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风驰电掣 再聚草堂
    随着琼华派的两位弟子的残魂的消散,环绕在石亭的风暴逐渐停息,于是石亭外便下起了花瓣雨。

    苏浩透过飘扬的花瓣,错愕的发现亭外的空中,满满当当的都是人,踩着各色的剑光正准备强势围观。

    一时之间,苏浩觉得头皮一陈发麻,麻溜地从地上爬起,召出飞剑就要跑路,这些人看起来可不像是来郊游的。

    在苏浩看来,以自己加持了乘龙光遁的速度,外面那群围观的人通通只能在后面吃尾气。

    苏浩正要御剑离去,想起了白衣女子还在亭中,扭头看去,白衣女子此时面色发白,应该也看到了亭子外面密密麻麻的人群。

    苏浩觉得这白衣女子似乎十分怕人,如果和她一起来的红衣女子在在身边的话,那还没好,一旦落单,情绪就会变的很不稳定。

    白衣女子感觉到了苏浩的视线,转过头来,一双凤眼里已是泪光闪闪,倔强地抿着嘴,由于太过用力,双唇已经失去了血色。

    这白衣女子本就是绝色,现在又是一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苏浩心脏不禁一缩,血气上涌。

    苏浩回过神,暗骂自己丢人,转念一想“”以这白妞的性格留在这里被人围观,估计和受刑差不多。”

    虽然奇怪白衣女子为什么不准备逃走,下线是不可能了,毕竟她之前还攻击了自己。

    “难道是没有御剑的手段?”

    苏浩踩在飞剑上,迟疑一下,便把手伸到白衣女子的面前,之前的防狼电击,让他苏浩印象深刻。

    嘴里着:“白妞,傻站着干什么?想被人当猴子看?”

    白衣女子下意识的摇摇头,咬咬牙,将手递了上去,借着力站上了飞剑。

    一瞬间,苏浩有一种开着豪车带妹兜风的感觉,何况这妹子还是最顶级的那种,马上变得兴奋,大喊:“白妞,坐稳了!银河系大觉号究极特快飞剑,现在准备出发。”

    在亭子外等待的人见到风暴开始减弱,马上从外面试图突破到亭子里,打头就是宁无双。

    这群人刚刚进到亭子里,就听到苏浩的怪叫,接着一道刺目的龙形剑光裹挟着无数的桃花花瓣,从亭子里电射而出,消失在际,留下漫花雨,还有目瞪口呆的众人。

    苏浩带着白衣女子停在cd城外的一座无名山,然后再回到cd,找到上次来过的杜甫草堂,向张子安发去一封飞剑传。

    白衣女子一路上倒也安分,默默地跟在苏浩身后。

    苏浩要来茶水,开始检查这次的得失。

    碧血桃花:七品服饰,前古道门琼华派之信物。

    附带道法碧血桃花障:周身环绕碧血桃花五朵,每朵桃花拥有1000防御度,可缓慢自行恢复。

    碧血灵犀:与灵犀双坠同在一里的范围内,桃花增加到九朵,并且气血,真气回复增加百分之三十,能够大概感应到灵犀双坠。

    这玉佩在这事件后,不仅介绍发生改变,属性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桃花在普通状态下增加两朵,在‘碧血灵犀’的状态下,激增到九朵,共九千的防御度,堪称铁壳乌龟。

    苏浩发现两人身上不断有桃花的花瓣飘落,自己是青色的,而白衣女子是粉色的,心里明悟「这就是感应。」

    白衣女子见到苏浩盯着自己看,不安的拨弄着手里的箜篌,不过没有做出其他的反应。

    苏浩见状转开视线,已经吃过一次苦头,现在可不想再刺激到这个人。

    苏浩不话,白衣女子也不话,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凝固起来。

    没过多久,房间外就传来吵杂的声音,苏浩能够听到张子安声音,轻轻松了口气,突然听到一道同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转过头一看,白衣女子也在同样的动作。

    白衣女子察觉到两人刚才无意间的默契,脸上染上一层红晕,在白皙的肤色的衬托下,异常清晰。

    “云烟!”红衣女子第一个推门进来,张望一圈,找到坐在一旁的白衣女子:“云烟,还好?可担心死我了!”

    苏浩这次终于知道了白衣女子的名字。

    张子安随后进屋,一眼就看到苏浩,瞬间爆笑:“我耗子,你这头发,嗯!有型!”

    苏浩的头发是这次事件最大的损失,因为被防狼电击电过,到现在还根根竖起。

    苏浩没有解释,冲张子安翻个白眼,不能太多,看红衣女子的架势,要是被知道不定会再生波折,而且看白衣女子的样子也没有出来的意思。

    “子不语,你还没有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朋友。”一个男子声音从门口传来,苏浩抬头看去,是之前亭子里的黑衣男子。

    “远山兄不,我险些忘了。”张子安一拍脑门笑道。

    然后,指着苏浩:“这是我的从玩到大的朋友雁歌行,这个版本新加入游戏的白,目前拜在杨瑾门下。”

    黑衣男子听完后,冲苏浩拱手:“在下萧远山,没想到雁歌行兄弟就是之前论坛视频里的蓝衣男子,当真厉害。”

    张子安接着:“他和我一样,是九曜之一的计都,现今师承昆仑乾元子。”

    苏浩学着萧远山的样子回了一礼,花花轿子人人抬,也恭维道:“远山兄,笑了。远山兄可是这下有数的高手,还请多多指教才是。”

    张子安指着白脸男子:“再顾佳人,粉面佛俞德之徒。”

    再顾佳人本来想要些什么,被萧远山狠狠瞪了一眼,又把话咽回去,转头去看正在切切私语的将个女子。

    苏浩见到这人如此无礼,眉头一皱,没有多什么,在这一次之后两人便不会再有什么交集,没有必要节外生枝。

    张子安瞟了一眼再顾佳人,撇撇嘴,继续向苏浩介绍:“那个穿红衣的是宁无双,白衣的是水云烟。”

    苏浩听完一愣,看向张子安,做了个‘就这样’的表情。

    张子安看的明白,点头:“嗯!宁无双一直是散人,没有明确的师承,而水云烟和你一样是个新人,没有情报。”

    一直在聊的两女,听到张子安的话,宁无双抬起头横了张子安一眼:“呦呵!怎么?你难不成还想查本姑娘的户口?”

    张子安无奈地摇头:“宁无双,我只不过实话实。”

    “怎么了,我错了?”宁无双瞪着张子安。

    萧远山用手捂着额头,他觉得这次的行动请这么些人来,简直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