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徒弟随风 算不可久
    苏浩的注意力从老道的身上转移到这个刚刚出现的绛紫衣男子身上。

    此人身材削瘦干拔,面白无须,脸上一直挂着微笑,见苏浩看来,还向着苏浩点头致意,只是苏浩怎么老感觉到一股违和感。

    苏浩心中明了,这人应该就是老道的徒弟,赌斗就在自己和这个男子之间进行。

    老道扭头向后看,又转回头向苏浩和杨瑾介绍:“这便是我的徒儿。”

    “在下柳随风,很荣幸见到两位。”

    柳随风向两人抱拳,苏浩注意到他覆在拳头上的右手拇指高高翘起。

    苏浩觉得自己知道为什么会有违和感,这柳随风的言行举止很是阴柔,可他再次看去违和感依旧还在。

    “雁歌行。”

    苏浩也有样学样地抱了抱拳,当然,拇指没有翘起。

    老道见苏浩和柳随风互相通报姓名后,继续对苏浩:“鬼,怎样?这五金之精,你要?还是不要?”

    “要。”

    苏浩也不再和老道扯皮,上次来找老道没有得到自己要的修复材料,还被算计了一番。

    这次不仅得到一个更稀有的五金之精,还有另一个材料的消息,等赌斗之后就可以试着去寻找。

    这一切的前提是,他这次赢得赌斗。输了,就一切皆休,后面的事都与他无关。

    “那么,你的答复?”

    老道问道,同时把手中的金属球抛向苏浩。

    苏浩见金属球飞来,正要伸手去接,却想到这五金之精根本就是个大铁球,重量绝对不轻,自己用手去接怕不是要出个大丑。

    于是,马上侧身闪开,结果金属球没有像苏浩想像中的那样把地面砸出个土坑,反而从地面弹起,跳了两跳。

    苏浩拿眼睛看老道,他的脸上挂着讥讽的笑,分明就是想看苏浩的笑话。

    这老鬼,居然想看我笑话。

    苏浩暗骂一声,弯腰捡起五金之精。这五金之精不但重量像棉花一样,手感也像棉花一样。

    然而事情还没结束,起初入手冰凉,接着手仿佛是握在针球之上,刺痛感让他差点没有把五金之精扔出去,最终还是忍住了,急忙塞进乾坤袋里。

    “你的答复呢?”

    老道见苏浩把五金之精收起来,再度问了一遍。

    苏浩干脆地回答:“行!我答应了。”

    老道闻言,苍白的脸上泛起病态的红润,声音变得中气不少:“地点,就在这里,至于时间……”

    他的目光转到杨瑾身上,杨瑾低垂着眼皮,根本不拿正眼看他。于是,又转到苏浩身上:“时间可以你来定,不过太长的话,我不接受。当然,你要当场比试的话,我也不会反对。”

    苏浩和柳随风对视一眼,柳随风神色不变,脸上表情一成不变,一直挂着笑。

    见到苏浩看来,目光没有任何的波动,与其是对视,更像是感觉到苏浩的视线,本能地转头去看,完全视苏浩为无物。

    这下,苏浩知道违和感从哪里来的,柳随风面上带笑的,风度翩翩,实际上却完全没有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苏浩低下头,心思急转,好一会才回答:“那就一个月后。”

    苏浩在这里和非常萝卜进行过一场战斗,老道当时在场,自己的底细虽没有完全暴露,但也暴露了大半。

    老道不定已经和柳随风过,这样自己在比斗还没开始就已经落入下风。

    反观自己,只知道对方叫柳随风,至于他的手段和法宝,全都是问号。

    一个月,能够发生足够多的变化。

    “一个月……,也可。”

    老道低声沉吟,同意了苏浩的提议,转过头对他身后的柳随风:“听到了?”

    “是。”柳随风点头。

    “随风,如果你胜了,我就告诉你一部无上剑诀的消息。”

    老道先是看了苏浩一眼,然后当着苏浩的面对柳随风这么。

    柳随风瞬间‘破功’,再也保持不住他那副风轻云淡的笑脸,目光马上投向苏浩,带着异常的灼热。

    苏浩哪里不知道老道的想法,想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世上哪有那么美的事。

    这无上剑诀就是吊在木棍上的胡萝卜,不断勾引柳随风这匹马,让它拼命地跑。

    同时,也是柳随风完成这个任务的奖励,因为他不是任务触发者,只有部分的奖励,所以没有提到起始剑诀这件事。

    但,就九阶剑诀的消息,就足够柳随风为之拼命。

    赌斗的事情已经商量好,杨瑾和苏浩没有继续在这里停留,和来时相同,杨瑾带着苏浩一路御剑回姑苏杨府。

    老道立在空中,看着杨瑾的剑光消失后,才按落烟霞,又再次盘坐在坑底。

    柳随风脸色复杂地看着老道,随后:“师傅,我回去准备比试的事。”

    老道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柳随风得到老道的回复,御剑离去。

    这时黑狗从树下爬起,慢慢踱步到大坑边,从坑上往下看,道:“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

    老道把眼睛睁开,没有抬头看黑狗,出声问道:“什么事?”

    “要是那个子忍气吞声,就此认栽不来找你,怎么办?”

    老道嘿嘿笑道:“他会回来的。”

    笑得急了,转为咳嗽,平复后接着:“我阅人无数,就没有失过手。”

    他从地上站起,背着手:“无非是两种情况,等他觉得自己足够厉害,再来找我。其实,这种情况最好,无论打不打得过我,我都可以用无上剑诀的消息换取兜率火,他一定会答应。”

    他又抬头看黑狗:“还有就是回去找长辈,我看那鬼本事稀松平常,想来他的长辈本事也是平常,却没想到……”

    到这,老道不住摇头:“折了夫人又陪兵。”

    黑狗接着往下:“没想到人家师傅这么厉害,直接把老道锤成孙子。”

    它想了想,又问:“如果你看走眼,那个子是个没胆的,你要怎么办?”

    坑底传来老道的声音:“你不是给了他一张页吗?所以他迟早会回来找你,而你不会离开这里。”

    黑狗呲牙道:“老道,如果你修道的本事,也有你算计人的本事那么厉害,你就不会被困在这里。”

    老道不答,又盘腿坐回坑底。

    就听见,黑狗的声音又从上面传来:“老道,有一件事情你又算错了。”

    老道抬头向上看,只看到黑狗离去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