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永远不存在真正的和平
    皎洁的明月高悬于天空之上,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月华放出,天上地下,尽数陷入了一阵伸手不见五指的深邃黑暗之中,唯有天上的明月,以及地面之上的救世主之上,有着不同的颜色

    救世主弯着腰,身后的那双不断转动着着金色圆环翅膀之上,有光芒凝聚其上————所有的光芒都被吸引凝聚到了这里!

    下一秒,一股炽烈的激光如划破黑暗的璀璨利剑,将这片黑暗的世界一斩两半,数秒之后,洁白的月华再度自天空落下,天地复明

    一阵光华流转,李浩本体脱离了救世主,出现在了斑的身旁只见这家伙头发散乱,满身狼狈,那素白的衣袍之上,满是焦黑的破洞,有星星点点的血迹散落其上,而他半边身体都被救世主一脚踩住,镇压的无法www..1a

    “咳咳”斑嘴角咳血,愤恨的看着李浩走来,“可恶,如果不是被你算计,连六道之力都不完全,我怎么可能会败在你的手上!”

    李浩嘴角一撇,淡淡的笑着,也不做争辩,的确,如果这家伙事先没被自己在轮回眼里做手脚,如果十尾没被打残,力量衰弱到了极限,如果他获得了完整的十尾之力但是没有如果!

    从一开始,李浩就在环环设计着,让斑始终都无法获得最强的力量,就是为了将他也是将辉夜姬削弱至极限!

    在李浩看来,敌人嘛,自然是越弱越好,至于什么‘给我找些更强的敌人来’这种理念,他完全不能理解,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万一搞到后面,打不过了怎么办?那可就不好玩了。

    战斗暂时告一段落,斑被救世主一记‘无敌香港脚’镇压在地上,无法动弹,其他人也顺势一道赶了过来。

    “斑被打败了?”看着像条咸鱼般躺在地上的斑,土影老头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毕竟就在刚才,他们合力与斑苦战,都无法打败他,甚至于都快撑不住,被斑逐个击破了,但一转眼,斑就倒下了,也难怪他会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了。

    而其他人,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到了那顶天立地般巨大的救世主的身上。

    这尊巨大的石像,甚至能引得天地变色,镇压的六道斑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当真是恐怖至极,所谓的神魔,也不过如此了吧。

    四代雷影眯着眼,高昂着脑袋,看着那巨大无匹的救世主,心中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不同于其他人的敬畏之色,柱间这家伙,则是一脸好奇娃娃的模样,围着救世主转了好几圈,还抬手在它的脚掌之上摸了摸,满脸兴奋的样子。

    半饷之后,柱间这家伙才在扉间的提醒下,想起了正事,与众人一起,来到了斑的身旁。

    “斑。”柱间蹲下,凑到近前喊了斑一声,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

    斑有些无力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柱间那张熟悉无比的脸,“柱间老公,你来了啊。”

    他对周边的其他人根本就毫不理会,扉间那**裸的杀意也被他直接无视了,此刻他的眼中,就只剩下柱间一人了。

    “我输了呢,柱间再一次。”

    斑这样说道,声音居然意外的平和,也没了之前对李浩那种不甘与愤恨的态度,反而像是了一个激灵之后,一切都索然无味了的‘贤者模式’。

    果然,像斑这种老年中二傲娇,最终也只有在柱间的面前才会化解吗?

    柱间张了张嘴,似乎受到了斑的感染,说话之时,也不禁语气稍缓,轻声说道:“是啊,你输了呢但还没结束呢,斑,你欠我还有大家,以及这个世界一个道歉!

    仔细看看你所做的这些事情吧,这个世界因为你,都快翻天了呢,所以这可不是你一句认输就能够敷衍得了的。”

    “哈哈咳咳。”斑突然笑了起来,因为发力过猛,牵动到了伤势,忍不住一阵咳嗽。

    半饷之后,他才继续说道:“柱间你这家伙,果然还是那么的固执愚蠢呢,你以为我是在认错吗?

    对于我做下的这些事情,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也不曾怀疑,这是我所选择的‘正义’之路,哪怕于你们看来是错误的,我也绝对不会放弃和怀疑的,坚信之物,就要将其贯彻到底!

    所以就算我输了,我也依旧坚持我的理念,这个世界的拯救之法,就只有‘月之梦’一途而已,其余的方式,终究只会是短暂的镜花水月而已。”

    “冥顽不灵!”扉间上前一步,直接说道,“没空再听你讲那些‘歪门邪道’了,你口口声声讲着,为了和平,但让这个世界陷入战火,破坏和平的人,其实不正是你吗?

    所以没必要再听他讲什么了,直接将他体内的半只十尾抽出来,重新分离成九大尾兽,这场战争也就能就此画下休止符了。”

    “等等!”柱间抬手制止道,“不急于一时,我还有好多话要和斑说。”

    “大哥!”

    柱间不理,扉间眉头皱了皱,也只能先就此作罢,反正现在斑已经没有能力再对众人产生什么威胁了,既然大哥一定要如此的话,那就给他一点时间吧。

    “斑”柱间再次对斑使用口遁,但似乎是‘婚前’的时候,斑已经听多了柱间的‘甜言蜜语’,早就已经有了免疫力,一点效果效果都没有。

    斑说道:“不必说了,柱间你的那些理念,本身就是错误的,这一点已经经过了时间的证明,而且现任的五影不就在你旁边吗?你让他们扪心自问,你所信奉的那些和平理念,他们可有做到过?”

    斑这样一说,五影也不自觉的心中有些羞愧,尤其是土影老头那家伙,如果不是晓组织与斑出现,将他给比下去了的话,这家伙俨然也是一位最终boss候选人啊,他执政岩隐村那么多年,可没少干那些黑暗之事。

    像什么暗中挑起其他忍村之间争斗,雇佣晓组织,削弱其他忍村的力量一桩桩一件件,这老头想赖都赖不掉。

    一时间,大家都有些沉默,别看他们现在为了忍界的和平而‘欢聚一堂’‘精诚合作’,但以前的时候,为了利益,他们各自之间可也没少暗中搅风搅雨。

    纲手,我爱罗,还有照美冥他们几个还好,毕竟他们也不是那种野心之辈,而且接任一村之影的时候,忍界也趋于和平,但一些利益纠葛与暗中手段,却没有一个人敢讲自己完全没有过的。

    毕竟人类这种生物,本身就是如此,所有的行为与思维,都逃不开‘利益’二字。

    自己的利益,同伴的利益,村子的利益如果像是木叶与砂隐这种交好的忍村还好,如果没有关系,或者是干脆敌对的话,就连纲手与我爱罗这种可以贴上好人标签的人,都不可能为别人与敌人而放弃本村的利益。

    所以说,斑说的其实也不错,因为只要有利益的纠葛,就会引发冲突与不满,而人类又永远都不可能逃得开利益二字。

    这就像是一个无解的悖论,也因为如此,真正意义上的和平,也永远不会存在除非那是虚假的,被操控的,就如同斑与带土的月之梦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