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冰精皓月 此行结束
    向矮几看去,水云烟可不是悉多喇嘛这般厚脸皮的人,并未将琴分配与她,她也不擅自收起,只是把玩一二。

    即便,这把古琴十有**是要落在她的身上。

    苏浩走到矮几旁,将那把古琴拿起,放到水云烟的怀里:“云烟,这是你的。”

    “谢谢!”

    水云烟低声道谢,随后便把古琴抱在怀里。

    苏浩见此,突然有个疑问:“云烟,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不知……”

    水云烟没有说话,只是侧着脑袋看苏浩,静静等待苏浩提问。

    苏浩见此,知道水云烟这是同意了,便问道:“我就是想问你会用几种乐器?”

    至今,苏浩已经见过水云烟使用三种乐器,箜篌,笛子,洞箫。现在看她如此干脆地收下这把古琴,想来也是会用的,如此一来便是四种。

    水云烟收回目光,把玩怀中的古琴说道:“我只会三种,洞箫,琴与琵琶,至于其他,触类旁通罢了,经过学习后便能够简单使用,只是会而不精。”

    三种……

    苏浩挠头,这姑娘难道在现实中是玩音乐的?

    当然,这个疑问苏浩没有去问。

    “厉害!”

    这是来自苏浩真心实意的夸赞。

    “过誉了,并未有你想得那么厉害。”

    水云烟说罢,便抱着这古琴去到一边,看看方向是去白狐那儿了。

    漂亮的东西还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苏浩将视线从水云烟身上收回,目光投到摆放在矮几上的霜白月亮。

    此时矮几上已经覆上一层薄冰,若不是水云烟有意清理,那把古琴定然也是要被冰封。

    现在的霜白月亮只有一个小盘子那般大小,寒气袅袅,外形看着如同一个超大的白色琥珀,只是这琥珀看不到被封在其中分东西。

    稍作查看,苏浩便知道这轮霜白月亮叫做冰精皓月,是件七阶法宝。

    来历是青丘洞府的主人无意间自其他地方得到,后被留在这座洞府中,并未随身带走,以赠有缘人。

    装备等级需要六十,苏浩目前还无法使用这件法宝,他还需再练上几级。

    它能发出天一玄光攻敌,这天一玄光聚散由心,且受到天一玄光冰封的法宝与飞剑,会降低其威力的八成,直到解除冰封。

    苏浩此时算是知道了自己飞剑为何会变得如此不堪的原因,原来是受到天一玄光的影响。

    降低八成威力,在与人斗法之时,若是中了这天一玄光,这法宝与废了并未任何差别,着实厉害。

    唯一的问题是,天一玄光结成的寒冰硬度不够,费些力便能破开,就像苏浩当时那般,两口飞剑交击,才两三下便撞碎了冻结在飞剑上的寒冰。

    当然,别人可能没有那么容易,苏浩的附在飞剑上的力道比其他人要大上太多,他们需要更多的碰撞次数。

    但这并不是说这冰精皓月不厉害,大多的玩家只有两口飞剑,被苏浩突然封住一口。

    此时,不选择破开寒冰,便只能用一口飞剑战斗,选择破开寒冰,对手在短时间内便要出现大的破绽。

    无论如何都是对方吃亏,且不知道这冰精皓月厉害的,十有**会选择硬碰硬,如此一来肯定要被断去一臂。

    唯一问题是,这个天一玄光能够冻住飞剑法宝的最高品阶是多少?也就是极限在哪里?

    而在法宝的介绍上并未明确指出,也不知是没有极限,还是随飞剑法宝的品阶而改变。

    就目前看来,六阶飞剑是没有任何问题,更多的还需在实战中试验。

    “诸位,休息了如此之久。我们出去吧!”

    苏浩听闻萧远山所说的话后,将冰精皓月收起,快步向萧远山走去。

    “萧兄,找到出口了?”

    萧远山再次将那盏琉璃桃花灯取出,晃了晃说道:“就是它。”

    苏浩恍然,他之前还以为是萧远山知道去哪里找出口,原来是用老办法出去。

    眼见萧远山就要激活琉璃桃花灯,苏浩突然想起,文蛛可能还在桃林中等他们,连忙大喊:“萧兄等等!”

    萧远山施法的动作一顿,暂时停了下来,问道:“还有什么事没做的吗?”

    苏浩摇头皱眉说道:“萧兄,别忘了,桃林中可能还有一只文蛛守在外面。”

    萧远山闻言一笑:“我道是什么?无妨,我这桃花灯开的传送门并非开在原来的位置,而是我先前预设好的位置。”

    苏浩一听,笑道:“原来如此,是我大惊小怪了。”

    萧远山摆手:“无妨!是萧某疏忽了,忘了将这事与你们说了。”

    说罢,萧远山继续施法,也如最初进到青丘府一般,开出一个光门,萧远山带着他的两个师弟率先出去,随后是苏浩的众人。

    苏浩出来一看,是最开始众人集合的地方。

    “尔等今日所为,姬昌来日必有厚报。”

    不待众人有所反应,便一道剑光冲天而起。

    苏浩看着麻烦远去的剑光,和萧远山对视一眼,不由得齐声大笑起来。

    云梦冷哼一声:“丧家之犬,何言来日?”

    苏浩笑罢环视一圈,所有人都出来了,唯独少了那狐狸,叹了口气,抬手打了一个响指。

    良久,一团金光外出拖拽白狐出现,飞来苏浩身前,苏浩本想给白狐一个小小的惩戒,却听到白狐对着青丘府哀鸣不止,才抬起的手,又放下来。

    苏浩顿时心软,才要考虑着是否要将白狐放回,便见萧远山将青丘府的入口关闭,看了一眼白狐说道:“雁兄,只是一段数据罢了,莫要当真。”

    “这……”

    苏浩也不知应该要说些什么,萧远山说的并没错,只是听得白狐叫得如此之惨,难免要动恻隐之心的。

    此时,水云烟从旁走来将白狐从空中摘下,抱在怀中,轻轻抚摸白毛。

    萧远山见自己的说法并未得到赞同,也没有在意,向苏浩几人抱拳道:“诸位,今日多谢!我等也该告辞了。”

    苏浩闻言,将白狐的哀鸣甩出脑袋,也向萧远山抱拳:“客气,该是我道谢才是,若非萧兄邀请,我哪里有此机会。”

    萧远山笑道:“如此,我们扯平。告辞!”

    说罢,御剑而起。

    “告辞!”

    萧远山的两个师弟也抱拳一礼,御剑追萧远山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