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会有天使替我去爱你
    ..主神空间:你已被列为黑户

    大帐之中,静音正带着数名助手,组成了一个类似于‘阵法’一样的特殊阵形,为三船做着治疗。

    她们口中的啥天元之位啊什么的,李浩是不清楚啦,但看效果的话,的确非常的不错,他将三船送到的时候,这位老武士几乎已经快到弥留之际了,而现在却已经能意识清晰的应答静音的询问,显然应该已经不会有事了。

    李浩就站在一旁,靠在大帐幕布之上,静静的看着静音,现在的她,全身都散发着一股圣洁的气息,宛若那神话传说中的精灵生命女神一般,温柔又圣洁,仿佛全世界的光芒都聚集在了她一个人身上一般。

    “三船队长,已经没事了,你只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休息几天之后,便能恢复了。”

    “静音小姐,还有医疗部队的各位,真的十分感谢,老夫的这条命,是你们帮忙救回来的....”

    从生死之境转了一圈之后,三船十分的疲累,强撑着精神感谢了一番众人之后,那沉重的眼皮便再也撑不住了,很快便沉沉睡去。

    静音与李浩一同走出了大帐,李浩伸手拉起了她的一只手,“走,静音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诶?”静音有些疑惑,但也没问什么,顺从的跟着李浩一起拐进了他的营帐之中。

    一进帐篷,静音的目光就被李浩床上那只‘虫蛹’给吸引了过去,再也移不开....这只‘虫蛹’,自然便是加藤断,他全身都被锁链一层一层的死死困住,但好在还露着一颗脑袋在外面。

    静音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惊疑,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是,断...叔叔?”

    断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十分艰难的转动脖颈,将脑袋转了过来,正好对上了静音那震惊,惊喜的目光。

    “你...是静音?”断这样问道,毕竟他当年战死的时候,静音才只有五岁而已,他记忆中对静音的印象,还停留在她五岁那年,要不是静音的那句叔叔,以及那与自己的哥哥嫂子很相似的容貌,他根本就认不出静音来。

    “嗯,是我!”静音几步跑到断的身边蹲了下来,“真的是断叔叔,没想到还能再一次见到您。”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过,能再一次与你重逢。”断脸上带着一抹满足的温润笑容,“看到静音你长大了,还成长为了这样一个好姑娘,我真的很高兴呢。”

    李浩走上前去,拍了拍静音的肩膀,说道:“那我就先出去了,你和叔父那么多年没有相见了,就趁这个机会好好的聊聊吧,也别担心伤员们的治疗工作了,我会让小樱去主持的。”

    说罢,他便起身走出了帐篷,直到半个小时之后,静音走出来喊他,他才重新与静音一起重新回到了里面。

    李浩看了一眼静音那红红的眼睛,还有脸上未干的泪渍,抬手为她抹去了,“干嘛要哭呢?与亲人再度相遇,应该高兴才对。”

    静音如他所愿的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牵起李浩的手便走进了帐篷。

    “叔叔,我来和你介绍,他是李浩,是我的丈夫。”

    李浩朝断点头,“叔父你好。”

    “这句话你之前就对我说过了,当时可是让我愣了好一会呢。”断笑着回应道,“那么,浩,我就这么称呼你吧,你和静音的事情,我祝福你们,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的爱护她,帮我照顾好她。”

    “当然,这是我的责任。”说实话,李浩不太会说这种漂亮好听话,但他那真诚的态度,却是做不了假的,断显然很满意。

    “那么...我也应该离开了。”断这样说着,然后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崩散,一缕缕腐朽的黑色粉末气息中从他的身上升起,其中还夹杂着一片片像纸片一样的细小碎片....他居然凭借自己的意志,挣脱了秽土转生的控制,灵魂升天!

    看起来,他与静音的那一番交谈,已经让他没有什么牵挂了呢,心满意足的纯净灵魂,是无法被任何东西所束缚的。

    静音一惊,说道:“叔叔..你要走了吗?难道你不想再见一见纲手大人了吗?”

    断的脸上,始终挂着那温和的微笑,“我会偷偷的过去看她一眼的....但我已经不适合再出现在她面前了,她现在不是已经重新变得幸福了吗?自来也会向我一样深爱她,照顾她的。

    所以,静音你也不必向她提起我的事情了,我早就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了,岂能因为我一个亡者,再阻碍了她与自来也之间的幸福?”

    会有天使替我去爱你吗?叔父,你是一个真男人呢...就是你选的那个‘天使’,似乎有点辣眼睛了,那么大年纪了,还一副为老不尊的痴汉模样....

    “叔叔!”

    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断的身体便已经崩散腐朽成了一堆灰尘粉末,但他的灵魂却挣脱了束缚,重新获得了自由,转身朝着联军总部的方向飞去。

    “叔父走了呢...他去见纲手最后一面了。”李浩盯着断离开的方向,如是朝静音说道。

    静音是看不见灵体的,但她同样将目光投向了李浩所注视的地方,心中默念着告别。

    联军总部,五影办公司,纲手正在处理着某份文件,似乎是兵员调动的指令书...不知为何,她指尖的动作忽然一顿,笔尖就那么定格在了纸页之上。

    在她无法看见的世界之中,一个浅蓝色头发的男子,正站在她的面前,朝她温柔的笑着,嘴里似乎在说着什么,然后深深的一吻印在了纲手的额头之上。

    吧嗒...

    一滴水珠溅落在文件之上,碎裂成无数细小的泪花,浸湿了纸张。

    纲手有些疑惑的抬手点了点自己的额头与眼角,是眼泪,她的脸上,早已是一片泪痕...我流泪了?为什么?还有刚才那抹触感是什么?

    她不知道刚才有一个深爱着她的男人回来过又离开了,但那种再度别离的哀伤,却是完整的传达到了她的心里,这一次,便是真正的永别了....

    另一笔,自来也率领的奇袭小队,又一次解决掉了一支前来暗杀抓捕大名们的白绝突袭队,自来也正想与队员们说点什么,一阵微风吹过,自来也立刻做出了戒备的姿态,猛地转身,眼神如电一般看向了某个方向。

    “自来也,是我,断。”断的声音自他心底响起。

    “嗯?!”自来也眼前一个恍惚,意识瞬间出现在了自己的心底,而断就站在他的面前,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断!你怎么...这是灵化之术?你也被兜用秽土转生召唤了吗?!”

    断摇了摇头,说道:“自来也,不必担心,我已经挣脱控制了,现在就要回归净土去了...但我还想在这最后的时刻,再见你一面。”

    自来也皱眉,“你不是应该去见纲手的吗?”

    “我已经去见过她了,但我并没有出现在她面前。”断这样说着,“我已经是已死之人,不应该再重新出现在她面前,挑起她那些悲伤的记忆了。”

    “那你把我拉进这里又是为什么?”自来也嘟喃道,“我也会被你挑起那些回忆的啊...”

    断笑了笑,玩笑似得说道:“那还真是对不起了啊...我来见你,是因为我最后的执念,我希望你好好的照顾好纲手,连我的那份一起。”

    渍...怎么突然有种我是‘小三’的感觉?自来也有些牙疼,装作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不用你说,我也会的,你这家伙死了那么多年了,哪比得上我啊,我可是暗恋了纲手那么多年了,‘初心未改’!

    所以你说完了,就回归净土去吧,纲手那边,你就别担心了,全交给我吧...直到我也死去的那一天!”

    两个深爱着纲手的男人,一个已经死去,一个还活着,两份至死不渝的爱,如今被汇聚成了一份...,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