上,默默的感受着那股越加激烈的脉搏,体内的魔力开始不受控制一般的汹涌沸腾.....他知道,丁叔已经到达佛杜那了,这种‘血脉共鸣’,感应范围甚至比他心网的还要广大。

    “嘶..哈!”

    一声恶魔的嘶吼。

    李浩转头瞥了一眼被他削成‘恶魔棍’,然后一脚踩在地上的巨型稻草人恶魔,伸手一把捏住了它那张血盆大口,迫使它不得不大张着嘴巴。

    “靠...你这口气味道真大。”李浩有些受不了的皱起了眉头,直接掏出一串串联在一起的高爆手雷,一股脑的全塞进了它的嘴巴里。

    轰!巨大的爆炸火光从街道之中升腾而起,耀眼的火柱直冲上十数米高空.....而李浩已经转身拐过了街道的拐角,即使价值点到账的提示没有及时的响起,他也没有回头望上一眼,因为————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深沉夜色下的佛杜那街道,依旧如往日一般,空旷寂静的如同一座鬼城一般,除了几只野猫老鼠等小动物在游荡觅食之外,街上几乎一个行人都没有。

    嗯,只是‘几乎’,因为总有那么一些人,就喜欢在这种时候,跑大街上闲逛,就比如说李浩,又比如翠西。

    身穿黑色紧身皮胸衣与长裤的翠西,其气质与虔诚谨慎的佛杜那风格完全就是两种画风,但她却并不在意这些东西,毕竟她与这里的居民们,本就是两种完全不同风格的人。

    如果不是教皇那家伙阴谋和计划,她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翠西信步走到了一颗街道旁的景观树下,双手环抱着将背靠在了树干之上。

    “我说,你就不会挑个有情调点的地方见面吗?”

    整条街上就她一个人,她就像是自言自语的这般轻声说道。

    一阵风吹过,等了许久没听见答话的翠西不禁皱了皱眉,不满的抬头往顶上那枝繁叶茂的绿色树冠之上看去,虽然看不到那家伙,但她肯定,那家伙就蹲在树上呢。

    “但丁,你这家伙是哑巴吗?根本不理人的啊!”

    “啊,抱歉抱歉。”一个身穿红色大风衣,气质与打扮同样与此地的画风格格不入的男人从树上跳了下来,解释道,“刚才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让我有些在意的气息,所以失神了。

    至于有情调的地方嘛....那我没办法啊,我这不是刚到嘛,对这地方也不了解,根本就想不到什么能入眼的地方啊。”

    听到但丁那一贯轻佻油滑的解释,翠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算了,没工夫和你争什么,总之我先把调查到的情况跟你说了吧。”

    但丁耸了耸肩,说道:“那你就说呗,不过尽量言简意赅,我长途跋涉很累的,夜都那么深了,我觉得是时候听个睡前小故事然后梦乡了......”

    翠西斜瞥了但丁一眼,这家伙无论怎么看都没有任何一点疲惫的样子吧?但她也没有说什么,她对自己这老情人太了解了,这家伙就是这样的人,不管是真的累了,还是状态完满,都不是那种会老实听人啰嗦的主。

    “魔剑骑士教团召唤恶魔,并且还在自主研究制造人造恶魔,还在做把恶魔的力量移植到人类身上的实验————他们称之为‘升天仪式’,而且这几项实验都已经有了相当的成果了。”

    但丁问道:“哦?然后呢?谁是主使?恶魔吗?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是恶魔,做出这些指示与发布命令的,正是魔剑骑士教团的首领教皇。

    而教皇的最终目的便是大多恶人都想实现的,统治世界.....不过他们打着宗教的幌子,倒是没人能预先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手段十分的巧妙呢。

    还有就是!不管是教皇还是他的亲信,都认为他们自己的做法是正义且正确的......他们觉得自己是在为拯救这个正逐渐堕落的世界而奋斗的先驱者。

    ‘身在黑暗,心向光明’,‘以悲天悯人的圣徒之心,行惩戒罪恶之事’,‘手染鲜血的圣人’.....那些家伙就是这样标榜自己的,并且深信不疑。”

    但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露出了一抹毫不掩饰的厌恶神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怎么又是这样?我还以为这类自我感觉良好的伪君子已经绝种了呢。”

    “呵...怎么可能。”翠西恶作剧似得笑了起来,意有所指的说道,“怎么,我们的猎魔人大人不会是觉得麻烦和厌恶,不打算接手这件事情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也无所谓哟,我自己来就行了.....反正,我前几天刚遇到了一个合适的帮手。

    而那位小哥,可是和但丁你年轻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强大.....所以如果你不想插手的话,我完全可以找他帮忙的,毕竟那小子可是得喊我阿姨的!”

    但丁抬头,眯着眼打量了一番翠西,总感觉她刚才是意有所指呢,而且你还有个侄子?!我没记错的话,翠西你是魔帝创造出来,并赋予了生命的特殊情况,你哪可能会有什么亲人啊。

    似乎是觉察到了但丁的心里所想,翠西冲着他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冷笑,“我这个侄子,当然不可能是我这边直系血脉.....而是你那边的斯巴达血脉!”

    但丁眉头一挑,说实话,翠西所说的,他有点搞不太明白状况,但他却敏锐的察觉到了,关于那位‘侄子’的话题是绝对不能继续下去了,否则非得出事不可,这是源自他身为男人的第六感!

    所以他马上就转移了话题,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做的,对待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有理由拒绝不是吗?毕竟那家伙又想要统治世界,又借着我老爹的名头搞事,于情于理我都是要出手解决这件事的。”

    但丁巧妙的避开了有关他‘私生子’的话题,翠西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也没继续说什么,伸手指向了佛杜那中央那一座气象庄严的大教堂。

    “明天,那座大教堂里将举行魔剑祭典,到时候教团的主要人员都会出席,就连教皇也会出现。”

    但丁顺着翠西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是一座剧院教堂,看那古典的建筑风格,应该是在中世纪前后建造的,就算是在这座古典气息十分浓重的城市里,也依旧十分的醒目,怪不得魔剑骑士教团会将那座大教堂当成标示性的重要建筑呢。

    他问道:“那么,那个魔剑祭典是要做什么?祭典嘛,应该会很热闹吧?这次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如果能找点乐子的话,似乎也不错呢。”

    翠西摇了摇头,“祭典本身并没有娱乐性,主要目的只是为了替你的父亲斯巴达歌功颂德而已....当女歌手唱完歌颂斯巴达的歌曲后,便会由教皇接替上台,然后传教,再然后就是所有人祈祷,接着祭典就结束了。”

    但丁撇了撇嘴,翻着白眼说道:“那这种祭典还有什么意思?”

    翠西给他解释:“以宗教的角度来看,这是很有意义的仪式,真要说的话更接近于弥撒仪式,都是为了凝聚信众们的信仰,以及表现他们自己对于侍奉之神的虔诚之心。”

    “嗯,这样啊。”毫无信仰的但丁对此毫无兴趣,哪怕这场祭典是专门为了自家老爹举行的也是一样。

    翠西有些无语的拍了拍脑袋,“你那是什么反应啊,抓住重点好吗?我和你说这些,就是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平日里基本不会露面的教皇那一天会在祭典现身。”

    “而我们就抓住这个机会是吗?”但丁接上了翠西的话头,“我大概明白你的想法了。”

    他昂首沉思了那么一秒,突然回头向翠西问道:“翠西,那个教皇已经不是人类了,是这样吧?你能百分百确定吗?”

    翠西点头。

    但丁露出了一抹略带铁血的轻笑,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中的血月,轻松的说道:“那就简单的多了。”

    ps:求订阅...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