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那怀揣憎恨的人
    爆炸的轰鸣声,整整持续了十分钟!海面之上升起了冲天的浪潮,万亿吨之重的海水被掀上了高空,然后倒卷而下,重重的砸落在海面之上....也辛亏这片海域只是沙滩近海,否则这么巨大的冲击波动,恐怕会引动出一场无法想像的巨大海啸天灾来!

    而在那没有任何间隔的连续轰炸中,带土根本就没有机会用神威将自己转移走,毕竟他一旦用神威转移自身,他的身体就会变成实体化,而在那无尽的‘核爆’之中,一旦实体化,他瞬间就会被爆炸化作灰烬!

    “呼哧..呼哧..”要操控那么大范围的起爆符之海,可想而知会对小南造成多么大的负担与消耗,她现在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但好在,那个宇智波斑现在也应该已经下地狱了,只要杀掉他,一切都是值得的。

    神之折纸术被解开了,没想到竟然需要消耗那么巨量的查克拉,但这样一来...斑他..应该已经随同爆炸一起,灰飞烟灭了,小南这样想着。

    带土的神威虚化,持续时间最多也就只能维持五分钟,而小南在这个基础之上整整增加了一倍的时间,这样一来的话,就算那家伙以前的时候故意有所留手,也没有用了,为了保证能杀死他,小南可是已经提前推演了好几遍这个计划。

    可她不知道的是,在这个‘眼睛忍者’,‘宇智波血恨恩仇录’的世界里,那些眼睛异于常人的家伙,虽然总是会比别人要惨一些,一个个尽是悲情剧的男主角,但这些‘宇智波’,也总会比别人多那么几个外挂.....

    “总算是杀死你了,宇智波斑....一切都结束了,我也可以安心的守护长门了。”小南呢喃道。

    带土:结束了?很好!你的flag已经立下了!旗子已经插下,我赢定了!

    “我猜你现在应该再想,我..已经死了?”

    带土的声音自小南身后传来...别在刘海上作为装饰的纸花飘散掉落在了海面之上,连同那殷红的血珠一起,滴落在海面上,染红了那洁白的纸花..

    小南的表情有些呆滞,自胸膛处传来的剧痛,让她低头看了一眼穿刺出来的尖锐黑棒,梦呓似的说道:“为什么?你应该已经被爆炸吞噬了才对...为了杀死你,我演练了无数次,这一幕幕全程都是按照我所计划的那般进行的,你应该已经被杀死了才对..”

    伊邪纳岐..宇智波家族的至高禁术之一,用写轮眼永久失去光芒为代价,换取现实与幻界相连接,只有同时拥有了千手与宇智波两种血脉力量的人,才能够使用的禁忌瞳术...带土便是利用这个禁术,才从小南那必死的陷阱之中活下来的。

    “所以我才说,你只是个头脑空空的小姑娘而已....这世上,拥有很多你根本就无法理解的存在,而很显然,你自以为已经理解我的力量了,但其实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你无法理解我的力量,以及我的存在。”

    小南沉默,然后奋力往前一挣,让身体脱离了黑棒的穿刺(总感觉怪怪的),一脸茫然呆滞的朝着前走去,她要离开这里,回到长门身边去...她不能让那家伙得逞!绝对不能!

    身后传来了带土那似嘲讽,又似恶毒诅咒般低语声,“到那个世界后,你就和长门一起后悔吧,后悔不该被木叶那些家伙的戏言所骗!只要这世界上还拥有着争端,就永远不会存在真正的和平!所谓的希望...根本就不存在..”

    小南充耳不闻,只是茫然着,执拗的向前走着,想要远离这里,即使她心里清楚,自己现在根本就不可能逃得过带土的掌控,但她依旧不肯放弃。

    而带土,只是看着小南一步步艰难的往前挪动着步子,像是对这个残酷无情的事情发泄一般,向小南宣泄着他那‘厌世’的理念。

    “为什么你还不肯放弃?你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逃的掉的!”

    带土这样说着,但小南依旧没有停下,他似乎被小南那走向‘希望’般的背影给刺痛了,激怒了,像是绝望之人企图将所有人都拉入那黑暗中一般。

    “你是想回去长门那里吗?你将他的意志与理念,当成了自己的....但那家伙只是想利用信任木叶那些看似美好的理念这一做法,来安慰可悲的自己罢了!”

    直到现在,小南总算是有了反应,她回想起了长门与弥彦,还有那些最初的伙伴们的话语,“弥彦..长门..还有那些死去的伙伴们,他们的意志不会消亡。

    而且我永远相信他们的理念...通往和平的桥梁,终将建成!而我,还有长门,弥彦,以及那些伙伴们..我们会成为支撑和平之桥的支柱!只要我们这些支柱坚定不移,通往和平的大桥,终将到达那美好的彼岸!”

    就在这时,雨忍村那常年不散的阴云居然消散开了,阳光洒下,雨忍村的雨,停了....

    带土:“这是?!!!”

    就在他惊讶之间,却发现,已经重伤近乎无法行动了的小南,因为那觉醒的信念爆发,居然再次绽开了那美丽的花瓣!

    我明白了,谢谢你,长门,闭着眼睛的小南,如是在心底答谢道。

    “我是不畏凋零的花!”

    看着小南在手中那再度凝聚的纸花,带土震惊莫名...怎么可能?!她的查克拉明明早就已经消耗一空了啊!而且那具重伤的身体,怎么可能还拥有这样的力量?!

    战斗再开,无数的折纸武器在小南的操控下,袭向带土,而带土,在经历了最初的心灵震撼之后,突然恼羞成怒!

    像他这样因为残酷与痛楚而堕入黑暗的人,心灵早已变化的连自己都看不清了,而这种让人震撼澎湃的美好信念....只会让他变得更加的愤怒,乃至于歇斯底里!

    因为曾几何时,他们也像是这样,满怀希望,然后迎来破灭..连同他们的信念一起...

    所以,他们对这类所谓的美好,所谓的希望,天生就怀有憎恨————不幸的他们,凭什么看着别人幸福美好?!为什么只有我是不幸的?!

    这种情绪,可以称之为嫉妒,也可以称之为愤怒或者憎恨....当黑暗吞噬了你,你便也化作了黑暗...

    叮叮叮...

    带土挥舞着黑棒,像是被激怒的凶兽一般,将所有袭来的折纸都弹飞打碎,顶着攻击冲向了小南!

    信念..美好?那种东西的存在,就像是在嘲讽挑衅我啊!简直让人打心底里憎恨那种戏言般玩意!

    叮...砰!

    再一次,带土带着憎恨,再一次粉碎掉了那虚假的‘希望’,一把扼住了小南的咽喉,将她单手抬举到了半空中!

    而暗中,也有一只手搭在了剑柄之上,冷冷的注视带土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