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弄巧成拙
    怎么会这样?!克雷多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李浩.....明明是他们十多名教团骑士一同围攻对方,但如今倒地不起的却是他的那些袍泽们,十几个人现在剩下的就只有他自己了!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他们一整支的骑士团编制就几乎被人全灭?他不禁想着这怎么可能?!如果不是事实就在眼前的话,他根本不可能相信会出现这种荒谬的事情的!

    要知道,他们这些教团骑士,从上任之时开始,就一直有着专门的锻炼,无论是针对恶魔还是人类形态的敌人,他们都有着丰富的对战经验,战斗力绝对不可小觑。

    而且在如今这个时代,居然有人能以剑术正面击败他们的教团骑士,这更人让人感觉无法想象!要知道,他们魔剑骑士教团之所以以魔剑两字作为前缀,一是因为崇拜恶魔斯巴达,二是因为他们只用剑作战!

    可就是那么一个看起来似乎才刚刚成年的一名少年人,居然仅凭一人一剑,便打败了他们那么多的骑士——————在自家最强最专业最自信的领域上被人全面碾压,那种感受,简直无法想像!

    他们多年来因为教团那战无不胜的战绩,所建立的‘自傲’常识,竟如此轻而易举就被打破了?

    台上如今就剩下了克雷多与李浩对峙着,而他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倒下,一是因为克雷多本身的实力也算不弱,二是因为这家伙是尼禄的大舅子,李浩有心放他一马,所以并没有对其起杀心,否则的话,就凭他人类的状态,怎么可能在李浩手下撑那么久。

    可恶!完全不是对手啊!克雷多咬着牙,大口的喘息着,如今这样的情况,教堂中还有那么多的人,他也无法动用从升天仪式中得到的恶魔力量,可如果他依旧以人类之身与李浩战斗的话,下场可想而知,说不定连李浩下一次攻击他都撑不住了....一时之间,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哥哥!”

    姬莉叶那紧张的叫喊声从他身后传来,克雷多不禁脸色一变,忍不住回头看去,正看到姬莉叶已经跑了过来,甚至已经到了极近的地方!

    该死!尼禄那小子怎么搞的?!居然没有把姬莉叶送出去,还让她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了?!

    下意识的,克雷多突然转身摆出了防御的架势,并高声大吼道:“姬莉叶你快离开这里!”

    然后,场面突然尴尬了起来,本来他以为,趁着自己因为姬莉叶分心,转身的那一刻,李浩肯定会趁机偷袭自己的,但实际上....并没有,李浩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而是转头看向了正朝这里急速奔跑而来的尼禄身上。

    克雷多:“.....”喂!别这样啊!你这样搞我很尴尬的啊!这就像是预判闪现躲人家大招,然后人家根本就没准备按r键一样的尴尬啊!

    而正跑来的尼禄,见李浩看向了自己,并没有朝克雷多与姬莉叶出手,不禁松了一口气,还好,他预想中最糟糕的状况并没有出现,否则的话,以刚才他与姬莉叶他们相距的距离,李浩要向她们动手的话,自己根本就来不及救援!

    “哥哥你没事吧?伤的重吗?疼不疼?”姬莉叶跑到了克雷多身前,担心的问道,看到他身上被染成血人一般的凄惨状况,直接就红了眼,都快担心的落泪了。

    而这时候,尼禄也一路疾跑而至,一步挡在了姬莉叶她们身前,死死的盯住了李浩。

    “哟,又见面了啊,尼禄。”李浩歪着头,朝他笑着招呼道,“这几天过的怎么样啊?身上的伤应该已经好了吧?”

    听到李浩向尼禄打招呼那熟络的样子,克雷多不禁皱了皱眉,低声朝尼禄问道:“尼禄,你认识那家伙吗?”

    尼禄沉声答道:“啊,不过就见过一面,在一个星期之前。”

    “那尼禄你之前身上的伤...就是那个少年伤的你吗?”姬莉叶瞬间就将尼禄一星期前重伤被人丢尽修道院的事情与李浩联系了起来。

    “什么?!就连尼禄你也...?”克雷多先是惊奇,随后突然又恍然道,“也对.....”

    尼禄虽然强,但也不可能像那人一般,轻松压制甚至屠杀一整支教团骑士小队。

    “你们先走。”尼禄开口道,“姬莉叶,赶紧带着克雷多撤离,我负责挡下这两个家伙。”

    “可是..”姬莉叶有些担心,毕竟他之前就已经败在过李浩手下一次了,重伤的整整两天都下不了床,这一次又再度遇上那家伙,她怎么能够不担心。

    尼禄回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没关系!相信我姬莉叶,这一次我不会再败了...至少,我能保证自己不会出事。”

    自从上次战败于李浩,经历了那生死一线的危机之后,尼禄便发现,他的力量再度增强了许多,虽然他现在还是没有把握能打败李浩的雷神,但至少也能自信不会被轻易打败了。

    嗯,从某种方面来说,斯巴达魔人的血脉,与传闻中的战斗民族赛亚人有那么几分相似的特性呢,都是越战越强,生死危机之下,只要不真的直接死亡,就能破而后立,力量大增!

    尤其是激发出魔人化的那一刻.....还是以某战斗民族举例,就跟赛亚人变身超级赛亚人没多大的差别,如果不是斯巴达人身后没有尾巴,李浩几乎都要怀疑这两个种族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血亲关系呢。

    姬莉叶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克雷多一把拉住,“好了,姬莉叶,现在的情况也只能如此了,我们再留在这,就是给尼禄添乱,我们先离开吧,我们离开了,尼禄才能没有担忧,到时候是走是留,他才能有主观的判断。”

    姬莉叶最终还是被克雷多拉着离开了,李浩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目送着他们离开,而但丁也同样没有什么动手的意思,只是一直静静的充当着他的背景板角色,一边喝酒,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李浩与尼禄,似乎是在期待着他们两打一架的样子。

    “很感谢你‘无动于衷’的看着姬莉叶他们离开了。”尼禄从地上捡起了一把教会骑士的制式长剑,转头朝着李浩说道,“那么现在,开始吧,我们的战斗。”

    可李浩只是笑了笑,根本就没有什么动手的心思,反而将剑都收了回去。

    尼禄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不够清楚吗?”李浩耸肩,“我并不想和你打.....为什么我两见面就非得打一架不可呢?一起坐下来喝一杯不是更好吗?”

    尼禄眯起了眼睛,看了一眼李浩,又看了一眼但丁,说道:“你这家伙,不会是又想和我说什么‘同族同伴’之类的话吧?

    我记得之前已经和你说过了,我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斯巴达的血脉也好,所谓同族也罢,我都不感兴趣,就算是真的,我也不会改变什么态度的。”

    “咦?”但丁从高台上跳了下来,含笑看着李浩,“原来这些东西其实你都知道的啊,之前和我只是小孩子闹别扭吗?”

    李浩嘴角突然忍不住抽搐了起来,当时他只是下意识的想要忽悠尼禄一把,谁知道后来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现在他真的是百口莫辩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