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杨瑾出行 老道算计
    一道长达六七丈的璀璨剑光,宛如银色的彗星飞速划破空,纷纷扬扬的银色星点不断从空撒落,所过之处银光如雨,雷声隆隆。

    如此浩大且惊人的声势,路上的玩家无不被惊动,俱都驻足仰头观看,想要看出是哪位大佬出行。

    可惜,杨瑾的剑光遁速极快,玩家们往往都是先听到隆隆雷声,待到抬头查看时只能见到一道绚烂银光一闪即逝,空留满银雨。

    在下面观看的玩家心思各异,或为漫银雨的美景倾倒,或呆呆地望着剑光消失的方向,想着剑光上的人是自己,那该有多爽,或是低头沉思,暗自猜想是不是有大事要发生。

    唯一相同的便是,众人在回过神后,不约而同地发出飞剑传,五光十色的各种剑光飞向四面八方。

    以杨瑾的剑光遁速,没花多长时间就来到了青城山。她先是架着剑光绕着青城山飞行几圈,最终在破庙的上空停了一下,接着剑光就投进青城派里。

    青城的弟子见到这一通架势,还以为是什么厉害人物要来攻山,大部份玩家顿时变得有些骚乱。

    其中那些心思比较机灵的,则把目光投向在场的青城npc,想从这些青城npc的反应中推测出事情是不是如他们所想的那样。

    见到这些青城npc最初见到银色剑光都有些惊异,随后又侧着耳朵像是在倾听什么,接着恢复常态,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就在一众青城弟子惊疑不定的时候,银色剑光落到了青城派的广场上,光芒散去,露出了一个身背剑匣的道装佳人。

    喧嚣的青城广场瞬间变得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看向杨瑾,接着一阵嗡嗡的低语声马上炸开。

    杨瑾也不在意,拿目光打量四周,扫过哪一片区域,哪一片区域的声音就立即消失,气氛逐渐变得压郁。

    “让让让!”

    一个清越的声音从人墙后响起,声音响起处的青城弟子立即让开一条道路,一个青衣男子从中走出。

    如果苏浩在场一定认得,这人就他在青城林海里见到的那个青衣男子,一剑将大风斩成肉沫的青衣男子。

    他走到杨瑾身抱拳行礼:“敢问,可是杨道友当面。”

    杨瑾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青衣男子见杨瑾点头,道:“掌门让我请杨道友去大殿相会。”

    接着又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杨道友,这边请。”

    杨瑾跟着青衣男子来到青城派的会客大殿,掌门朱梅已经在里面等待——姜庶常年不在,主要由朱梅管事。

    “师傅,杨道友来了。”

    青衣男子向朱梅回复后,后便站到朱梅的身后。

    朱梅迎向杨瑾,笑着:“凌……,哦!如今应该称为杨道友。不知今日来我青城有何贵干?”

    杨瑾是二世为人,她前世的丈夫白谷逸和朱梅相交莫逆,身为妻子的杨瑾自然不会陌生。

    “青城山下破庙里的有个老道惹到我了,我今来讨个法。因他在你青城山下,所以先来和你打个招呼。”

    因为相熟,所以杨瑾也没有和朱梅客套太多,开门见山地出了了来意。

    朱梅捏着下巴的短须,问道:“你的破庙里是否还有一条黑狗?”

    杨瑾回忆了一下苏浩的描述,似乎是有提到这么一条黑狗,于是点头:“是有这没一条狗。”

    站在朱梅身后的青衣男子闻言眉头一挑,他是知道这个道士的,虽然明声不显,但实力很强。青城的一个帮派头领就拜在他门下。

    “看来是知非子没错了。”

    朱梅得到杨瑾的回复,叹了口气,又问:“不知他怎么得罪杨道友的?”

    杨瑾冷哼一声,对朱梅:“这老道为老不尊,竟仗着自己修为高,欺负起了辈。”

    朱梅再度叹了口气,对杨瑾拱拱手:“这知非子与我青城有些渊源,还请杨道友手下留情。”

    杨瑾摆摆手,勾起嘴角:“朱道友放宽心,总归是二世为人,我这杀心已经没有前世那么重,也就教训教训他。”

    又垂下眼睑,声音淡淡地:“他与我徒弟结下的因果,自然是由他们自己了结,我只是来尽到一个师傅应做的事罢了。”

    完,杨瑾就转身,御剑离去。

    朱梅站在大殿里,看着杨瑾离去的方向,目光闪烁。

    青衣男子在他的身后问道:“师傅,不去看一下吗?”

    朱梅摇头:“没有必要,杨瑾做事有分寸,是教训就是教训。”

    转身回到大殿的蒲团上盘腿坐下,接着:“同时,也给知非子提个醒,让他好好想想自己为什么会被圈在那座破庙。”

    又用低不可闻的喃喃自语:“至于那黑狗……”

    青城山下,破庙

    杨瑾来的时候,丝毫没有遮掩自己的行踪,尽管只是在破庙上稍作停顿,庙里的一人一狗俱都有所感应。

    “这种气息……”

    黑狗瞟了一眼老道,狗脸上露出人一般的嘲讽笑容:“错不了了,和前一段时间那个子的是同出一源。”

    “那又怎样?”

    老道士满是不在乎,双手笼在道袍衣袖里,靠着墙壁闭目养神。

    黑狗嘿嘿笑道:“上次那个子一来,你就看上了他背后的剑匣了?”

    见老道不答,它又自顾自地:“我倒是有点好奇,你是怎么认得那只剑匣?”

    老道士睁开眼睛:“那你又为什么把那页给他?”

    “我?”

    黑狗走到墙角,在墙角趴下:“我只想表明我和你没关系!”

    老道嗤笑一声:“就为这个,你会送出那张页?骗鬼呢!”

    黑狗头也没抬,耷拉着耳朵趴在自己的前爪上:“骗的就是你这只老鬼。”

    “事关一朵兜率火的下落,你会不在乎?”

    黑狗声音中满是嘲弄:“所以,在这破庙相处的时间里,你早已被我摸透,而我,你还是一无所知。”

    老道士闻言后使劲咬了咬后槽牙,黑狗来历的确神秘。在他被圈禁到破庙前,黑狗已经在这了。

    一旁黑狗的声音又传来:“我倒好奇,你要怎么弄来那只剑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