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空间破碎
    冲天的火柱轰击在地爆天星所形成的陨石之上,引发了一连串猛烈的火焰爆炸,再然后,鸣人的螺旋丸手里剑紧接而至,直接崩碎炸裂了小半颗陨石,形成的狂风更是再度为自来也的五右卫门增添上了一笔助力,火焰越发的猛烈了,地爆天星所形成的陨石,几息之间便被烧的通红龟裂,无数的裂纹遍布其上!

    就在这时,佐助的天之麻迦古箭,还有卡卡西的神威也恰在其时的添上了一记,附带着天照黑炎的箭矢,深深的刺进了陨石之中,直至末尾,然后轰然炸裂!卡卡西的神威立刻跟上,将陨石周围的空间尽数扭曲转移...

    最后,就是李浩的最终一击了!

    披挂雷铠,身形高大的灵魂半身,自李浩的身后浮现,手中握着与李浩正宗‘同款’的放大版灵魂之刃,一同拔刀斩击....两道紫雷剑气呈十字交叉状划过虚空,斩在地爆天星之上。

    咔..喀拉..嘣!

    肉眼可见的,李浩的次元斩,居然直接将地爆天星所在的那片空间都给直接斩断!甚至将那片空间从主世界的纬度之中切割分离了出去!

    李浩的正宗刀,在获得了维吉尔的部分馈赠之后,不但锋锐更甚,甚至还获得了犹如阎魔刀一般,能斩开空间次元,甚至于斩开纬度的能力...有了这样的能力,李浩很是刻苦的研究一番维吉尔的次元斩招式与剑技,很是用心。

    毕竟连他的暗杀者风格,也是需要学习维吉尔的力量来开启的。

    好在他学过的居合斩剑术,十分的契合维吉尔的力量与招式,一番练习融合之下,虽然不能说继承了维吉尔的衣钵,但至少也能照样画葫芦,耍上一手帅了。

    一条条漆黑的空间裂缝自那片区域之中浮现,那一道道的空间裂缝,就犹如在那片区域与主世界中分割开了一条不可逾越的天堑一般.....地爆天星所附带的强大引力,瞬间消失无踪。

    都不在一个世界与纬度了,如果达不到能跨位面甚至跨越世界攻击异世界的力量层次,是不可能再对众人产生什么影响和威胁的。

    而地爆天星,虽然很强大,但至少在长门的手上,所能发挥出的力量层次,显然还达不到那么恐怖的地步!

    李浩与自己的半身灵魂,同步做出了一个标准的居合斩收刀姿势....也就在此时,无限次元斩的恐怖力量彻底爆发!

    无数道凌厉的剑光,骤然从那片已被分割到‘世界之外’的空间之中浮现,横斩竖切,密密麻麻的编织成一道繁密的剑光蛛网....连同那片空间在内,地爆天星被整个切割成了无数的空间碎片,仿佛世界末日,开天辟地一般,借助了空间乱流本身的恐怖破坏力,那片空间破碎翻腾着,直接化作了一道恐怖的黑洞,将其中的一切都彻底湮灭!

    那世界末日般的景象,骇人之极,如果不是世界本身便具有自我修复以及平定空间风暴的能力,他们这道人为制造的‘黑洞’所引起的连锁反应,所造成的灾难恐怕比之长门的地爆天星还要恐怖!

    也多亏了众人之前的攻击,尤其是卡卡西的神威,帮忙扭曲削弱了空间的壁障,否则的话,李浩还真没有那么容易便能将空间与次元给切割开呢。

    “怎么....可能?!”长门有些发愣,虽然他已经预料到,地爆天星有可能被他们给阻挡下来,但当最后的结果呈现在他眼前之时,他还是感觉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地爆天星,真的被他们联手给阻止了!

    “如何?”李浩转头,看着长门问道,“你的最终底牌也已经失败了,还不打算认输吗?”

    他与自来也一同走上前,挡在众人的身前,以防长门无法接受失败,歇斯底里的最后疯狂一把。

    ....鸣人多次进入仙人模式,哪怕是漩涡族人体质与九尾外挂,查克拉与身体也早就已经支撑不住了,佐助同样也是如此,二阶段的须佐能乎,已经将他消耗到了极限,而卡卡西这家伙嘛,虽然只用了一个神威,但一向蓝少的他,这时候恐怕连个c级忍术都放不出来了...

    至于小樱与佐井,虽然仍有余力,但还是不要指望他们的好,别看长门现在满脸枯败,冷汗淋漓,看上去已经到达了极限的样子,他要想最后疯狂一把的话,小樱与佐井在他面前就是送菜的。

    所以这时候,就只能由李浩与自来也顶在大家前面了。

    长门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想不到还是失败了,就这样吧。”

    他抬头看了一眼自来也,“自来也老师,杀了我吧....至少死在你的手里,不会让我有任何的怨恨。”

    自来也抿着嘴,眉头紧皱的看着长门,看着他那枯败的瘦骨嶙峋的身体,看着他背后插着的那些奇怪黑棒与古怪仪器,忍不住询问道:“长门,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长门一言不语,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显然并不想说什么,他此刻已经是必死的了,再讨论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而这一点,自来也也十分的清楚,所以他才会想,在弟子临终之前,再执行一次师傅应有的义务,了解长门这些年的过往,并为他解开心结。

    长门自始至终都沉默着...这时候的他,才像是变回了自来也印象中的那位腼腆善良的少年,而不是给整个忍界带来灾难与恐惧的晓之首领佩恩。

    “你这家伙!”除非是那种本性便黑的无解的存在,否则看到黑化后三观不正的人,鸣人的口遁天赋与洗白光环就会自主激活,“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着,要让大家都互相理解吗?那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们你经历过什么?为什么不肯开诚布公的好好谈一谈?”

    长门瞥了鸣人一眼,只说了一句,“你太年轻。”

    然后他就重新避过不谈了....不同于在原著中被鸣人以信念与友情和羁绊的力量给打败时的心境,这时候的长门心中,鸣人就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罢了,如果不是他现在心境已经重新平和了下来,根本连理会都不会理会他的。

    “你们想要知道我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吗?我可以告诉你们。”随着声音传来,小南的身影,出现在了长门的身边。

    长门一惊,转头看着她问道:“小南你?!”

    你为什么不离开?!从长门决定使用地爆天星之时,他便已经明白,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他都注定要命丧与此了,所以他当时便让小南离开了,可没想到,小南离开没几步,便又重新回转回来了。

    “小南....”自来也神色复杂的叫了她一声,他这个女弟子,在他的印象中,是一名冷静沉着、温柔体贴的女孩子,非常容易和人亲近,当时自来也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她那温柔纯净的微笑了。

    可不久前重新见到她时,她身上那股冷漠如冰山的气质,却是让自来也根本就无法与记忆中那个微笑的女孩联系起来....

    “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南看了长门一眼,长门沉吟了几秒,对其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