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追击任务
    李浩与但丁离开之后,整座教堂之中就只剩下了尼禄一个人,他随手在台阶上抹了一把,清理出一块能坐人的地,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向后一倒,斜靠在台阶上,用手肘抵着地面,认真的回想思考着李浩与但丁刚才所讲的那些东西。

    就算他那时候一副‘我根本不信’的模样,但实际上,那只是形同逆反心理的莫名抵触罢了,至少,他心里是清楚的,自己的与众不同,以及李浩所讲的那些东西中所蕴含着的东西....就算他挺讨厌李浩那家伙的,但他也不会因为不爽那家伙,就影响到客观的判断。

    而据他判断....李浩所言之物,可信度居然极高!他仔细思量了好几遍,都没能从他的话语中找到什么破绽和漏洞,那家伙就像是在阐述一件事实一般。

    嗯,至少大部分东西,应该是真的,就比如教皇那老头肯定在暗中进行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勾当,这一点,尼禄从很久以前,就已经隐隐有所察觉了,只是他并没有在意而已,至于是不是像李浩所说的那般,想要阴谋征服世界什么的,他就不清楚了。

    尼禄转头看了一眼那一地的教团骑士死尸....眉头不禁越皱越紧,他这些所谓的‘袍泽’们,被干掉之后,尸体每一个都出现了莫名的变化,那狰狞如恶魔的面孔与那可怖的爪子鳞甲,根本就不可能是人类之身上会有的特征!

    也正是因为这些疑点和考虑,尼禄才会‘眼睁睁’的看着李浩与但丁离开,否则的话,以尼禄的性格,就算知道自己很可能不是那两人的对手,他也绝不会就那么轻易便放他们离开的。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做呕的特殊恶臭味......那些教团骑士们才刚死去不到十分钟,尸体上就散发出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强烈恶臭....这不禁让尼禄对李浩临走前对他所说的那些话更信了一分。

    在教堂里枯坐了近二十分钟之后,克雷多总算是带着‘支援’回来了,但这时候,‘敌人’早已离开多时了,整座教堂之中,就只有尼禄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百无聊赖的听着歌。

    “尼禄,那两个刺杀了教皇的暴徒呢?还有你自己的状况如何,没受伤吧?”克雷多几步上前,朝着尼禄询问道。

    尼禄摘下耳机,淡淡的说道:“被那两个家伙逃走了,我也拦不住他们,不过比起这个.....我觉得你或许应该先和我聊聊,那些教团骑士的尸体是怎么回事?身上那股比蛆虫魔(构成稻草人恶魔的虫子)还要令人作呕的恶臭味,以及他们身上那莫名的变化....

    你总不可能和我说,那些家伙很久没有洗澡了吧?所以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克雷多你肯定知道的吧,毕竟那些教团骑士可都是你的部下。”

    克雷多一言不发,只是沉默的朝身后的骑士们做了一个手势,然后那些骑士们便迅速散到教堂各处,用白布将那些古怪的尸体裹起,带着尸体迅速离开了。

    尼禄:“......”果然有古怪吗?克雷多这家伙,不是个擅长说假话的人,所以在面对难以回答的问题之时,他都是这样,沉默以对...而尼禄也没有再问什么,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克雷多不想说的话,他再怎么问,这个固执的男人也是绝对不会开口的。

    尼禄面无表情的看着后面陆续而来的那些骑士们替他们的同僚收尸,清理现场,也不知道究竟在想着什么,反正他脸上的神色很不好看就是了。

    那些教团骑士的尸体异状,克雷多的怪异表现,以及之前他们拼死也要抢夺回教皇的‘尸体’。

    一开始的时候,尼禄还没有多想什么,毕竟这似乎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毕竟那老头是教皇,哪怕是他的尸体,也是要拼命夺回来的,但现在的话......他突然有些怀疑,那些家伙是不是怕教皇的尸体也露出和那些死去的骑士一样的异状,所以才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其夺回来以免暴露出什么!

    “看起来似乎也没我什么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尼禄这时候的思绪一片繁杂错乱,莫名的让他感觉一阵烦躁,再加上空气中的那股恶臭,更是让他忍受不了。

    然而,克雷多却并不肯放他回去,“尼禄,你现在还不能休息......现在教团当中,只有你有那个力量,也最适合去追击那两个暴徒。”

    尼禄烦躁的说道:“可你要我怎么去追?我现在身上连佩剑都没有一把,也不知道那两个家伙的位置,而且你让我一个人去吗?!

    说真的,克雷多,这个任务,我真的没把握能完成的了,我之前就和那两人当中的其中一个交过手了.....然后我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所以克雷多,抱歉,这一次我恐怕真的帮不了你,以我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将他们追捕回来的。”

    克雷多抿了抿嘴,说道:“尼禄,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也和那个少年交过手,明白他的力量.....但是,那两个家伙,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他们。

    那些家伙的凶残你也看到了,如果放任那样的家伙在佛杜那肆意妄为的话,指不定要让他们闹出多大的乱子来呢,而且佛杜那的居民也会处于危险之中。

    况且......”

    克雷多最后没说的那个‘况且’,就算他不说,尼禄也能想得到,不外乎就是李浩与但丁在众目睽睽之下,教团骑士们的重重保护之下,强行暗杀掉了他们的教皇....如果他们做下了这样的事,还放任他们逍遥法外的话,他们魔剑骑士教团岂不是要颜面扫地?

    可惜魔剑骑士教团会不会颜面扫地,尼禄并不在乎,而且他也能确定,李浩与但丁肯定不会想克雷多担心的那样,对佛杜那的无辜民众出手,所以克雷多的话,根本就无法说服他。

    见尼禄依旧不为所动,克雷多又说道:“尼禄....拜托了,现在教团内恐怕就只有你才能接下这个任务了,如果是担心武器装备的问题,这一点你现在已经不必担心了。”

    “姬莉叶..”克雷多回头朝着教堂外喊了一声,下一秒,教堂侧门被人推开,姬莉叶吃力的拖着一只沉重的皮箱走了进来。

    “那是我的绯红女皇吧....话说教团现在都已经缺人手到这个地步了吗?居然让姬莉叶这样的女孩子搬运那么沉重的物资。”尼禄不满的斜瞥了克雷多一眼,然后迅速小跑着迎上了姬莉叶,从她的手中接过了皮箱。

    他冲着姬莉叶笑了笑,感谢道:“谢谢你啊,姬莉叶.....绯红女皇,好久不见了呢,你总算是‘度假’回来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