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群斗奎牛 各显神通
    话已至此,张子安和萧远山也就没有继续向苏浩科普游戏里的基础知识。

    但张子安貌似和宁无双顶上了,眉毛一竖就要开口,见到苏浩使劲冲他摇头,这才作罢。

    萧远山等了许久也不见其他人出手,于是出声安慰:“诸位也无需担忧,这独角奎牛虽强,我等亦不弱,况且萧某还备有后手。”

    张子安闻言大笑:“远山兄,我们都在等你的话呢?你是主,我们是客,你不开战,我们也不好随意动手。”

    萧远山干笑道:“的确是萧某的不是,刚才无双姑娘不是……”

    见到宁无双看来,急忙停住:“嗯哼!闲话少叙,诸位动手!”

    话音未落,萧远山手下的再顾佳人就已经放出自己的飞剑,带着半粉不白的剑光呼啸着向独角奎牛飞去。

    余下众人也纷纷出手,各色剑光法宝将独角奎牛围在里面,剑气纵横,其中还不时夹杂着一道道雷光,那是萧远山的道法。

    正道门派中峨眉长于剑道,门中弟子频出剑仙,而昆仑则以道法闻世,尤其雷法更是昆仑诸多道法中的佼佼者,青城二者兼有,二者皆稀疏。

    苏浩还是新手白看不出萧远山雷法的来路,但这雷法威力倒是不凡,于地面炸出一个个不的土坑。

    那雷光声势浩大,却也仅此而已,打在独角奎牛的身上尽数被弹开,炸得独角奎牛身边的地面土石乱飞,萧远山见此,默默地收起道法,指挥飞剑攻击。

    众人的攻击手段皆以飞剑法宝为主,除了宁无双和水云烟两女。

    宁无双使地不是普通的飞剑,而是一条红绫,这红绫的两端各附一薄刃,如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红绫的边饰。

    红绫在宁无双的手上收缩自如,化作一条红色游龙在独角奎牛的身边游弋,不断在防御薄弱处,带起朵朵血花。

    而水云烟则立于原地,纤指轻拨,优美的旋律开始回荡在战场上,伴随着乐曲声,一只只鸟雀在她的身边形成,飞向独角奎牛。

    “这是……百鸟朝凤曲。”张子安向苏浩低声介绍。

    “百鸟朝凤曲?”苏浩重复了一遍。

    “音律道法分为两种,一种辅助性质,一种攻击性质,就如这百鸟朝凤曲。这百鸟朝凤曲也是曲谱中的上品,宁无双估计废了不少功夫才弄到。哦!”张子安的月牙刃差点被青光射到,吓得他不敢再分心。

    音律道法不是学了道就能用,你还得能够将这曲子演奏出来,才能发挥作用。

    独角奎牛被众人飞剑法宝围住,咆哮连连,周身紫电游走,毛发根根竖起,牛身胖了一圈,宛如一只刺猬,不时有紫电从毛上射出,飞向远处操纵飞剑法宝的众人。

    一只独眼青光乱射,青光所经之处,飞剑法宝无不避退,唯有苏浩的飞剑不惧。

    青光打在飞剑上,便会在剑身上留下一道绿痕,随后飞剑就不受控制,笔直从空中坠下,唯有重新祭炼方可再次使用。

    而苏浩的飞剑在青光临身之时,会发出耀眼佛光,将青光挡住,使它没法触及到飞剑。

    苏浩御使着飞剑不断攻击奎牛的独眼,想要将它这只烦人的眼睛废去,而奎牛晃动它的独角左支右挡,双方不断碰撞。

    尽管飞剑上附带着庞然巨力,也无法在它的那只独角上留下哪怕是一条白痕,反而还有金铁交击之声传出,这种情况让苏浩不住咂舌,直呼变态。

    双方战得正酣,独角奎牛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电光,本来围在身边攻击的飞剑法宝全都推开。

    继而仰长嗥,空乌云密布,电光游走,降下一道道雷电,并且越来也密集,越来越粗大,尽数被它的独角吸收过去,独角上的纹路来始发亮,最后从角上飞起,环绕在独角上。

    萧远山见此,眉头一皱,对再顾佳人喊道:“再顾!把它拿出来!”

    再顾佳人闻声向萧远山点头,盘腿坐下,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把红砂托在手上,一手掐诀,口中默念真言,一股红雾黄云将他隆罩在内,隐隐有鬼哭之声传出。

    张子安见状所有所思,眼里闪过了然之色,显然是看出了红砂的来历。

    宁无双和水云烟双双皱眉,远远的离开再顾佳人的位置,苏浩意外的发现水云烟竟下意识地往自己这里靠来。

    “诸位!烦劳牵制住这独眼奎牛,不要让它妨碍到再顾的施法!”萧远山的见其他人放缓了攻势,急声大喊。

    独角奎牛也感到危机,一只独眼死死的盯着再顾佳人,眼中青光爆闪,一道手臂粗的青色光柱,直射而来。

    水云烟拨弄箜篌的速度猛地加快,更多的鸟雀在她的身边出现,犹如飞蛾扑火般挡在光柱前进的路上。

    剩下的其他人也没闲着,飞剑法宝纷纷冲着独角奎牛轰去,只是独角奎牛的身体周围形成一个由雷电组成的光罩,根本伤不到独角奎牛的身体。

    苏浩使着飞剑对光罩猛戳,听到身边传来清脆的凤鸣,转过头去看,一只彩凤扇动双翅,浮在水云烟的身后引颈长鸣。

    彩凤腾空而起,向着青色光柱撞去,轻易地破开光柱,继续飞往雷电形成的光罩,相互碰撞,凤鸣电鸣,响彻附近的群山。

    双方没有僵持多久,这雷光护罩就破碎成点点星尘,彩凤势如破竹径直飞向独角奎牛。

    独角奎牛又是一声长嗥,停下吸收雷电的动作,地低下头颅,把独角对着彩凤,牛蹄在地上刨了刨,就冲上去。

    这独角奎牛的身上完全被一只由雷电组成的独角奎牛裹在里面,由雷电组成的独角奎牛身体上没有长毛,有的是于独角上相同的花纹。

    彩凤此时早已是强弩之末,短暂接触后,就在哀鸣声中散开,后面的水云烟身体一软便要坐倒,宁无双快步上前扶住。

    苏浩与张子安对视一眼,各自念动真言,黑白双剑化作黑蛇白龟拦在独角奎牛前进的路上。

    白龟与奎牛狠狠地撞在一起,土石翻飞,烟尘弥漫,**声将空的雷声盖过,白龟不敌连连后退。

    黑蛇则缠绕在独角奎牛的身上,试图将凝聚出来的紫奎牛绞碎,张大嘴咬在紫奎牛的脖子上。

    紫奎牛身上的纹路骤然亮起,一道粗大无比的雷柱自奎牛身上形成,直接上的乌云,缠绕在它身上的黑蛇变回飞剑,歪歪扭扭的飞回苏浩身边,可把苏浩心疼得不行。

    张子安的巨大月牙刃及时赶到,这才勉强抵住奎牛的脚步。

    这时两人身后传来再顾佳人的沙哑的声音:“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