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最终之战开端
    李浩再一次体验到了,那种‘游魂野鬼’一样狗屎般的讨厌感觉!

    像是做梦,但思维却是清晰的...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思维却是‘半清醒’的,感觉不到身体,有的只是稀薄的意识,而这意识也十分迷蒙,乃至迟钝。

    就如同未出生般的胎儿一般,就像被初晨的阳光照耀着似的,平稳且安详,什么都没有,这种感觉相当的淡然平静,如同道家所说的‘坐忘’、‘胎息’,但李浩一点都不想沉沦在这安详之中!

    因为这样的状态与感觉,他早就已经体验过几十年了!虽然如今不比那时那般的枯寂折磨,但于李浩来说,依旧是吃了翔一般的难受!简直是狗屎一样!

    任谁在那种无尽的黑暗之中,受了几十年的精神折磨之后,再次体会到这种类似的感觉,都会厌恶不已,哪怕这就像是睡觉一般,甚至又有点‘小舒服’也是同样!

    啊!!!!

    李浩疯狂的怒叫着,但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但他还是一直大喊着————这是一种对于心底最深处的恐惧的‘发泄’,没有任何的理由,歇斯底里一般。

    他一直都认为,自己的精神可能有些问题,虽然他平时并没有表现出来,但他知道,自己其实早就‘疯了’,只不过是因为别人看不出来而已。

    实际上也是如此,一旦让他陷入如今这样的状态,他的精神状态就是极度不正常的,是疯狂的!歇斯底里的!如果不疯狂的话,那最后剩下的,就是单纯的恐惧与折磨了。

    教团本部深处,李浩与尼禄两个人,都被救世主吸收进了胸膛之中,一左一右的融入进了两侧心房之中,一根根血管般的发光线条,缠绕在他们身上,然后延伸而出,遍布救世主整个身体内部。

    别看救世主的外表是个雕像,但它却的的确确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体,还是活物,只不过没有自己的意识罢了,用句容易理解的话来说就是‘救世主虽大,五脏俱全。’。

    可惜教团也不敢,也没有那个能力,真的赋予救世主生命与意识,否则的话,这样的生物,恐怕一出世那就是真正的‘神魔’,以教团的力量,可掌控不了它。

    轰隆隆.....

    这座教团最深处的秘密基地,突然震动了起来,救世主那巨大的手臂缓缓抬起,缓慢却又势不可挡的‘撕开’了头顶上方的阻碍!直接从地底撕裂了表层的大地,徐徐飞了出去!

    有了李浩与尼禄两个人充当核心与‘电池’,救世主终于展现出了它的真正实力,以神魔一般的姿态,降临在弗杜那之中,缓缓往这座城市的中心飞去。

    救世主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徐徐向天空飞去,而早已等候了多时但丁,正站在一座教堂高楼之上远远的眺望着它。

    但丁嘴角带笑,“这就是救世主吗?果然是个不得了的玩意呢...不过总感觉有点眼熟呢,莫名的熟悉感。”

    看着缓缓上升的救世主,不禁让但丁想起了曾经面对过的魔帝,那个时候的情景,似乎和现在有一种惊人的相似感呢。

    魔帝蒙德斯。它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无法真正现身人间,所以蒙德斯在人间并没有显现过实体,而是选择了一个类似神像的巨大石像作为凭依,而现在但丁眼前的救世主,在他的视角里隐约与那个时候的蒙德斯重合了。

    “还笑呢,你这家伙还真是没心没肺。”翠西白了但丁一眼,“教团的救世主出世,也就证明了,你儿子和侄子都已经落在教皇手中了。

    你这家伙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吗?那两小子的安全?”

    但丁转头看了翠西一眼,轻笑着说道:“呵呵,有什么好担心的,计划不就是如此吗?而且这还不是翠西你的主意吗?

    还有啊,翠西你不觉得吗?坏家伙们的思考模式似乎都差不多啊.....难不成那些野心之辈,都存在着这种巨大雕像的情怀吗?你看啊,蒙德斯那家伙是这样,这个教皇老头也是如此,都没区别。”

    他这么说着,然后看到漂浮在遥远空中的救世主的背部,突然展开了一双的巨大羽翼般,看到这里,但丁忍不住笑了出来,大呼小叫的说道:“咦?不对,并不一样,快看!它有翅膀!有翅膀诶!”

    站在一边的翠西闻言,露出了一副不耐烦的神色,叹了口气,说道:“这个设计实在是太恶趣味了,那座雕像,本来就能飞的吧?还需要什么翅膀?难不成又是教皇那家伙的‘天使控’心态作祟?

    可这座救世主的原型,不是斯巴达吗?斯巴达好像没没有翅膀的吧?而且也不是什么天使....这位教皇的品味还真是‘不伦不类’。”

    但丁耸了耸肩,“翠西你这可就说错了,我老爹他....还真有翅膀的,不过肯定不是那种‘天使’类型的翅膀就是了。”

    他说的,自然是斯巴达深度恶魔化后的形态,那种形态,但丁如今也已经能做到了,他的完美魔人化就是如此....嗯,就是丑了点,跟个大幺蛾子似得,身后拖着的翅膀根本就没有救世主那么的炫酷嘛。

    假的,都是假的!救世主的翅膀,是加了特技的,里面有化学的成分,才不是正统的恶魔翅膀呢!

    翠西表情冷淡,“好吧,不谈什么翅膀了,这个话题真的是有够脱线的...

    就说说现在的情况吧,教团已经开始行动了,那我们是不是也该开始工作了?你说呢,但丁。”

    “啊...我讨厌工作。”但丁抱怨似得说道。

    翠西露出了一抹小狐狸似笑容,说道:“但完成这项工作之后,我们就可以获得一大笔酬劳哦....等拿到钱了,你就可以把我的首饰赔给我,而且就又有钱吃披萨和草莓圣代了哦。”

    “还有啊,那玩意可是把你唯一的两个亲人都给‘吃’了啊,那可是你儿子和侄子啊,你能无动于衷吗?”翠西伸出一只大拇指,指向了救世主,“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得解决掉那玩意不是吗?”

    但丁打了个响指,“你这么一说的话,我好像有了点干劲了。”

    翠西看着但丁,微笑着迈出了步子,“那么,我就去指引市民们避难吧。”

    “喂!”

    但丁想都没想,就喊住了翠西,他可不接受这种单方面地安排工作,翠西一向都把最麻烦的事情丢给他,而他最讨厌麻烦了。

    “什么?”翠西转过身来,歪了歪头。

    “说到底也是怪你擅自把斯巴达拿出去吧?现在把烂摊子丢给我?”

    翠西耸了耸肩回答道:“那我们交换一下工作?我反正没意见。”

    如果这样,就成了翠西跟救世主战斗,但丁去指引市民避难,那样的场面,但丁只是稍微想象了一下,就立刻放弃了。

    他鼓着一双死鱼眼,“还是算了吧,就按你说的来吧。”

    翠西快失去耐心似的叹了口气:“你这种想都不想就否定别人的毛病,能不能改一改啊。”

    丢下这句话,翠西离开了这里,但丁目送她的背影,不爽地把额前的头发往上捋了捋,简直就是把自己当小孩子嘛,可她说的话似乎也没错。

    “总之先活动活动身体吧...还不能把那救世主给弄坏了,毕竟是欠了浩十多年了的生日礼物啊...”自言自语着,但丁朝着跟翠西完全不同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