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云纹锦鸡 遭到算计
    大风和青衣男子交战的位置,距大风的巢穴有着段不的距离,可能是大风有意将战场放在远离自己巢穴的地方。

    这种猜测让苏浩稍稍安心,剑光速度依旧不减,向着大风巢穴狂飙而去。

    大风巢穴附近虽不似二者主战场那般凄惨,却也不太好。四周已经没有一棵完好的树,均被拦腰斩断,切口光滑无比。

    “鸡,鸡,你在哪?”

    苏浩仔细地这一片地区,就怕大风和青衣男子神仙打架,自己这鬼却遭殃。

    按老道士给出的描述,这云纹锦鸡完全就是个专职保姆,一个运气不好,就被剑气啊,风刃啊什么的给切片了。

    “咯咯……”

    苏浩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如果不是这里比较安静,根本听不见。侧着耳朵细细分辩声音传来的方向,慢慢靠上去。

    入眼的是一只覆盖着白羽毛的肥硕鸡屁股,跟随着着“咯咯”声,有节奏地一抖一抖。

    看样子应该就是苏浩要找的云纹锦鸡。它撅着屁股,脑袋埋在两块碎石之间,身体不住抖动,看看样子吓得不轻。

    苏浩玩心大起,捡了根树枝,用它在云纹锦鸡那跳电动马达似的鸡屁股上戳了戳。

    “咯咯……”

    云纹锦鸡马上发出高亢又凄厉的叫声,一对爪子快速刨着土,扬起漫的尘土。

    “呸呸……”

    蹲在后面的苏浩躲闪不及,被扬起的尘土糊了一脸,跳到一旁,吐着口水。

    苏浩一脚踩在云纹锦鸡的身上,用树枝狠狠抽了好几下它的肥屁股,才解了气。

    随后,他御使飞剑切下一段藤条,捆住鸡爪,倒提着云纹锦鸡,御剑离开。

    苏浩不打算就这么把云纹锦鸡交给破庙的一人一狗。这次任务实在惊险,假如运气不好,他还要白白交代许多经验。

    而且,简直就是和蹲监狱差不多,离开游戏吃饭、休息,还怕宅鸟大风在这时候出门,白白错过机会。

    还有大风这只死宅鸟,要是没有青衣男子过来找麻烦,鬼才知道它什么时候才要离开。

    苏浩想要唬一唬这一人一狗,看看能不能诈出更多的好处。

    青城山下,破庙。

    老道士眼巴巴地留意着门外的动静。因为苏浩的到来,勾起脑袋里美味的记忆。这两,他被肚子里的馋虫闹得吃什么也吃不香,味同爵蜡。

    见到一道熟悉的剑光落到庙前,老道士登时精神一振,面露急色。

    “道友,那鸡你可带来了?”老道士看清来人后,一脸猴急,只在庙门口徘徊,却也不出来。

    “带来了。”

    苏浩抬起提着云纹锦鸡的那只手,用力地晃动几下。云纹锦鸡被这么提了一路,早已无力挣扎,只是有气无力地叫两声。

    老道士的脑袋随着云纹锦鸡晃动左右,双手用力挫动着,咽了口唾沫,招着手道:“道友,快!快把鸡给我。”

    苏浩把提着云纹锦鸡的手背到身后:“这可不行,我要的离火勾玉呢?”

    “在这。”

    老道士从衣袖里掏出那颗橙红色的石头,在苏浩面前快速晃了晃,马上攥在手心里,怕苏浩看出什么。

    苏浩哪里认得离火勾玉长什么样,他只知道有这么个叫这名字的东西。见到这颗橙红色的石头,看起来和离火勾玉的名字挺贴合的,也就没多想。

    不过,按照之前想好的,他还要试着从这一人一狗手里多讹一些奖励。

    “对了!你都没告诉我,大风这么厉害。我去找这只鸡给你们当食物,自己差点成了人家的食物。”

    苏浩先声夺人,控诉老道士不老实,没有把所有的情报告诉他,让他差点平白送死。

    “怎么可能!那只鸟我以前见过,凭你的修为收拾起来应该不成问题。”

    老道士表示,你这家伙别想骗我,你斗不斗得过大风,我心里还是有数的。

    苏浩上下打量老道士,一个躲在破庙里混吃等死的老道士,见到大风还不给活吞了,嘲笑道:“你见过?你见过告诉我的位置怎么这么模糊,还要我自己去找?”

    “我那是……”老道士话到一半又停住,张着嘴不出来。

    “我?我什么我!你不出来了?”

    苏浩忍着笑,他就随便试试,没想到这老道士还真有破绽被抓住。

    这时,一直趴在火堆旁的黑狗,不知道从哪里叼来一张叶,放在门槛上,又低头回到原来的位置上趴着。

    老道士看了一眼黑狗,摇摇头:“你总是这样……”

    后面的话太声,苏浩已经听不到了。不过,他不在意老道士了些什么,目的已经达到,其他的事和自己无关。

    老道士有些意兴阑珊,捏了捏手里的橙红色玉石,再次看了一眼,趴在地上假寝的黑狗。

    苏浩跑到门槛边,将页一把塞进乾坤袋里,见老道士站在原地嘀嘀咕咕半也不过来,出声问道:“你还要不要这鸡了?”

    老道士又再度看了一眼黑狗,走到苏浩的面前,抢过苏浩手里的云纹锦鸡,把橙红玉石往苏浩怀里一丢。

    苏浩手忙脚乱地接住飞来的橙红玉,低头查看:“勾离火玉……,嗯?不对!”

    赶紧抬头看向老道士:“喂,这东西不对!不是我要的离火勾玉,你骗我?”

    老道士用拇指挖了挖耳朵,呲着一口黄牙:“我老了,耳朵也不灵光了,听错也很正常。”

    苏浩脸色一沉,他倒也没想到这老道士这么狡猾,老道士应该从最开始就打算坑自己。

    现在,这老道士的深浅苏浩完全不知,冒然动手胜负未知,而且黑狗也可能参战,胜算渺茫。

    苏浩想起,最初见到这一人一狗,老道士捏住黑狗的嘴巴,不让它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收到黑狗自己送来的页的缘故,他对黑狗没什么恶感。

    苏浩深吸一口气,绷着脸往外走,这笔帐先记下,迟早要讨回来。

    “果然没错!是你!”庙外传来一个趾高气扬的声音。

    苏浩闻声看去,庙外聚了十来人,领头的有些面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